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自求遣返的劫机犯:与单位有矛盾产生恶念?

    陈宝琨 郭铁骥 杨晓宁

        

      6月28日,哈尔滨市太平国际机场。8年前劫机飞往台湾现被台湾警方遣返回哈尔滨的祁大全回到了生活过23年的故乡。7月5日,哈尔滨市道里区检察院以涉嫌劫持航空器罪,将祁大全批准逮捕。

        8年前那个只有23岁的懵懵懂懂的小伙子,如今脸上已写满了沧桑;8年前的那场惊天动地的经历,如今更变成了一种心灵上的磨难。  

        惊心动魄的30分钟

        1993年12月12日12时16分,由哈尔滨开往厦门的8606航班从哈尔滨太平国际机场起飞。15时30分左右,当飞机行至距福州110公里处上空时,原坐在13排B座的一名20多岁的男乘客从飞机前舱的洗手间出来后,左手插进夹克衫口袋站在门口,突然大声地对乘务员喊:“我要劫机!我身上有炸药,前排人都给我往后退!”

        乘客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呆了,下意识地退到后面。前排坐着的两名机上安全人员A、B站了起来,A一边说“你有什么问题好好说”,一边劝着这名男子。但劫机者上前踹了他一脚,并喝令他向后退。劫机者喊了几遍,见B仍没有后退的意思,声嘶力竭地说:“我现在很紧张,你要是再不后退,我就引爆!我数三个数!1……2……”为了飞机的安全,B慢慢地退了回去。

        见到前排人都退了回去,这名劫机者马上来到驾驶舱门前,一边用手砸门,一边大喊:“你们把门给我打开!”听到里面没有动静,他又说:“我限你们两分钟把门打开,否则我就引爆炸药!”边说边使劲砸门。机舱门上面的应急木制门被其砸坏,劫机者大声说:“我要去台湾,你们给我飞过去,我身上有炸药,触点就在我手上,不飞我就引爆!”

        看到驾驶员没有行动,劫机者又说:“你们马上给我联系台湾方面,让他们派来护航的飞机……”15时53分左右,经过两名机组人员的联系,台湾方面回答说没有护航飞机,但报上了风向等资料,随后让他们降落在中正机场。

        16时05分,飞机终于降落在台湾中正机场,这名劫机者坚持要求台湾方面的官员上飞机来。僵持了近5分钟,空乘人员打开舱门,上来一个穿着警服的人和两名防暴警察。劫机者立即上前表明自己的身份,随后被带下了飞机。

        这名劫机者就是哈尔滨人祁大全。

        荒唐的理由

        制造劫机的祁大全在家人和同事眼里一直是一个性格内向的人。但据他本人讲,之所以能干出这样的事儿来,全都是因为和单位有矛盾。

        1988年祁大全中学毕业成为哈尔滨市某公司易货贸易部业务员。1992年9月,他与妻子结婚,日子过得恩恩爱爱。但1992年发生的一件事,却将这一切都改变了。

        1992年的一天,单位收发室的老李要祁大全帮忙向某鞋厂要一双鞋。考虑到自己只是一名业务员,跟厂家关系不熟,祁一口回绝了。此后不久,祁大全在单位开会时,一个客户来找他,说已经在收发室等了一个多小时。祁在开完会后来到收发室,问老李为什么不告诉自己有人找。老李马上就回敬了他一句:“你算什么东西。”随后几次在电梯和办公室里,祁与老李一直互不相让。

        几天以后又是单位的大会,经理讲完公事后提起了他们二人这件事,祁站起来想辩白几句,被经理当面给驳了回去。从这以后,祁大全就感觉领导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对自己的态度也一天比一天坏。与此同时,祁大全看着身边的同事很容易就办好的事到了自己这儿就费劲儿,心里也越发地“窝火”。用他自己的话讲,这都为日后“埋下了病根”。

        1993年12月10日,经理的儿子张某到单位来办事。当时祁大全负责工资方面的事,就找到张某说:“咱俩把你的工资账结一结。”谁知张某当面骂了一句脏话,并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祁大全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愤怒。

        事后,祁大全在供述中说:“当时最强烈的感觉就是这单位是待不下去了。当时想起劫机去台湾的事,于是就萌生了劫一架飞机去台湾,摆脱掉这个单位的想法。”

        12月11日,经过一夜的“深思熟虑”,祁大全买了一张12日到厦门的机票。

        回家后,祁对妻子说第二天要出差去济南,并收拾了一下东西放进密码箱。这一夜,祁大全几乎彻夜都在考虑劫机的方式,并将平时看到电影、录像中有关劫机的情景一遍一遍地在脑海中重复。

        12月12日一早,天下着很大的雪。祁大全从家中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机场。办完所有手续后,他将要用来伪装炸药的物品放在袋内,顺利地登上了飞机。

        飞机起飞后,祁大全在座位上一直用两手支在座位的两边,不让旁边的人接触到自己的身体。在飞机飞行期间,祁大全只与身边的一位乘客简单地聊了几句。三个多小时过去后,祁大全起身来到前舱的洗手间,对着镜子稳定了一下情绪,同时把左手放进上衣的口袋里,就推门出来了……

        “我劫机去台湾就是为了解脱自己在单位的压力、不顺,顺便想报复一下单位领导,表达对他们的不满”,“我知道这是犯法的事,但我就是生气,和单位生气!”祁的劫机动机是多么的幼稚和荒唐。

        一场梦醒,方知家乡亲人好

        劫机成功后,梦想中的自由程度并没有出现,等待他的却是完全相反的牢狱生活。

        祁大全被带下飞机后,被台湾桃园地方法院以强暴胁迫航空器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1994年,他的妻子通过书信与其协议离婚。

        祁大全被遣送回国后在审讯中曾说了这样一段话——

        “我在1993年12月11日离开单位时,最后一次写了一张纸条放在办公桌里,写的是‘我性本善’。1994年和1998年祖国大陆发大水时,我都通过台湾慈济基金会捐了款,总共捐了5000多台币。从监狱出来后,我几次给台湾有关部门写信要求遣返,并多次绝食要求遣返。这几年,我经常收听祖国大陆广播,关心祖国大陆的事,而且每天都在忏悔自己的所作所为。我想家想亲人,想在哈尔滨一起共过事的同事们……”

        经过了近8年与梦想截然相反的生活,祁大全又回到了生活了20多年的城市。但此次等待他的,将是法律公正的审判。


    《检察日报》 2001年7月16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