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美国在阿富汗战争的四大失误
        

      法国作家勒内·卡纳特14日在费加罗报撰文批评美国在阿富汗的战争是一场“荒谬的战争”。他认为,美国高层决策的仓促和狭隘使这场战争变成了布什总统本人的“圣战”,不仅起不到打击本拉登的作用,反而用阿富汗许多无辜者的生命去替恐怖分子偿还纽约世贸大厦无辜者的生命;其次,这场不成比例的常规战未记取越战等历史教训,亦未考虑潜在的宗教背景阐释以及中亚地缘政治版图等复杂因素,除了已在阿富汗民族间挑起少数族和主体族的“圣战”外,战争本身的结果也可能制造出更多、更疯狂的伊斯兰“圣战者”,从而使这场战争可能变成越战式的或前苏联阿富汗战争式的遥遥无期的消耗战。

        法国作家勒内·卡纳特(ReneCagnat)曾经是法驻乌兹别克武官,现在是吉尔吉斯斯坦比奇克美国大学教授,曾发表《草原的喧嚣》等著作,最近又出版其主编的《中亚》大型画册。

        卡纳特14日在费加罗报发表的《“布什总统的圣战”》一文,可能是美国对阿富汗开战以来西方学者批评美国战争政策最为激烈的文章。有必要指出,不管卡纳特的观点是否正确,他本人是以一个在中亚生活和任教的西方知识分子兼军事问题专家的身份提出他的看法的。

        卡纳特在文章的开头这样写道:“大凡今天在中亚生活的外国人,如果他对阿富汗民族多少有点了解,肯定会对普什图族人怀抱同情而迁怒于美国人。”卡纳特站在一个中亚“西方人”的立场上,首先提出几个问题:世界上最富有的一个人民怎么能够用飞机去轰炸一个最穷的人民?是不是9月11日的可怕袭击使美国失去了理智?每当涉足第三世界时,所谓美国内政的必要性还要使这个伟大的国家笨拙到何时才罢休?

        卡纳特认为,按美国目前在中亚展开战争的方式,这场战争实际上是一场“荒谬的战争”,甚至成了布什总统本人的“圣战”(文章标题即使用这一词语,大概影射布什说过的“十字军东征”)。卡纳特指出,布什总统最初讲打击恐怖主义是一场“需要耐心的持久战”时,美国的策略是正确的,但战争打响之后,这种包含政治的战略立即让位给纯军事目的并且成为一场完全不成比例的常规战。卡纳特认为,美国在阿富汗的这场战争至少有四个错误。

        第一个错误是轰炸阿富汗。卡纳特分析说,尤其在美国决定使用B-52重型轰炸机之后,更是铸成大错。首先,不管美国怎幺解释战争条件以及塔利班后来的失败和转移,轰炸的直接结果是用无辜者去偿还无辜者,即以阿富汗无辜者(主要是普什图族居民)的生命去替恐怖份子偿还纽约世贸大厦无辜者的生命。卡纳特认为,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国军事上的胜利实际上变成了本拉登的胜利。

        其次,炸弹的残酷效果反而在普什图族人之中制造了更大的反美情绪,促使他们集结在塔利班周围,极有可能从普通居民变成听信塔利班的盲从而又疯狂的“圣战者”。就像车臣的情况一样,炸弹下的死者制造出更疯狂的人。因此,战争对于许多普什图族人来说,变成一种非正常人所能想象的竞技,极端的伊斯兰分子极有可能在全球各地把美国人视为打击的猎物。卡纳特认为,如果阿富汗内部民族和部落矛盾激化,以普什图族为主的塔利班不会自动推出历史舞台,而是依靠毒品交易获得的资金,仍会维护自己的圣殿并继续充当伊斯兰的“执法者”。而本拉登恐怖主义组织所需要的正是这样制造出来的“英雄”。

        第二个错误是:美国在阿富汗打的是一场完全不成比例的常规战争。卡纳特认为,从战术上讲,美国的这场战争没有记取越南战争、前苏联阿富汗战争以及车臣战争的教训。再精密的武器也难以在阿富汗取得实际效果,因为敌人是一些铁了心的、隐密的、老练的“战士”,并且拥有不容易找到的后方基地。

        卡纳特认为,塔利班放弃北方重镇马扎里沙里夫和首都喀布尔,固然是败退,但也属于一种战略转移。因此战争的后果仍然难以预料,很可能变成遥遥无期的战争。尤其现在北方联盟已经进入普什图族的区域,如果这一区域爆发部落之战,则会出现另一种更严重的局势,很可能是新的军阀混战。所以,无论华盛顿、伊斯兰堡还是喀布尔,最好在这一阶段停下来想一想。

        第三个错误是阿富汗战争给印度次大陆带来不稳定的风险。卡纳特分析说,由于巴基斯坦等一些穆斯林国家被迫间接卷入这场战争,因此对印度次大陆乃至整个伊斯兰世界均有风险。最明显的例子是巴基斯坦目前隐含着内乱和秩序失控的危险。卡纳特指出,据他观察,阿富汗周边伊斯兰国家的温和政权都面临国内狂热分子的压力,无论是伊斯兰温和派还是极端派,都把美国在阿富汗的战争看成是“布什总统的圣战”。这个危险的口号含有挑起文明冲突的巨大风险。

        卡纳特认为,即使美国依靠炸弹和美元最终打嬴这场阿富汗战争,美国在中亚其它一些地区却可能是一场失败,因为在这些民族构成复杂的穆斯林国家,战争必在失败者之中制造疯狂,而在“胜利者”之中制造不符合伊斯兰经典的“非道德化”。如果美国人不谨慎地以基督徒自居,那就更有火上浇油的危险。

        第四个错误是美国在战争中太依赖阿富汗北方联盟。卡纳特认为,在马苏德遇刺身亡后,北方联盟实际上已经变成一支不同种族和部落组成的群龙无首的军队,由几个军阀分别控制。这支散军目前仍然联合起来共同打击塔利班。但阿富汗民族构成的特殊性就在于,要想战后阿富汗有一个稳定的政局,不能没有普什图族的参政,甚至在很大程度上仍要依靠占人口多数的这一族群。而现在的情况是,普什图族有印象(甚至完全认为)美国在支持少数族攻打阿富汗有史以来的主体民族。因此,战争本身已经在阿富汗民族之间挑起一场“圣战”。


    中国新闻网 2001年11月19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