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李登辉鼓吹“本土化”的实质何在?

    严峻

        



        “本土化”本来的主要意涵是“去殖民化”。 李登辉主政后,将“本土化”异化为其推行“台独”政策的工具。民进党上台后,继续走分裂路线。最近,李登辉又跳出来搞“李扁合流”,并企图再次用“本土化”兴风作浪。

        “本土化”在台湾的历史

        “本土化”运动源于十七、十八世纪亚非拉一些被殖民地区。“本土化”作为社会人类学的一个概念,主要是指殖民地人民反抗外来统治,主张复兴被压制的本民族文化的运动。西方学者摩根所著《伊洛魁人的族盟》是研究“本土化”的代表作之一。摩根以其生动的描述、周严的论证,说明“本土化”的反殖民特征。在台湾,“本土化”一词则在不同时期被赋于不同的意涵。

        严格说,台湾“本土化”运动自日据时期就开始。当时日本殖民统治者为了使台湾“真正成为大日本帝国的一部分”,在岛内推行所谓“皇民化”运动,强制台湾人民穿和服、说日语,不许台湾人过中国节日等,企图在岛内消除中国文化。然而,台湾人民不畏强暴,仍以各种方式抵制“日化”,保留中国文化的习俗,这可以说是台湾“本土化”运动的先声。国民党政权至台后,要求台湾人说“国语”,认识中国的地理、人文。从继续祛除“皇民化”、恢复中国文化在台湾的地位与影响的角度出发,这也可以看作是一种广义的“本土化”运动。当然,国民党当局无视台湾本地习俗,排斥台湾本省人的做法,也激起了台湾人的反感与不满。

        进入70年代,为了巩固政权,台湾当局开始推行一条争取台湾本省人支持的政策。当时任“行政院长”的蒋经国用“本土化路线”(后又叫“革新保台”路线)来形容这种政策。值得指出的是,蒋经国的“本土化”路线主要是从选用人才角度出发,既重视大陆籍人才,也重视提拔台湾本省籍官员。然而,李登辉上台后,却将“本土化”异化为其推行“台独”路线的工具,一方面打击大陆籍政治力量,另一方面极力向台湾民众鼓吹所谓“台湾人出头天”、“台湾人生命共同体”等蛊惑人心的口号,向岛内民众灌输“台湾独立”意识。李与日本作家司马辽太朗关于“生为台湾人的悲惨”的谈话,称得上是李将“本土化”演变为“去中国化”的代表作。正是在李登辉这种异化了的“本土化”政策误导下,台湾省籍矛盾被不断激化,国民党也被迫两次分裂,使“本土政党”民进党得以趁乱取得执政权。

        李扁合流下的“本土化”

        民进党上台后,虽然很少提“本土化”这个字眼,却沿着李登辉借“本土化”搞“台独”的老路走下去。而这种“本土化”最主要的特征就在于,故意漠视台湾文化与大陆文化本是同根生、台湾文化本身就是中国文化一部分的事实,强调“台湾人与中国人不同”、“台湾文化与中国文化不同”、“台湾政权必须进一步本土化”、“台湾必须自己选择台湾前途”等歪论。

        民进党当局还采取各种措施,落实这种以“台独”为本质的“本土化”政策。具体表现在:其一,民进党当局拒不承认“一个中国”原则,其头面人物从来不说自己是中国人,却利用各种场合鼓吹所谓“台湾站起来”等带有欺骗性的论调;其二,民进党当局极力消除有“中国特征”的标志,凸显“台湾特征”,如意图修改“国旗”、“国徽”,在“护照”上加注“台湾”的英文字样,取消汉语拼音,改用台湾自创的“通用拼音”等;其三,民进党当局企图从教育入手,将这种以“台独”为本质的“本土化”意识深植于台湾民众思维中。例如今年3月,民进党当局公布了所谓的“本土化教育”政策,在小学设“乡土语言课”,在中学推行“乡土教学”,并将李登辉时期炮制的宣扬“台独”与“台湾主体性”的《认识台湾》教科书试用本,作为教学范本等。据悉,民进党当局还要求岛内各高校设立“台湾文学系”或“台湾文学研究所”--研究台湾文学本也无可厚非,但民进党当局在提出这些要求时,却鼓动各高校将“中国文学系”并入“外国文学系”中,就不能不让人感到当局这种“本土化”路线的险恶用心。

        民进党上台一年来,意识形态挂帅,造成岛内政治混乱无序,经济连连下挫,民众苦不堪言,对民进党的执政满意度也一路下滑。为了保证仍死抱“台独党纲”不放、处于施政困境中的民进党当局能顺利执政,李登辉决定出马“助扁保独”。黔驴技穷的李登辉这次仍想用“本土化”的老招数来兴风作浪。而陈水扁当局虽然口头上不称“本土化”,但内心里却与李的思路一拍即合。李扁企图利用“本土化”达到:一来将国民党、亲民党等政治对手贴上“非本土政党”的标签,从而使其在本省人居多的台湾被“边缘化”;二来将年底“立法委员”选举定性为“本土与非本土之战”,转移民众对民进党执政不满的选举焦点;三来企图扮演“主流民意代言人”的角色,抬高自己的身价;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就是企图在台湾民众心中强化这种异化了的“本土化”意识,使“台独”意识从人类社会文明的最深层次,即文化心理上,生根落户于台湾,从而使今后无论岛内哪个政党上台,都不能不顾及这种被毒化、扭曲了的文化心理,进而保证台湾在“台独”路上越滑越远。

        岛内各界唾弃以“台独”为本质的“本土化”

        李扁合流下的这种以“台独”为本质的“本土化”路线,其危害是显而易见的:首先,它将继续误导台湾民众的“国家认同”和“民族认同”,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中国统一事业来说,是一副毒剂;其次,它将进一步破坏两岸气氛,使两岸关系在这种“台独”意识的阴影笼罩下,迟迟无法打破僵局;再次,它将激化岛内省籍矛盾和族群对立,煽动台湾民众之间的仇恨与不信任,从而将使台湾社会更加动荡不安;最后,在这种岛内动荡、两岸僵持的环境中,台湾经济复苏无望,岛内民众将继续饱受失业率居高不下、生活水平直线下降之苦。

        正因为其危害甚巨,岛内各界纷纷痛斥这种以“本土化”为名行“台独”之实的行径。国民党指出,“目前的‘本土化’被一些太主观、狭隘的观念主导”、“‘本土化’是有偏见和私心的政客的伪装面具”,“‘本土化’不能自立于中国之外……我们能和大陆一切两断吗?谁先死,我们先死!”;亲民党主席宋楚瑜指出,现在有人“不断在激化族群对立,这对台湾是个不幸”,并直斥这是“假本土化之名,行黑金之实”;新党也发表声明,严厉谴责李登辉和民进党当局“把‘本土化’解释为‘去中国化’,拿来当政争工具,打击异己,居心险恶”。早就对“戒争用忍”政策不满的岛内企业界人士,也普遍反对这种所谓“本土化”。台塑集团董事长王永庆并公开呼吁台湾当局尽快回归“九二共识”,接受“一个中国”原则。 台湾知名作家柏杨也呼吁“不要再作本土、非本土之争”,“不要再搞族群分裂”。岛内新闻界对这种被扭曲了的“本土化”更是一片鞭挞之声。《中国时报》指出,“对多数选民来说,更迫切的的政党考验,不是什么本土化不本土化问题,而是如何振兴经济、重建社会秩序、化解两岸僵局、因应全球竞争”;《联合报》认为,“在‘本土化’名义下,一些政客正在破坏两岸和平和岛内安定”;《中央日报》则严斥“‘本土化’ 不仅会挑拨已渐平息的族群对立、激化统独对立,甚至会激化两岸紧张,这是极不负责任的卑劣手法”。岛内多次民意调查结果也显示,支持“一国两制”的比例不断上升,多数民众反对这种披着“本土化” 外衣的“台独”鼓动。

        综上可以看出,在“本土化”已经沦为岛内分裂势力推行“台独”路线 的工具后,这种激化岛内矛盾、破坏两岸关系的所谓“本土化”是不得人心的,终将为历史所唾弃。(人民网北京9月19日讯)


    人民网 2001年9月19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