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千里押解公安部A级逃犯亲历记

    詹克权

        

        背景:假部队贩假烟南陵“泼水”

        2000年12月24日凌晨,安徽芜湖市及南陵县警方根据群众举报,侦破了一起震动全国、横跨数省的假冒军人利用假军车贩运案值近亿元假香烟的特大案件,抓获20名犯罪嫌疑人,缴获一批假军车、假香烟及假军服、假军衔等。经审查得知,这是一个具有严密组织的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自1998年以来,他们租用福建南安市某旧营房,建立一支“部队车队”,以马国平为“中校队长”,自编“番号”,自授“军衔”,早晚按时做操、熄灯,打着“部队”的旗号,大肆进行绑架、贩假和贩私等犯罪活动。

        此案很快被公安部列为挂牌督办案件。6月27日晚10时25分,此案首要犯罪嫌疑人、公安部悬赏5万元捉拿的A级通缉逃犯在福建石狮落网。次日,在此消息处于绝密状态下,记者经安徽省公安厅特许,随警方前往押解。

        6月28日  “长途”挑起安徽警方的神经

        此案的侦破堪称我省打黑除恶漂亮的一战,公安部专门奖励南陵县局10万元。本报曾及时作了报道,全国各大媒体也纷纷聚焦此大案。但“黑老大”马国平长期不归案,成了警方的一块“心病”。

        6月28日,上午10时,一个福建来的长途电话一下子挑起了我省警方的神经!

        福建省厅刑警总队长冯小福致电安徽省厅刑警总队长陈小平:石狮警方昨晚抓获马国平!崔亚东副厅长闻讯,立即指令,由省、市、县三级公安机关组成精干的押解小组,因马关系复杂,要尽快将其押回审讯。

        甚至来不及准备换洗衣服,记者跟随省厅刑总大案科科长李安林,驱车于下午1时多赶到芜湖,与芜湖市局、南陵县局两路人马会合,就地商讨押解方案。反复讨论后,大家认为,自驾警车和搭乘火车,均不如坐飞机押解途中时间短、安全系数高。于是,决定兵分两路,一路先于次日飞往福州,尽快与福建同行取得联系;另一路分乘两辆警车,连夜驰往会合,以便押解行动结束后,留车留人继续查证。

        讨论过程中,15时30分左右,南陵县局副局长毛军也接到此案关系人报告,马已归案。

        6月29日  期限和预言与马国平的归案期

        路上,李安林告诉记者,接受追捕马国平的任务后,崔亚东副厅长根据掌握的情况,要求他在6月30日之前,提“马”来见。无独有偶,专案负责人毛军6月21日向芜湖市局汇报时,也断言:离马国平归案为时不远了!

        李安林开玩笑说,这马国平还挺给面子的,赶到期限之前落网。

        这看似巧合,其实是必然的。此前我省警方曾五下福建,最多时追捕小组连续工作1个多月,全面控制了其重要联系点,而且有几次追捕小组只差一步就可得手。6月19日,毛军接到马国平要找其安徽朋友借钱的信息后断言,连2000元都要向别人伸手的马绝对耗不长了。

        下午,飞往福州的李安林和毛军在福建省厅听到抓获大致情况,基本证实了这一点。

        晚上10时,马不停蹄的汽车组,历经千余公里的跋涉,在预定时间赶到。

        6月30日  “石狮”雕塑前惊心动魄的抓捕

        星期六一大早,一行人飞驰南下,于11时赶到石狮。

        亲手抓马的,是石狮市局刑警大队叶小欣。站在面前的个子不到1.70米、三十刚出头的刑警看上去精明干练,说话喜欢配上有力的手势。

        叶小欣介绍,为钱所困的马国平与某不法商贩约定6月底到石狮会面,商谈贩运洋垃圾到芜湖牟利。6月27日,老朋友王某驾一辆切诺基,从厦门把马国平送至石狮。马刚到即被人发现报警,巡警出击后截下这辆切诺基,但只抓到王某和马的同伙徐建国。晚上10时多,叶小欣捕捉到重要信息:马国平正在“石狮”雕塑附近。

        由于时间紧急,叶小欣等人来不及取枪,直奔约定地点。时间虽然过去3天,但提起抓捕经过,叶小欣仍似乎沉浸在肉搏中。“石狮”附近是闹市区,夜晚纳凉人多,叶说当时担心马有枪,如不能一招制服,马持枪顽抗,势必伤及无辜。叶掏出印有马头像的通缉令一对照,认准了腰夹黑包的男人正是马国平,悄悄靠上去,趁其不备,从背后伸手搂住马的脖子,猛发力将其摔倒,腾出手就去抓马可能装枪的夹包,马也许以为遇上“打劫”的,也伸手来夺,僵持中,赶到的众民警一齐出手,把马牢牢摁住。一检查,包里除有4张手机卡、伪造的军官证等物外,并无手枪。

        下午,押解小组从石狮提出马、徐,驱车1个半小时赶到厦门,将二人暂时异地关押。途中,马哀叹:我的死期到了!押解小组当晚商定明天初审方案:稳住马,稳中求变。

        7月1日  “放线钓大鱼”是灵验的高招

        陈峥、盛茂松等主审民警一大早便不见了。

        上午从看守所传来消息:马开口了,盛茂松与他“混熟”了。中午司机为审讯人员及马、徐送盒饭时,记者想去和马“叙叙”。但据说,马最恨记者,他挺“委屈”:他一个青阳县的农民到福建不就是挣几个钱吗?却被媒体说成“黑社会老大”。泉州某记者采访时,马与对方大吵一顿。押解小组为防审讯僵局,劝记者暂时不与马接触。

        一天审查汇总后,至少有一点可以明确,马国平之所以落网,是我省警方周密布控的必然结果,证明了安徽警方“欲擒‘马老大’,放线钓大鱼”这一招十分灵验。

        7月2日  艰苦的较量从今夜开始

        上午,押解小组提出马、徐。厦门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大队长周林辉,根据领导安排,与厦门机场商妥,特许在飞机上给马、徐二人戴上手铐,确保安全,但是以毛巾包裹起来。同时在1个小时内,给马、徐办好临时身份证明。机场公安护送登机。中午1时零5分,押解小组直飞南京。飞机上,反铐双手、夹在两位剽悍刑警中间的马国平一直沮丧地耷拉着脑袋,双目呆滞无神,表情木讷迟钝,早已失去了“黑老大”的“风采”。

        押解小组于下午4时将马、徐关进芜湖看守所,顺利完成了任务。

        然而,此案远未能画上句号。记者当晚离开芜湖时,盛茂松等民警又展开新的一轮审讯攻势。而留在福建的毛军副局长则率两车人马,开始了前方搜查取证、核对有关嫌疑人。

        战斗还在继续。(华东分社供人民网专稿)


    人民网 2001年7月17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