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中国需要2000万个百万富翁

    魏葳

        

      就在20年前,我们还以为富人与坏人是同一个意思;眨眼间,20年过去了,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中国涌现出了新一代的亿万富翁、数以百万计的百万富翁,我们该对这个新的社会阶层在中国经济中的地位重新认识 

        被称为“百万富翁生产线”的彩票业,成为中国2001年最火爆、最赚钱的行业。2001年1月到9月份,这条生产线共生产了2000多个百万富翁,并且还在以每月200多人的速度不歇气地生产着。 

        中国书市历来就有“天有多热,市有多凉”的传统,今年书市真是-40℃,连崔永元的《不过如此》也感叹生不逢时。可谁都没想到,一部由一个日裔美国人写的《穷爸爸富爸爸》,居然不声不响地悄悄走火,在如此疲弱的书市,居然卖出了150万册!成为照亮2001年中国书坛最抢眼的大牌明星。该书的作者就此书为题的报告会,一张门票就售价200元,还抢不到,其盛况快赶上歌星们的演唱会了。 

        可见,谁不渴望成为百万富翁? 

        中国需要2000万个百万富翁 

        山东神光首席分析师、经济学家孙成钢直言不讳:未来的10年内,中国的百万富翁将达到2000万人。这位经济学家进一步分析说,2000万会是个临界点:彩电厂商卖掉2000万台就赚钱;手机用户达到2000万,移动公司才不亏本;互联网民超过2000万名,网站方能生存,这些已是被事实所证明的了。 

        因此2000万是个极微妙、极神奇的数字,到了这个数整体就会强大,国外资料也有证明。一旦中国的百万富翁达到这个数额,富人格局构成会有相当变化,“优化重组”,从而形成新一批中产阶级层面。 

        看上去2000万人是个很大的数字,由于中国的人口基数很大,实际上也只占人口总数的1.5%,远远低于发达国家的百万富翁群体。而且考虑到人民币与美元的比值,中国的百万富翁不过是美国的十万富翁,而在美国,十万是不能算富翁的,仅仅是个平民而已。 

        事实上中国的百万富翁在中国经济上所发挥的作用,也远远不能与美国的百万富翁相比,只有同样拥有百万美元,即成为千万富翁才有可比性。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百万富翁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还十分有限。 

        一方面,百万富翁们所构成的经济像一座水库,能反应灵敏地调节中国经济的水位,既能蓄水防洪,又能泄洪抗旱。他们所统领的中小企业不同于大型国企,他们充分地发挥着船小好调头的优势,能更快地随着市场经济的变化调整自身发展,使得中国经济充满活力。 

        另一方面,中国应当尽快出台《遗产法》,以调节中国的贫富差别。 

        《遗产法》的下线应划在家庭财产1000万元人民币,而不是现在认定的100万元人民币,因为100万元实在是个很小的数字。若办企业,不过是个小家庭作坊罢了。这不利于中小企业及个人独资企业的更大发展。 

        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正在趋缓,这是中国经济成熟的表现,我们不必为此忧心忡忡。我们只要看看中国股市上小盘股如何风头正盛,万千宠爱于一身,而大盘股却纷纷跌破发行价,你就会明白谁将是中国经济新的中流砥柱。 

        股票期权制富翁孵化器 

        在许多人眼中,中关村一向是堆金砌银之地,据中央电视台CCTV2《中国财经报道》说,10年间,中关村的土地价格从每亩700元,涨到了每亩7000万元,上涨幅度达到了10万倍。 

        现任中关村某网站CEO的余先生,一年前还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程序设计师,但现在他已摇身一变,成为在嘉慧苑、雍和花园拥有两处房产、开着高级轿车的百万富翁。而他只是去年中关村新造就的无数百万富翁中的一个。 

        一年“诞生”千位百万富翁,或许我们还记得,当初几大网络公司欢呼上市时的兴奋——网络神话有了中国版本,满地都是新富翁的感觉。 

        在中关村,每月都要造就60个新的百万富翁。股票期权正以其无法抵挡的魅力,让经理人们着迷。 

        过去的2000年,在中关村“诞生”的百万富翁比过去5年的总和还要多,其中,更有100位年终个人进账超过100万美元,成为千万富翁,中层是百万富翁,而普通员工怎么也是车房不愁了。 

        主管一级的人拿多少,这是一个小秘密,有消息说原新浪CEO王志东一年的年薪是30万美元,网易的CEO的所得远高于此。而其他人的情况倒是有案可查,据统计,2000年度的分钱情况是这样的: 

        董事长的年平均基本工资是14万美元,股票期权40万美元;董事基本工资9万美元,股票期权27万美元;副总裁基本工资7万美元,股票期权23万美元,与1999年相比,工资增长幅度都在30%以上。 

        百万富翁北京最多 

        关于中国百万富翁分布状况,原来我们以为广州是中国百万富翁最集中的地方,看来这个判断有误。广州、上海、深圳的百万富翁都远不及北京更多。应当说,北京是中国百万富翁最集中的地方。仅仅看看以下几个数字,你就会同意我的判断: 

        北京的房地产是中国最贵的,商品房房价高达8000元/每平方米以上,买一套像样的商品房就得一百多万元,不是百万级的款爷,谁敢奢望? 

        北京的经济实用房都上了4000元/每平方米,比上海、广州、深圳的商品房还贵。连城区的地皮都卖到了8000元/每平方米,无论上海、广州、深圳都无法望其项背。 

        京城的房价没有强大的购买力支撑,是不可想象的。按其购买力,已赶上了东京、伦敦、纽约、柏林等国际化大都市。是京城的百万富翁们支持着京城红红火火的房地产。2001年,北京新开工的商品房面积,竟达到1亿平方米! 

        2001年,北京的私家车保有量已多达40万辆,(出租车7万辆,广州4万辆,上海2万辆),中国任何一个城市都无法与其匹敌。而且这个数字每年都在以50%的增速在急剧增长。 

        小轿车正在成为北京炙手可热的大热门商品。可我们不能不问一句,在每年得花上万元来养车的生存环境下,不是百万级的款爷,就算有钱买车,也养不起车。 

        2001年的北京人比向往什么都更向往小轿车,只要你看看今年的“北京汽车展”火爆的程度,你就会明白,北京有多少人渴望拥有自已的私家车。每张30元的汽车展会门票,居然每天卖出30多万张,每天光门票收入就超过1000万元! 

        一次汽车展居然弄出个“会展经济”来! 

        展会结束,所有展品被一扫而光,包括一批售价奇昂的,高达300~400万元级的超豪华轿车。 

        而今年7月的世界三大男高音独唱音乐会的门票,居然卖到了2000美元一张,听一场音乐会居然要花到17000元人民币,可那天的音乐会的门票居然卖出了3万张!你可以想象,如此奢华的极品消费,得有多大的富人群体购买力的支持。 

        据新近出版的《北京蓝皮书:2001年中国首都发展报告》显示,北京市高收入家庭的户均总资产,已经达到了235.6万元。其中实物资产占66.2%,金融资产占33.8%。 

        调查显示,高收入家庭百户拥有轿车22辆。如果这个数字是准确的话,那么,依此推算,北京的百万翁大约在150~200万人之间。(笔者对此数字持怀疑态度。)其中有车家庭平均每户购车支出19.95万元。在有车家庭中,拥有“桑塔纳”的占26.4%,“奥拓”占12.9%,“富康”占9%,“夏利”占6.9%。 

        1999年高收入家庭平均寿险支出2065元,财险支出1185元。这类家庭子女教育年人均消费11301元。其中生活费用支出为4183元,学习费用支出为3193元,择校费用支出为3925元。在国有学校就读的比例占89.1%,在国外学校就读的比例占3.4%,在国内民办(私立)学校就读的比例占7.5%。 

        调查还显示,高收入家庭平均每户住房建筑面积111.3平方米。居住样式为单元房三居室的占41.9%,单元房四居室及以上的占11%,花园式别墅(单栋住宅)的占4.7%。高收入家庭平均每户装修支出金额5.2万元,平均每户购房总金额为21.8万元。(笔者注:并非所有的高收入家庭的住房都是买来的。购买商品房的只是其中很少的一部分,应当不超过10%)。 

        以上所提到的城市富人的有关数据,是国家统计局通过正常的入户调查手法收集到的。 

        “灰色”富翁理当消灭 

        事实上,还有相当一部分高收入者,其收入无法准确统计,但他们确实是社会中有目共睹的富人。据估计,这些人的数量不会太多,但也绝不是一个可以忽略的数字。 

        与体制内富人相区别,他们从事“灰色经济”,或者“地下经济”。 

        他们有制售假冒伪劣商品的地下企业主和销售商,有偷采国家重要矿藏金矿的“金把头”和淘金户,有贩运、倒卖、走私黄金的“金贩子”,有偷盗、挖掘、倒卖、走私文物的文物贩子,有贩卖毒品的不法分子,有捡破烂兼偷公用和他人财物倒卖的“拾荒者”。有从事色情服务做皮肉生意的“鸨头”、“皮条客”和卖淫者,有倒卖假发票、买卖增值税发票的空头生意人,有制售黄色书籍和音像制品的制黄贩黄者,有向境内外拐卖妇女儿童的人贩子,有黑社会打砸抢犯罪集团头目成员,有偷税漏税的不法经营者。还有一批贪污腐败的政府官员,有敲诈勒索的政府和行业部门业务工作人员等等。    

        《中国新闻周刊》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