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舞女”也能当法官——发生在陕西富平县的怪事

    新华社记者赵东辉刘红灿

        

      党的十五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党的作风建设的决定》,这个决定明确提出了党的作风建设的重点内容,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坚持任人唯贤,反对用人上的不正之风。 

        然而,记者近日在陕西省富平县采访时发现一件怪事情:一位在社会上浪荡多年的“舞女”,竟然凭借关系摇身一变当上法官。对此,富平县许多群众认为,这集中反映了目前干部选拔任用和管理体制上的问题,要改变用人上的不正之风,必须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建立健全人才和干部选拔任用机制。

        “舞女”变法官

        “‘舞女’当法官,流氓提院长”。这是富平县流行的一句顺口溜。

        被称为“舞女”的那名法官,名叫王爱茹,原是富平县王寮乡南董村二队农民,她长期与黑社会老大孙建来同居,无正当职业。据村民们反映,王爱茹伤风败俗,在外胡闹成精,丢尽了人。1996年到1997年,孙建来在县城开办了“聚仙楼”舞厅,这里成了容留妇女卖淫和黑社会拉拢腐蚀干部的场所。这期间,与孙建来勾搭成奸的王爱茹一手操持舞厅,成了名噪一时的老板娘。今年3月,孙建来因组织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被依法逮捕。

        王爱茹的邻居们说:“有一段时间王爱茹跟孙建来关系不好,她便到舞厅里做‘小姐’,每天傍晚去上班,靠卖风骚吃饭。”

        就是这样一个先在舞厅里做“小姐”,继而又经营舞厅的黑社会老板娘,竟然摇身一变成了堂堂法官!

        对这种怪事,富平人却见怪不怪。富平县大多数干部都知道一个“秘密”:被孙建来称为“白哥”的原县委副书记白兵权,也曾与王爱茹关系非同一般。正是在这位主管组织工作的副书记一手操办下,1997年下半年,王爱茹先在离县城30公里的美原法庭任法官,去年3月又到富平县法院执行庭任法官。

        为进一步搞清楚王爱茹当法官的来龙去脉,记者好不容易在富平县委组织部查到了她的档案。档案上,写着王爱茹生于1972年9月,而她的籍贯却由富平县王寮乡改为“富平杜村”,文化程度由小学改为“高中”,并有一段“1993、6——1996、8,县文化局文化馆”的工作简历,连王爱茹的父亲王寮乡南董村二队农民王世武的名字也改为“王来来”,并成了城镇居民。

        富平县文化馆老馆长李问圃说:“我们文化馆从来就没有过王爱茹这个人,她在馆里一天班都没上过。”

        记者还从富平县公安局户政科了解到,为了造假档案,王爱茹特意买了城镇户口,户口簿上面的住址是“杜村镇人民路综合538号”。

        对王爱茹进法院,富平县法院院长加森有认为:“王爱茹不是舞女,是一般工人身份。按理她不符合进法院的条件,但不合条件进法院的又不是富平县法院一家。这种情况到处都有,比较普遍。”

        “舞女”法官水平如何

        “舞女”法官王爱茹的工作能力和水平,几乎成了法院干警们的谈资和笑柄。一家法律事务所的主任说:“王爱茹办案,连一个懂事理的农村老汉都不如,完全是凭感觉。她写的判决书错别字多,语句不顺。她不知道适用的具体法律条文,常常空下来让别人补上。”某法庭庭长说:“王爱茹在法庭工作敢说敢骂敢打,经常收受当事人钱财私办黑案,甚至还趁办案之便诈骗钱财。这个人把法庭的声誉都搞臭了。”

        富平县有的法官反映,王爱茹连笔录都不会做,有时还找其他法官,许诺“谁给我写调解书、判决书,我给谁买一条烟”;甚至还让一方代理人律师为她写判决书等文书。这事尽管已反映多次,却一直没人管。

        今年8月上旬,在王爱茹手里无故拖延4年之久的一件民事案开庭。当事人美原镇赵村村民张强因催办案子遭王爱茹殴打,所以在法庭上要求王爱茹回避,一时间旁听者哗然,人们对王爱茹嗤之以鼻、嘘声不止。

        闲散人员纷纷进法院

        在富平县,无论剧团演员、招待所服务员,还是倒闭企业的工人……只要有门路就可以进法院。1995年《法官法》颁布后,还有10多名像王爱茹这样的社会闲散人员进了法院。

        被群众称为“作风败坏”的县法院经济庭副庭长同惜民,1997年被提升为副院长。院长加森有的司机张军利,1999年11月因涉嫌强奸发廊女老板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县公安局报请县检察院批准逮捕。事发后,加森有跑前跑后替其活动,张军利于2000年初办理了取保候审。就是这样一个重案在身的人,竟被安排在庄里法庭做了法官,堂而皇之地办起案来。富平县公安局预审股的同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个案子上了县政法委会议,公安局长、法院院长、检察院检察长都参加了,现在还没有结案,仍摆在那里。”

        劳改释放人员连亚宁,在张军利出事后,曾经一度被聘为院长加森有的司机,至今仍穿着警服在法院上班。

        记者在县政法部门采访时了解到,1998年2月,富平县政府换届选举时,有群众在县委大楼贴出对联:“白吃白拿白嫖白赌白书记;抢权夺权贪权揽权白兵权”;横批:“白气冲天”。今年初,白兵权却调任渭南市移民办主任。(新华网西安10月15日电)


    新华网 2001年10月15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