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记者亲历“杀人犯名医”

    汪成明 潘崇辉

        

      一个名叫魏烨煜的杀人犯因“将祖传秘方献给了人民”,居然从死缓改判有期,并予以“保外就医”,然后就堂而皇之地坐堂门诊,成为救苦救难的“名医”。这事发生在浙江宁波慈溪。记者近日陆续接到读者的来电,反映在杭州萧山、余杭、三墩、蒋村等城郊结合部,也有不少这样的“名医”在活动,有些甚至已经“历史悠久”。

        这两天,记者化装成病人,与游医作了正面交锋。

        11月17日中午,记者在杭州萧山区党湾镇八字桥头暗访另一桩事情时,意外看到不少路边贴着这样一张大红海报,上头写着的内容与11月12日《今日早报》上刊登的如出一辙,但最后的地址却是:萧山长途汽车站斜对门农技招待所2楼212号。

        当天下午,记者来到这个招待所。听到记者来“治病”,楼下一女服务员很热情地说“魏医生在212号房间”。

        走上去后,记者发现里面果然有个胖胖的中年男子,眼睛有点斜,朝门口呆坐着。在这个空空荡荡的房间内,除了两张床外,没有任何医疗器具,床上地下堆着很多瓶瓶罐罐,大概就是他的“奇效方药”。最显眼的,莫过于桌上和床上堆着不少医书,还有墙壁上的一副拳击手套。

        或许,“魏大名医”想让人知道他能文能武吧。

        “您就是魏医生吧?我想请您看病。”

            “看什么?”

            “我右腿关节有点疼,还有喉咙也不好。”

            “魏大名医”先朝记者的右腿关节捏了几下,问疼不疼。然后,搭脉搏;接着,他抽出浸在玻璃罐里的铁钳子,要撬记者嘴巴,记者忙问干不干净。“魏大名医”显然不高兴了,气乎乎地说:“嫌脏就别看了。” 

            记者赶忙“求饶”,想转移话题。 

        “您医术这么高了,还这么好学啊?” 

            “哈。” 

            “听说您医术很高,在老家杀过人?” 

            “你问这么多干嘛?你想不想看病?管这么多干嘛?” 

            记者只好闭口。 

        19日上午,换了一个记者,再次与“魏大名医”过招。 

        当时,他正在为一位农村妇女开药,在他开出的一张密密麻麻的单子上,大约有数十种中药。“魏医生”非常耐心地向这位妇女解释着,药怎么熬,需要几个疗程等等。那妇女付了400元钱,并千恩万谢地走了。 

        记者以身上长满了疮,可能得了性病为由请他治疗。他在马马虎虎看了我的身体后说:“号个脉吧!”期间,他递给记者一张名片,证实他就是被曝光过的“魏烨煜”。名片上挂有“中国中医药百草研究学会会员”、“中国红十字会会员”和“魏氏施恩医院主治医生”等头衔。 

        从左手到右手,他装模作样,摸了几把后说:“不是性病,恐怕是内火太旺,要治这个毛病恐怕只有吃中药了,一个疗程只要185元就行。” 

            记者借故想套他是如何成了杀人犯的,他对此显然讳莫如深,岔开话题说:“看病说看病,过去的事就不要问了。” 

            记者说自己不放心,想看一下他的行医证,他有点恼火说:“如果不看就算了。” 

            当记者向楼下餐厅的一位负责人模样的中年妇女求证时,她一边剔着牙,一边非常肯定地向我推荐起楼上的“魏医生”。她说:“魏医生在这里行医已经是第2个年头了,水平非常高,休息天,病人都在排队,还有不少是开着奔驰车的大老板,上个星期一位衙前镇的老板在治好病后,还专程给魏医生送来红包。” 

            据打进热线的一些读者说,“魏医生”也出现在“余杭镇汽车南站西侧的星晨旅馆202房间”。经与当地人联系,证实另有其人。如出一辙的海报还在蒋村黄家村和三墩镇的金印桥村等城郊结合部出现。  


    《今日早报》 2001年11月20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