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揭密塔利班恐怖下的秘密女校(组图)
        

        12岁的耶瑟已经参悟了《古兰经》,他对经文的任何一段都能倒背如流,就像他看着经文朗诵一样。像他这样的人都被当地人看成是“哈菲兹”。他们大多来自JamiaHaqqania的一所伊斯兰学校马德拉萨,它位于巴基斯坦城市白沙瓦附近,距离阿富汗边境大约100公里。

        

        培养记忆能力是伊斯兰传统教育的基础课。当我独自走在马德拉萨学校的走廊上的时候,学生集体朗诵《古兰经》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传来。他们年龄相仿,坐在地上,上半身伴随着经文的节奏摇摆着。

        

        “这所学校有2000多个学生,他们可得到最好的教育,”校长、著名的伊斯兰神学家萨米告诉我:“我们正在为塔利班培养人才,有90%的塔利班成员是从这里毕业的。”

        

        不过,塔利班禁止女孩接受教育。对女性的歧视不止于此,长大后她们不能参加工作,只能在家中料理家务,养育孩子。根据最新的调查表明,阿富汗的文盲率达到95%,并且这个数字还在上升。但反抗运动在兴起,一些地方开办秘密班级,来收留那些因为塔利班的到来而失去工作的女教师。

        

        但在最近几个月,塔利班打击了几个秘密学校,拘捕了一些教师,并禁止外国对此进行报道。我在进行秘密采访之前的精心准备因此是必要的:加密信件,小心证明的身份,乔装打扮及冒险成分。

        

        我离开喀布尔前往赫拉特,阿富汗西部的一个城市。在花了几个钟头穿越一个延伸大约9公里的难民营后,我去见了一个朋友卡林,躲在他父母的出租车里。我们驾车在郊外迷宫一般的小路上蜿蜒前进,最后停在一个传统的阿富汗人家前。不平坦的泥巴墙围成一个私人场所,隔离的花园里有牛在吃草,这个寂静的绿洲外面就是赤裸的尘土和震耳欲聋的汽车喇叭声。当我进门的时候,最大的惊奇等着我:我正准备活动一下我绷紧的鞋子,大约20个女孩用合唱向我致意,她们好奇而又令人窘迫地看着我!

        

        我向一位教师作了自我介绍,尽管我们都坐在地上,我还是注意到她失去了一条腿。当看见不远处的一双拐杖的时候,我确定了自己的判断。卡林向我解释,那是几年前不慎踩到地雷造成的。

        

        这位教师的名字叫米里亚姆,她

        的经历是现代阿富汗人的一个缩影。在这个学校里,孩子的父母只交纳象征性的学费————大约每月10美元。但是米里亚姆向我解释说,学校最大的困难是缺少教学材料:课本、笔记本、铅笔等等。在阿富汗,女孩根本不能在公众场合拿着书本。若违反了会被判有罪。我认识到,在今天的阿富汗,教育并不是一个基本权利,相反却是对法律的违犯,而且动辄会受到严惩。

        

        我们继续一起喝茶,这时米里亚姆积蓄已久的哀怨爆发出来:“神学家们和塔利班们可以拥有电视,他们中许多人将自己的女儿送到巴基斯坦上大学。我父亲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曾经为前政府工作过。但塔利班不让他继续工作,我父亲的职位现在被一个半文盲的家伙接替。”

        

        在另一个方面,阿富汗人聚集起来学习,特别是学习计算机科学和英语方面。他们在世界上惟一没有连通互联网的国家学习计算机,尽管他们的国家拒绝外国游客进入,隔绝和外界的联系,他们仍然学习英语。 (保罗·伍德文 罗玉芳 何雪峰编译) 


    《南方周末》 2001年10月16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