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偷渡的路是不归的路

    魏洪平/文、马海涛/图

        
    陈勇的父亲泣不成声

         “勇儿,你死得好惨啊!”10日,天空阴霾,一阵阵哭喊声从连江县官头镇东升村传出。该村50多岁的村民陈依炎,获悉独生子陈勇在乘船偷渡韩国途中因窒息死亡被抛尸入海的消息后,全家老少哭成一片。与陈家相同的是,我省福州、连江、长乐一带尚有24个家庭的骨肉至亲也丧生茫茫大海中。

        连江籍的偷渡客在已确认身份的22个死亡名单中占了近半人数。10日、11日,本报记者根据死者名单上的地址赴福州琅岐岛、马尾亭江镇、连江一带寻找遇难者家属。10下午3点,记者首先来到亭江镇,该镇目前已确知有王在辉等4名男子遇难。亭江派出所户籍科几名公安人员在电脑查询死者名单后,告知记者无吻合人员。由于没有死者的确切家庭住址,当日我们未查找到这些死者的家属。

         此后记者又辗转找到连江县头镇东升村,该村年仅27岁的青年陈勇也在死亡名单之列。在村口,面对陌生人的探询,村民们十分好奇却又格外谨慎,尽管记者已听到两个老依姆用方言为陈勇啧啧叹惋,但村民们只说同名同姓的人很多,不敢确认。颇费了一番唇舌之后,一个年轻女子才打消顾虑,很关切地要记者留下联系电话,而后匆匆离开。

        此后不到几分钟,一个50多岁的农村妇女向记者跑来,神色惶恐。她是陈勇的母亲林香香。她一把抓过记者手中的死亡人员名单,却什么都没看懂,当周围的群众告诉她陈勇是窒息死亡后被抛尸大海时,她的脸“刷”地变得死白死白地,怔怔地,一句话都说不上来,良久才回过神来,跌坐在沿街店铺的水泥台阶上,掩面失声浑身颤抖。闻讯赶来的陈勇的姑姑还比较镇定,拽起陈勇的母亲往家走。林香香一路呼喊着陈勇的小名:“勇儿,你为什么要偷渡出去啊!”小小的胡同里撒满了陈勇母亲的泪,她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她仅有的一个儿子就这样没有了。更不明白为什么说的好好的“有护照”、“旅游出境”竟成了坐船偷渡。

        在穿过两三条胡同后,我们拐到陈勇的家。即使是白天,狭小的厅堂仍显得十分昏暗,一个高高的佛龛极为醒目。厅堂里除了一张空空如也的旧饭桌和几张旧条凳外什么也没有。陈勇上有两个姐姐下有一个妹妹,无疑是家中的宝贝疙瘩。此时,陈勇的母亲林香香由于过度悲伤,已虚弱的迈不上家门口的台阶,她独自坐在门外抹泪痛哭。陈勇的姑姑则强忍着悲伤拨了几个号码通知家人,放下电话时,她已是泪流满面。陈勇右眼有疾的老父亲陈依炎,浑浊的眼中已经流不出什么泪了,只听得屋内一阵碎响“噼里啪啦”。不知什么时候,陈勇年迈的奶奶也听到动静,白发苍苍的她蹒跚地来到厅堂,双腿一软就跪在大门前,不断地用她那干巴老弱的手掌拍打着地面。

        陈勇母亲及未婚妻告诉我们,陈勇们的终点不是韩国而是大洋彼岸的多事之地美国,他们的偷渡费用高达六万多美元!很难想象,如果偷渡成功,这个小小的家如何能承受住这么高的费用。

        提及陈勇偷渡的事,林香香后悔不迭。林香香清楚地记得儿子陈勇离家的日子——农历八月初十(9月26日),中秋节即将到来的时候。她说家里虽不富裕,陈勇又有手艺会搞水电,一天有百来元收入,日子也还过得去,加上陈勇已订婚了,年迈的奶奶早盼着抱曾孙了。但不知从何时开始,陈勇受了蛇头的蛊惑,一心想要偷渡韩国再转到美国去赚钱。他瞒着家人偷偷的办理偷渡手续,由于偷渡费用大部分是事成后交付的,直到陈勇走前家人才知道真相。由于当时蛇头说是办理护照以正规的旅游手续走的,陈勇的家人轻信了,也就听之任之。但到陈勇从家里取道前往浙江时,林香香还是不安心,她央求陈勇别走了。但是陈勇与蛇头交涉后,告诉她,蛇头说名单已经定下来了不能反悔。为了断陈勇的后路,狠心的蛇头甚至把陈勇口袋里的钱都搜走,使得陈勇后来再没打电话回家。此后,一家人在家中寝食难安苦苦煎熬,已觉不妙,却未敢料到结局如此悲惨。陈勇未婚妻此时也来到陈勇家,她说她和陈勇约好到美国后结婚,没想到梦醒时分,盼来的却是这样的噩耗。

        东升村近百名的村民在闻知陈家的不幸后,个个义愤填膺,他们大骂蛇头“惨无人道”“该把蛇头枪毙!”11日,我们又赶赴福州琅岐岛吴庄村,寻找位于该村前进路9号的林光铁的家。林光铁的家是一座老旧、低矮的土坯房,看起来有大几十年的光景。巴掌大的地方,外间是厨房,里间铺着层地塑,权当是一家三口的卧室。屋里屋外最值钱的就是结婚时添置的21寸彩电和一台冰箱。得了肺癌的老父亲则哼哼呀呀躺在另一间土坯房里。去年,为了治他的病原本家徒四壁的陈家又负债好几万。这也是促使林光铁偷渡出国的原因之一。当然,要是利欲熏心的蛇头没向林光铁谎称他们是“旅游出境”,林光铁也不会孤注一掷。村民们纷纷谴责蛇头的罪恶和狡诈。一位中年村民气得发抖说:“太残忍了,太残忍了!”。

        而林光铁尚在上幼儿园大班的独生子林捷似乎对一切一无所知,这个六岁的小男孩窝在饮泣的母亲身边,只知道不停往嘴里塞话梅。

        但愿,陈勇们付出的25条生命的代价,能惊醒人们的偷渡梦……(人民网10月14日讯)


    陈勇的奶奶老泪纵横
    人民网 2001年10月14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