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泰国写真:第二种女人——人妖
        

        到泰国的游客,信佛者可去拜佛,这是极适合的。因为泰国的寺院很多,国民信佛教的有百分九十多。在曼谷,饰以金箔的塔很多。著名的佛寺如玉佛寺、金佛寺,常年游客络绎不绝,清净之地反成了最热闹的场所。而登徒子们则喜欢去嫖妓,泰国的色情业与爱滋病同样有名。但若不去看人妖秀,算是白来一趟泰国,就像到中国不去登长城一样。

        其实人妖并非是泰国的“特产”。最早人妖是在新加坡名声鹊起的,那时,光是看到“人妖”一词就足以让人诱惑到新加坡来了。毋须置疑,当年的人妖让新加坡的旅游业更加发达。后来,新加坡在亚洲的经济地位仅次于日本,此时人妖的艳名也远播四海,李光耀总理认为有失面子,于是下了对人妖下了逐客令。于是,她们(关于性别,她们的身份证上仍注明为“男”,对于用“他们”还是“她们”,没有其他合适的代词可代,谁也说不清。但我更倾向于用“她们”,这毕竟是她们的某种愿望。)就到了泰国,尤集居在帕堤亚和曼谷。

        人妖就是变性人。去泰国的第一个晚上就是看人妖秀,在曼谷的丽都影剧院。导游戏称她们为“人造女人”,这种名称又过戏谑,而“人妖”又微含贬义,最中性的一词就是“第二种女人”,以与天然女人区分开来,而事实上人妖的身份证性别一栏仍注明为“男”,男儿身,女儿装,但又非男扮女装。撇开生理不论,不管别人用何种眼观去看待,她们是将自己当成一个美丽纯洁的女人的,自己也是女人,自己就是女人。这种要硬生生地扭转自然规律、与常态违约的人,单泰国就在30万以上(导游介绍,只作参考)。

        丽都人妖歌舞剧院不大,到那边时已是七点,上一场表演刚结束。剧院外的小广场挤满了散场或入场的各国游客,可能是假期关系,遇到的多是同胞面孔。除了这些游客之外,就是十几位浓妆艳沫的“女孩子”站成松散的一圈----这就是名声在外的人妖了。她们在跟游人合影,很便宜,二十铢,仅相当于四元人民币。广场上不时闪起了耀眼的白光,那是游客们的照相机在闪,今夜,所有的镜头全部对准了她们。惊艳!我的脑海里闪过了这个词。是的,比女人更像女人。精心化妆过的脸粉嫩娇媚,身高超过一般女孩子,大约是常年注射女性荷尔蒙缘故,皮肤白皙光滑。但有一个背部不知何故黑斑很多。

        入场之前,我们被告知剧场里面可以拍照,但禁止使用摄影机。因为这牵涉到版权,想看正版VCD,剧院旁边有售,五百铢一组。

        节目无非是歌舞之类,与央视一年一度的春节晚会差不多,但场上场下的气氛同样热烈,大家都知道演员的特殊之处----原来媚力十足的女人尽是男儿身。甚至中间穿插了一个类似中国小品的搞笑节目,丑角是个肥胖丑陋的女人(也是人妖所扮),哼着黄梅曲调(后台放录音),提着小菜蓝在台上蹦来蹦去,这舞台有一个台阶,可以通向场下的过道。她走下场去邀请观众与她“互动”,大约是长得丑缘故,再加上人妖的神秘性,众人惟恐避之不及。但她还是突然间窜下台去,抱住一位正在傻笑的小伙子,狠亲一口就逃。大家哄笑起来。其中一个据说是人妖的保留节目,是由单人完成的。她穿着一身怪诞的服装:左半身是黑色西服男装,右半身则是妖艳无比的女装。这时全场的灯光暗了下来,她半身隐藏在舞台上的帷幕里,半身露向观众,这样交替着用男女声唱着情歌,让人以为是两个不同的男女在上面表演。这种集男女于一身的节目之所以成为保留节目,其实寓意很明白,这就是“人妖”---是一种有别于自然意义的男性与女性之外的第三性,甚至让人不切实际地联想到了地上的蚯蚓。

        对于自然人体的人为改造---就像中国的盆景一样,我们并不是很陌生,随手就可以找出两样“人宠”来:一是太监;二是三寸金莲。但其实这些是不能与人妖相提并论的。“制造”出太监和三寸金莲的人绝对是心理变态或性变态,如果你顺此下去认为人妖也都是变态之人,那你就错了。这些人只是在心理或生理上有点异于常人,不满意自己的性别定位;或者是无法承担现代社会所带来的各种压力,从而缺乏男人的自信,而心理上开始倾向女性化,以柔克刚,使自己的精神不至于走向崩溃。现代社会偏重于发展物质文明,而忽视了人文关怀和建设。宗教也无法包办解决形形色色的社会问题与现代心理异化问题,在泰国,绝大多数的人信仰佛教,且是小乘佛教,这与中国的佛教不同,它只能摆渡自身,拯救自己。在泰国男子做僧侣,如果自觉尘根未净,还可以还俗,娶妻生子呢。所以,佛祖与人妖并存,也非怪事。关键要看一个社会的宽容尺度是多少。

        在这些歌舞当中,最让人深受触动的是人妖展示自己的人体美来。穿得花枝招展,千娇百媚,艳丽人妖有如模特儿一般走下舞台时,全场惊动了。多美啊!大家情不自禁地惊叹起来。我旁边的一个团友吐舌道:要是让她们和真正的女人站在一起,更像女人的是前者----第二种女人。每过一排,有照相机的观众自觉地站起来,争相将镜头对准她们----她们的脸、她们的胸、她们的腰,甚至一笑一颦,全部凝固成永恒的照片。甚至后排的已经急不可待的冲到前面来,半蹲着拍照。而她们也微笑着,尽情地摆出最可人,不,最美的姿势交给他们欣赏。就像一只极美极艳的花蝴蝶一样,男人们忘形了,不知眼前的她们和自己一样是个男儿身;女人们嫉妒起来了,但视线仍在她们的身上逗留,也许她们已经知道,她们周身一切不过是人造的,再美也比不上天生丽质。我激动起来了,实在太美了!那一刻,我几乎有了快要爱上她们的冲动!真的。不只是因为近乎完美的曲线,而是她们在镜头前的美,那种美她们正是要表现给世人看的东西,这种美的价值渴望得到观众的承认,是否也含蓄地表达出她们渴望得到社会的承认与宽容么?

        人妖的寿命不长,绝对不会超过五十岁,大约是三四十岁左右。因为动手术与常年注射荷尔蒙的缘故,她们的肌体也受到致命的伤害,也许这种惩罚就是代价吧。她们艳丽无比,但青春也很短暂,可以说是对生命的非正常透支,所以她们衰老得比常人快,晚年很悲惨,据导游介绍身体内部会出现病变,由内到外地烂掉。先前在广场上看到的那位背部长着大片黑点的人妖,大概就是预兆吧?但她们只想展示自己最美的一面,认为人的一生总有活完的一天,只要心中快乐,少活末尾几年又有何妨?最重要的是有过美丽的青春!

        她们仍在观众的镜头前尽情地舞动身姿,将这种无与伦比却偏是异样的美统统释放出来,无拘无束,极自由极自然的。虽然离演出还有一半,但全场的气氛却达到了高潮。也许表演就是她们的生活,或者可以说她们过的是一种表演生活,一种释放美的表演生活。我甚至有点嫉妒起她们了,因为此刻她们却可以尽情地释放出压力,释放出自身的美来,而这正是现代人所渴望的,他们反而只能将社会的压力积蓄到内心的深处,久而久之,再纯洁的心灵也要荒废。

        不记得何时散场,何时又回到散场后的小广场。美若天仙的人妖们也通过后门来到这里,舞台下的她们依旧艳丽,依旧光彩夺目,更多的人与她们合影留念,而她们的手里则捏着一小迭得来的合影小费。有一个长得很美,穿着大红衣裳,衣领极大,像荷叶一样,又像玫瑰一样盛开着,将裸露的低胸裹在花心中。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发现了,对我嫣然一笑,露出如星皓齿,那种娇羞中带着甜味的笑靥几乎让我再一次怦然心动。我突然想起了波然莱尔的一本诗集---《恶之花》。    

        恶之花,看起来也是美的。

        据一位在人妖选美大赛中得过多顶后冠的婀芙说她人生中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她曾有个男友追她,交了半年左右还不知道她是人妖,她邻悯他,不想让他沉迷下去,于是有次借机让这男孩看她的身份证,才惊道:同行半年余,不知婀芙是男儿!不想消失了三个星期后又回来找她了。因为他说没办法和她分开,所以又回来了。后来那男孩和另一女孩结婚了,婀芙也去参加婚礼,还相互逗笑互表想念之情呢。(注:引文来自泰国的NEW HALF杂志译文)

        不管你戴什么眼镜来看待她们,说是人也好,是“妖”也好,她们的确带动了泰国的旅游经济,为这个不算富裕的国家做出了自己的贡献----这一点,与常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千龙新闻网 2001年10月15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