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色情服务的一种伪装  女记者亲历“陪聊”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继夜总会、洗浴中心、歌厅之后,福州市娱乐休闲悄然兴起了“陪聊”行业。这是一种异性之间的服务,名曰“心理咨询”,或曰“情感陪护”,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陪聊”初接触

        电话点人,有钱人的闲事?

        近日,记者偶然看到一则街头广告,福州市××家政服务所提供聊天、伴游、情感陪护,聘有志于此项服务的男女青年若干名。职业敏感促使记者立即拨通了联系电话,一女子接听后要求记者到福州市五一中路某大厦12D该服务所面谈。

        记者如约前往,看到应征陪聊的女青年还真不少,大都浓妆艳抹,打扮时尚。在现场,她们七嘴八舌议论着收入,有人问:“聊一个小时多少钱?”对方说:“20元至30元不等。”又问:“陪聊都干些什么?”答:“根据客人需要,陪客人娱乐。”再问:“客人是些什么样的?”答:“当然都是有钱人。”记者问:“出去陪聊时,中介服务所能提供保障吗?”对方一阵沉默后答:“客人通常都是用电话点人出去,没有留下任何身份特征,安全只能自己把握,公司概不负责。”随后又补上:“只要不去偏僻处,一般不会有什么问题。”

        这时,记者看到不断有人开始心动,交了半年60元或全年120元的中介所入会费。坐在记者身边的陈小姐长得丰满漂亮,交完钱后与记者攀谈了起来,她说想轻松赚钱,就这一行最合适,虽知道做这一行有一定危险,但自己文化低,做正规职业太辛苦,赚钱又少,无法满足自己住好、吃好、用好的愿望,趁着年轻,靠脸蛋都能吃饭。最后,她夸张地用双眼瞄瞄记者笑着说,你身材好,人漂亮,做这行肯定生意好。出于“义气”,陈小姐告诉记者还可以到另一家“信息交流中心”的陪聊服务所报名,这样赚钱的机会更多。分手时,陈小姐留下传呼和电话。

        于是,记者次日来到福州市西洪路某小区1号楼17层寻找这家信息交流中心。由于门前没有挂牌,也没有任何标记,记者只好拨打电话,循着铃响声找到紧闭门窗的办公室。李老板打开门让记者进去后,立即伸头往过道上望望,很快将门关上。这是一套空空的单元套房,李老板忙着为记者介绍,说信息交流中心是福州市第一家“聊天”中心,还经过工商、税务部门审核发照。中心不收报名费,而是从每单成交的“生意”中抽成25%,年终时,再按不同的业绩缴纳200元至1000元不等的介绍费。“聊天”收费根据“陪聊员”的相貌、身材、气质和学历而定,每小时40元到100元不等。初中学历按客人喜欢必须更改成大专以上学历,女性必须乔装温柔、大方有教养。最后他还告诉记者,不用任何培训即刻上岗,最好做兼职,留下联系电话,有客人时,电话通知,并保证记者在3天之内有客人,可以“赚钱”。

        “男陪聊”出台:你想“特殊服务”?可以!

        日前,记者以客人身份拨通了福州市××家政服务所的联系电话,要求一“男陪聊”出来解闷,对方未对记者身份作任何询问,就热情地为记者提供了一“男陪聊”手机号码,让记者直接与他联系,还说地点时间由记者安排,家政服务所不会过问,不满意可以电话要求换人。

        在一家快餐厅里,“男陪聊”按要求在几分钟内火速赶到。摘下墨镜后,记者看到一个英俊斯文、大约20来岁的小伙子。他从容坐下后,第一个话题就是套近乎,称赞记者比他想象中年轻得多。记者问:“与年纪大的女人常聊吗?”答:“时常有,不过见到太丑的老女人常借故走掉。”记者问:“你有特殊服务吗?”答:“可以。”记者再问:“多少钱?”小伙子爽快地说:“我相信你不会亏待我。”记者借故晚上订好酒店再联系,“男陪聊”拒绝了记者支付的50元聊天费,表示让记者晚上一次性付清就可以了。之后,记者未再联系。

        充当陪聊女:夜总会邂逅“好心”男人

        从客人换个身份到陪聊女,记者在“××信息交流中心”应征的第二天,李老板留下两位客人的手机号码,要求记者立即与他们联系。拨通第一位客人的手机,对方立刻会意,压低嗓门提出要到郊外看风景,示意记者有否特别服务。

        记者拨通第二位客人的电话,对方只问了记者歌唱得怎么样?到了夜总会再联系。晚上8时许,伏案赶稿的记者接到对方多次电话催促,要求赶到塔头附近一家夜总会。在同事安排好周密接应的方案后,记者推开了夜总会一包厢的大门,盘查了由谁介绍而来之后,两位中年男子才放心让记者坐下。记者想找个话题打探陪聊现象,但客人在该夜总会的“老情人”不断窜到包厢里打情骂俏,记者只好结束暗访,提出回家。这时,客人执意要用私车护送,并给了记者100元钱的陪聊费。遭到记者的拒绝后,对方惊讶无比,声称“还有陪聊女不想要钱的?”便奉劝记者辞掉“陪聊”的工作,并以亲身经历剖析了“陪聊”服务业。他告诉记者,“陪聊”已经成了色情服务的一种伪装,在服务行业里面,只要有男女单独在一起的机会,就很容易演变成为一种色情服务。一男一女,互不相识,领到外面去,可以想象,什么事都可以发生。他称赞记者是位好女孩,不能误入歧途,毁了一生。他说,他良心还未被泯灭,见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今晚他不再为难记者,叫记者“打的”安全回家。

        顾客想聊些啥:郊外散心 陈小姐遭遇“色狼”

        与记者同时应征陪聊女的陈小姐,走马上任做“陪聊女”没几天,便哭哭啼啼打电话向记者倾诉这几日遭遇的委屈。

        上周六,有位客人让陈小姐陪他到郊外散心,有意无意地拉着她向树林深处走去,随着话题的深入,客人更多的话题和兴趣转向了男女之间的“床上内容”,手也开始越来越频繁地在她身上摸来摸去,陈小姐安慰自己靠脸蛋赚钱客人多少会占点便宜,没想到客人更加大胆,陈小姐感到不妙撒腿想跑,客人一把拧住她扇了两个耳光,冲着她叫嚷:“陪聊不就是这个性质的活吗?”

        陈小姐坦言,自己在“陪聊”公司工作一段时间后,才知道一些“陪聊”公司实际上成了色情服务的周转站。在“三陪”被查禁、“黄毒”遭清扫的情况下,一些“三陪”小姐在歌厅酒吧“下岗”,随即又在陪聊公司“上岗”了,“陪聊”服务也成了最好的保护伞。(人民网10月15日电)


    人民网 2001年10月15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