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不能忘却的纪念——写在“九·一八”事变70周年之际

    本报记者 陈鸿

        

      蓄谋已久的野心

        1927年7月,日本首相田中义一秘密向天皇呈交一份奏折,内称:“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倘支那完全可被我征服,其他如小中亚细亚及印度南洋等,异服之民族必畏我敬我而降于我,使世界知东亚为我国之东亚,永不敢向我之侵犯。”寥寥数语,日本军国主义者妄图吞并中国和征服世界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为什么要先征服“满蒙”?奏折也说得十分明白:“所谓满蒙者,乃奉天(今辽宁),吉林,黑龙江及内外蒙古是也,广袤74000方里,人口2800万。较我日本帝国国土大逾3倍。不惟地广人稀令人羡慕,农矿森林等物之丰富,世之无其匹敌。”

        一个小小日本,胃口何以如此之大?原来在19世纪末,整个亚洲,惟有日本经过明治维新,摆脱列强侵略,迅速崛起,发展成为一个资本主义强国。但因国土狭小、资源贫乏使日本经济发展受到极大制约,急于走上殖民扩张的道路。1895年中日甲午海战打败中国,强占中国台湾、澎湖列岛和辽东半岛,后来在英、俄等帝国主义国家的干预下,被迫归还辽东半岛;1905年日俄战争后,强占原俄国在辽东半岛的“租借地”关东州和南满铁路,并驻守关东军。1910年,日本又强行将在日俄战争中侵占的朝鲜并入日本版图。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日本在东亚的侵略扩张与美国、俄国的利益发生了激烈冲突,因此,日本把美、俄两国列为头号战略敌人。但是,要与两个强国作战,必须有充裕的物质资源。这样,“满蒙”就成为日本的首选目标。正如日本关东军高级参谋板垣征四郎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煽动对华战争时所说:“在对俄作战上,满蒙是主要战场;在对美作战上,满蒙是补给的源泉。”

        1928年爆发的世界经济危机严重打击了日本经济,激化了国内矛盾,也为军人当政提供了契机。为了转嫁危机,一伙好战分子开始策动对外侵略战争。从“九·一八”事变开始,在短短4个多月的时间内,在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不抵抗”政策下,日本占领了东北100多万平方公里的大好河山,3000万同胞沦为亡国奴。

        不可泯灭的记忆伤痕

        近代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略战争,给东亚众多国家带来巨大损失。

        据20世纪五十年代初步估计,仅1937年至1945年日本侵华就给中国造成了1000万人的牺牲和500亿美元以上的财产损失。如果日本政府每年以相当于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时的1937年一般财政支出的全额对中国进行战争赔偿,日本需用近半个世纪才能赔偿完毕。而随着日本侵华罪行的不断被大量揭露,九十年代初的重新估计表明:1931年至1945年的日本侵略实际上给中国造成了3500万人的伤亡,经济损失6000亿美元。

        但值得指出的是,日本侵华远非自1937年始,也不是1931年,而是早在1874年便出兵侵犯中国的领土台湾。即使从1895年甲午中日战争算起,日本半个世纪的侵华给中国造成的损失显然要比上述的统计数字大得多。仅在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后,日本就强迫中国承付不合理赔款2.3亿两白银。1900年,日本作为八国联军的主力镇压义和团后,又获取不合理赔款6000余万两白银,这些折合成1945年的美元该是多少呢?如果加上与南京大屠杀类似的旅顺屠城一类兽行,中国人民的伤亡数字也要大大增加。

        从“九·一八”事变开始,随着1937年“七·七事变”中国抗日战争全面展开,以及1941年12月“珍珠港事件”后太平洋战争的全面爆发,日本对亚太地区展开全面进攻,很短的时间内日军占领了除中国西部外所有的西亚太地区的土地,给上至俄罗斯远东地区及阿留申群岛,下至东南亚马六甲海峡沿岸诸国,西至太平洋夏威夷诸岛方圆数千万平方公里的陆地、海洋和天空带来了空前的灾难。日本妄图以此构建其“大东亚共荣圈”和“日本帝国”,并展开残暴的掠夺,其明火执仗的强盗行径,惨无人道的程度,远远超过了人类历史上任何一次战争,包括将数以十万计的亚洲妇女征召为“慰安妇”。

        统计数字再精确也很难完整、全面地反映日本侵略给中国、给亚太地区人民造成的全部损失。日本军国主义犯下的南京大屠杀罪行,和德国法西斯对犹太民族的种族灭绝行为一样成为人类历史上令人发指的黑色记录;比赛杀人的游戏、用活人作试验的“七三一”细菌部队、“三光”政策……这些“野蛮人的行径”给中国以及亚太地区人民留下了不可泯灭的记忆伤痕。

        日本回避战争责任

        1997年,《中国青年报》在一个有关日本的问卷调查中,其中的一项为“提到‘日本’你首先想到的是什么?”87.3%的被调查者回答是南京大屠杀。而几乎是在同时,日本在一项“对日本影响力的人士”调查中,排名第一的竟是东条英机,得票率为28.9%,而此人就是东京大审判的头号战犯,臭名昭著的刽子手。为何对历史事实的认知会产生如此大的反差?

        日本人对几十年后中国依然牢记“九·一八”事件感到震惊,但这一事件更应该引起日本的反省。对一个一再回避战争责任,不肯拿出像德国在犹太人纪念碑前下跪以谢罪一样的勇气来反省自己的国家,中国怎能原谅它的过去?

        二战后,在东京大审判上,包括东条英机在内的日本战犯受到了应有的审判和处罚。但同时我们也看到,作为这次战争的罪魁祸首日本天皇却没有受到惩罚,依然高高在上。随着“冷战”的爆发,为了反共的需要,美国不顾国内人民和亚洲人民的强烈呼声,依然让日本保留了天皇制度,因为在美国看来,“一个天皇抵上20个师”。连日本人都承认,对天皇的“仁慈”使日本法西斯没有受到彻底的清算,埋下了死灰复燃的种子。

        在美国的庇护下,日本极右势力成长得到丰厚的土壤。从日本高官和首相参拜供奉有战犯亡灵的靖国神社,到日本右翼篡改历史教科书,再到否认慰安妇的存在,称其为“自愿”,甚至否认侵略和扩张军备,修改宪法向海外派兵,日本企图一步步让人们淡忘其不光彩的历史,一步步重新武装,向军事大国迈进。

        日本逃避历史责任的行为引起亚洲国家的不满,加快扩军的步伐引起邻国的警惕。日本对历史的态度也阻碍了其与亚洲国家的关系。历史证明,当日本走军国主义道路时,同样给日本带来巨大损失,虽然日本“深受其害”与其他国家不同;而在二战结束后走和平发展的道路,却迎来了经济的飞速发展。历史告诉日本,走和平发展的道路,才是谋求民族兴旺发达的唯一出路。

        日本每年都在纪念广岛原子弹爆炸,难道就不应该反思自己曾对亚洲犯下的不可饶恕的罪行吗?!

        《人民日报 . 华南新闻》 (2001年09月18日第二版)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