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地铁男女分车厢遭质疑:什么算性骚扰?
        

        日前有媒体报道,地铁性骚扰问题难禁难绝,女性呼吁设立专用车厢。 

        该媒体记者从北京地铁公安分局得到证实,女性在地铁车厢里遭遇性骚扰的事件确有发生,虽然发案数相对于盗窃案要少很多,报案数更少,但事实上有此遭遇的女性绝不止少数几个人。尤其在夏季,在女中学生身上,性骚扰案件发案相对较多。 

        据该媒体报道,地铁性骚扰行为有两类:一是在车厢里当着女乘客公然暴露性器官,再有就是借机“揩油”占便宜,即紧贴着女乘客身后蹭来蹭去。民警对实施性骚扰者的专称之一“老顶”便是由此而来。此外还有一个业内叫法——“氓”。 

            “地铁性骚扰并没有那么严重,目前报道有些言过其实” 

        该媒体的报道被某商业网站转载之后,网友发表了不少批评意见。网友“211.99.37.*”表示,“我国地铁性骚扰问题”、“女性呼唤”——为什么用这么大的题目?想哗众取宠?请问乘地铁的女性当中到底有几个受到了性骚扰?到底有几个“女性”呼唤“专用车厢”了? 

        本网记者为此展开调查采访,在这个过程中了解到,地铁性骚扰根本不是报道中说的那么严重。记者在采访时抛出这个话题,还让很多被采访对象冷不丁吓了一跳。 

        记者把电话打到上海地铁公安分局政治处,一位女士告诉记者,没有听说过上海地铁发生过性骚扰。她表示,虽然地铁在高峰期显得很拥挤,但乘客之间的身体接触还是有相当的间隔距离,而且灯光明亮,车厢长利于乘客流动,应该说,硬件上没有给性骚扰提供条件。而记者在不同时段体验北京地铁,感觉情况同上海地铁基本相差不大。 

        在北京燕莎友谊商城旁边一家著名网络公司工作的张小姐,家住白云路某居民小区,地铁是她每天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而且乘坐时间基本上都是在上下班地铁营运高峰期,路线有直线的大北窑到木樨地,还有环线的东直门到长椿街,这两条行动路线,自从她到东边工作之后,持续了两年时间。 

        “我在公共汽车上确实碰到过性骚扰。”张小姐说,“至于地铁性骚扰,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12月12日下午5点至7点,在北京地铁大望路站、建国门站以及在从大望路到王府井的地铁车厢里,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些乘坐地铁的女士。她们普遍认为,北京地铁还算不上拥挤,乘客的素质也相对高;至于性骚扰,她们既没有亲身经历,也没有这方面的担心和烦恼。 

         

        “我们防的是小偷和不知怎么进了站入了车厢向乘客讨钱的乞丐。”一位女士对记者说。 

        记者看到,即便是到了高峰营运开始的下午6点钟,地铁车厢里也并不显得特别拥挤,乘客们或看书读报,或闭目养神,或与朋友交谈。记者拍照、采访,有兴趣的来凑个热闹,没兴趣的问到名下才搭嘴。 

        “公共交通相比于其他场所,性骚扰的发生频率是要高一些,但并不是像某些媒体所说的那么严重。”一位社会学家告诫说,“一些媒体为了‘做’新闻、‘造’新闻,把事实扩大化,或者以偏概全,或自我揣测,像‘饱受性骚扰之扰’等提法,都是极不严肃也极不负责任的。” 

            “怎样才算性骚扰?谁来认定性骚扰?” 

        为什么会有人把地铁里并不多见的性骚扰说得如此严重,而且到了要男女分车厢的地步?有关专家说,那是有的人在界定性骚扰时,将范围人为地扩大了。 

        《英汉妇女与法律词汇释义》是这样释义性骚扰的:当一个男人对女性提出不受欢迎的性需要,或想获取性方面的好处,或对其做出不受欢迎的“性”行径,并预期对方会感到冒犯、侮辱或惊吓的话,他就已经构成了对女性的性骚扰。它是性歧视的一种形式,包括语言、身体接触以及暴露性器官等。是性伤害的一种形式和性暴力延续的一部分。性骚扰在生理、心理和感情上都会给对方造成极大的伤害。 

        

        香港一项调查列出了10大最讨厌的性骚扰行为,其中包括在公众地方裸露下体或手淫;假扮不经意触摸少女胸部;在厕所偷窥;故意看女子敏感部位等。 

        除了那些比较明确的行为,在性骚扰的界定上,确实很模糊而且有较大难度。比如,故意看女子敏感部位等,看多久、怎么看才够得上叫性骚扰?异性因为自己的敏感而指证对方性骚扰,怎样来判别? 

        正如网友“211.101.14.*”所说的那样,一些年轻的女士,无论车再拥挤,你都不能碰到她、挤到她,稍不留神,你就会被冠上性骚扰的名字。“其实,无意碰你一下,或被你碰一下,又有什么呢”? 

        “别说是挤到她、碰到她,一个不经意的眼神或者一个无意识的动作,在某些敏感的女士看来,都可能有性骚扰之嫌疑。”一位大约30岁左右的男士抱怨说。有一次,他在车上考虑问题,因而发愣,可能目光长时间落在对面一个女孩身上,结果被那女孩狠狠地瞪了两眼。 

        还有一些男士提出,在某些特殊情况下,比如,地铁或者公交车到站,等车的人们一轰而上,男男女女都争着挤车,车厢里连立足之地有没有,车在行进中摇晃或者刹车,难免有身体上甚至某些敏感部位的接触,这能叫性骚扰吗? 

        “咱总不能把因为异性长得漂亮而多看了两眼定性为性骚扰吧。”不少男士玩笑着说。 

         “为防止性骚扰而将男女分开,有些不可思议” 

        据某媒体报道,有人提议设立女性车厢,要求给女性留出一个安全的空间。一些国家的相关部门想了很多办法。目前,效果较好又易实行的是设立女性专用车厢。 

        日本一家地铁公司称,去年他们接到的相关投诉有351起,而实际数字可能更高,因为多数性骚扰事件都没有报告。于是这家地铁公司决定在发案较多的假日季节,列车加挂女性专用车厢,以防止喝醉酒的男乘客对女性进行性骚扰。在墨西哥城,为了防范在拥挤的地铁车厢中不轨之徒对女乘客进行性骚扰,每列地铁留出前两节车厢专供妇女和其携带的12岁以下儿童乘坐。 

        为解决性骚扰而设立女性专用车厢,众多被采访对象对此纷纷表示质疑。 

        “如果我们只能通过男女分车厢来解决性骚扰问题,那是历史的倒退、社会的倒退和人性的倒退。”一位社会学家如此认为,“社会促使男女走到一起,有更多的交流,平等互助,同工同酬,本来是社会进步的表现。到了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高度发达的21世纪,却要把喊了多少年的‘男女平等’变成男女有别,真是不可思议。” 

        据了解,由于客观条件所限,北京、上海两地的地铁部门,目前尚未把分离车厢列入议事日程。很多网友也认为,“专用车厢”是为特定人群而设立的,“即便是考虑分设车厢,也不应该是为了解决性骚扰,而是为了保护弱势群体,比如儿童、老人、残疾人、孕妇及其携带儿童的妇女等等”。 

        “为解决性骚扰而设立女性车厢,这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做法,不符合实用原则和中国国情。”更多人这样表示。他们反问道,相对于地铁,公交车上的性骚扰问题显得严重得多,那是不是该把前半截车厢给女士、后半截车厢给男士?而在偶尔也有性骚扰发生的场合,比如办公室或者商场、餐厅等,也要划出个专属区——左边是女办公区、右边是男办公区?一层非女士莫进、二层非男士不入? 

        还有网友在网上叫委屈:女性说有人性骚扰,就男女分离,为什么社会从来不关心男性的感觉?现在女权有了,女权最大,有谁为男人鸣不平? 

         “防止性骚扰,道德才是真正的良药” 

        性骚扰在一些场合不同程度的存在,要像进厕所那样彻底将男女分开又非常不现实,那女性该如何防止性骚扰?      

        有关专家认为,增强自我防范意识、法律法规尽快与国际接轨、加强治安管理,这些,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遏制性骚扰,使得女性在乘坐公共汽车、工作、求诊以及在其他人口密集的公共场所,尽量避免遭遇性骚扰的伤害。但他们又强调,预防性骚扰,道德建设要上台阶,城市建设要跟上城市发展。 

        “专用车厢,解决不了性骚扰,观念和教育才是关键。”北京社科院一位专家认为,男女在车厢里近距离接近,引起男士心理的变化是正常的,不必为此大惊小怪,但是这种心理要得到正确的诱导,用道德来约束一时邪念,才是一剂真正的良药。 

        这位专家还表示,性骚扰多发生在人流密集的地区,特别是一些公共场所,所以,城市建设还得跟上趟。北京近几年发展得特别快,城市常住人口也在逐年增多,“为女士开专列,还不如努力改善交通条件”。 


    千龙新闻网 2001年12月13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