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医疗过程中院方有否过错?“110”为何没能制止暴行?有无黑恶势力介入?
    被逼抱尸游行示众 衡阳“凌辱医生案”调查

    曹勇

        
    身心遭到极大伤害的医生袁小平。曹勇摄

        事发   

        2002年5月11日凌晨4时半,湖南衡阳,南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下称附一院)急诊科。值班医生曾斌被一阵吵闹声惊醒,她发现一名老者在大厅里当胸将小护士薛永姣的衣领揪住,大声呵斥;值班医生袁小平被一个红衣女人死死揪住,打了一个耳光。

        大厅的过道上,大约二十多人紧紧向袁小平围拢,为首的几个人,颈上戴着柱形的金项链,手腕上缠着一圈铁链,铁链的一端环扣在大拇指上,高声嚷:“打死他,打死他!”

        曾斌意识到有人闹事来了,趁人不注意,径直朝医院大门口跑去,在保安室借了一个手机拨打110报警。

        一个手腕上缠有铁链的青年抱起护士站办公桌上盛有消毒液的大搪缸狠狠砸在袁小平的头上;紧接着一个更大的器皿击中袁的右耳,血流了出来。没等袁叫出声来,先前抓住薛永姣的老者抄起5个金属夹朝袁的头上猛击。外面不断有人进来殴打袁小平。

        事态愈演愈烈,最终酿成一场规模罕见的医患冲突,造成医生惨遭侮辱,此事迅速引起巨大反响。

        

        导火索

        3岁小孩尹麟的死亡是这场暴力行为发生的直接原因:

        当天半夜零点刚过,尹麟的父亲——衡阳市珠晖区酃湖乡大众村村民尹盛军和妻子黄叔珍带孩子来附一院急诊科就诊。尹麟咳嗽发烧已有两三天,此前曾在当地另外一家医院就诊过,但没见好转。

        尹盛军夫妇来时,袁小平正在休息室睡觉。护士薛永姣接待了他们夫妇,说要先给孩子量体温,由于薛的护士站没有体温计,只好由尹盛军夫妇带着孩子到另外的科室量了体温。这个过程用了半个小时,使尹盛军夫妇颇为不快。

        零时30分,袁小平被叫醒。据黄叔珍说,她拿孩子以前的病历给袁小平看,可袁“看都没看”就把病历推向一边,也没有对孩子进行检查,便马上叫护士给孩子“输氧、输液”。

        事后袁小平对记者解释说,他当时凭经验一眼就发现孩子病情危重,按照急救惯例,医生应该先对病人进行抢救再进行检查。

        而尹盛军夫妇一直认为孩子的病情不是很严重,因为护士量出尹麟的体温是38.3摄氏度,属中度发烧;孩子来时还在叫妈妈,还唱了歌。

        尹盛军对记者说,护士给孩子输液的时候,袁又回休息室睡觉去了,这使他们疑心袁对孩子的病情漠不关心。而袁事后辩解说,他当时并没有去睡觉,而是去看别的病人去了。

        薛永姣说给孩子输的是葡萄糖,但夫妇俩怀疑这是别的液体,黄叔珍说:“当时我问了很多遍,袁医生和护士都没有开口。”

        而袁小平认为当时忙着抢救病人,谁顾得上回答这个“很常识”的问题?

        记者很详细地调查了抢救的整个过程。据袁回忆,他们先后给尹麟使用了多种药物:输液后静脉推注了强心剂西地兰和利尿剂,肌肉注射了菲那根,又分别静脉推注了地塞米松、安茶碱。

        据了解,安茶碱的使用在医疗界存在一些争议,如果是儿童,剂量要注意,不慎可能导致病人死亡。但是因为它对抑制哮喘有很好的作用,在临床中还是被很多医生广泛使用,特别在抢救时更是常用。

        袁和薛相信他们的药物和操作程序都没有错误,因为“这里是正规医院,是湘南最好的医院之一,护士都经过了严格的培训”。

        护士对尹麟进行的最后一项抢救措施是在屁股上打了一针“安定”,在此之前,孩子出现了比较危急的状况。“安定”打下去后,黄叔珍看见孩子口吐白沫,两眼发直,便哭喊起来。尹盛军急忙催着护士叫来袁医生,袁给尹麟做了胸外按摩后,宣布孩子不行了。

        尹盛军夫妇对记者说,这个结果对他们来说犹如晴天霹雳,尹盛军当时就晕过去了,而黄叔珍两腿一软,抱着孩子哭喊着求袁医生“救救我的毛毛(孩子)吧”,而袁则生硬地将黄推开了。

        但袁认为这个情节纯属虚构,因为尹麟当时躺在病床上,怎么可能由黄抱着?

        凌晨2时刚过,医院给尹盛军夫妇下达了尹麟的死亡通知书。

        尹盛军用手机给他父亲尹吉国打了一个电话后,就带着妻子回家了。凌晨2时半,急诊科来了两个人,一个是尹盛军的叔叔尹吉久,一个是留分头拿公文包的人,此人后经当地警方调查,是尹盛军同村的村支部书记。

        “分头”出面交涉,提出要将死者未用完的药物予以保留。袁当时以人格作保答应了,并转告了值班护士。

        凌晨4时,尹盛军的父亲尹吉国和姐姐尹盛美、妻弟黄叔军等赶到急诊科,恰好看见护士薛永姣将插在尹麟身上的输液针管拔下,他们大怒,急声喝止。

        薛永姣事后解释说,她当时在作尸体料理,按照惯例,患者死亡后要进行常规料理,拔除身上所有的输液静脉通道。

        随同尹吉国一同前来的还有酃湖乡卫生院一位蔡姓院长,根据事后警方的调查,他来的目的是帮尹吉国父子查看尹麟的死亡原因。

        当蔡看到输液管已经拔下,药物已经封存起来,便两手一摊,说:“现场都已经破坏了,我看不出来了。”尹吉国听到这话以后,转身就抓住了薛永姣的衣领,而尹盛美则情绪激动地抓住了袁小平。

        尹吉国责问袁小平为什么要把药物换掉,袁急忙解释,说他们没有将药物换掉而是将它封存起来了。尹不信,要袁拿出一个解决办法来。袁说他已经通知了总值班,总值班打电话回来说,院长不在,他做不了主。

        尹吉国因此被激怒,当时就动了手。

        5时许,医院保卫科一位姓许的科长、医务科一位姓夏的副科长闻讯赶到现场,但也没能解决问题,因为“院领导不在”。

        

        “110”来了又走了

        许、夏二人来到后不久,衡阳市公安局石鼓分局110出警大队大队长刘新民接到市110指挥中心的命令,率一位姓周和姓毛的民警赶到了现场。

        此时袁小平已被打得浑身是血,他从尹吉国的控制下挣脱出来,向一位民警靠拢,并抓住该民警的手求救。袁的眼镜被打掉,眼睛又被消毒液灼伤,不能仔细看清楚该警察的五官,只依稀记得他是个中年人,穿着警服,个头偏矮体型偏胖。

        令袁惊骇的是,该警官竟然对他的求助无动于衷,不但没有制止打人者行凶,反而和一个打人者一起将袁抓住该警官的右手掰开。

        据当时目击了事情经过的一些医生和病人家属说,他们看见那名警官还和打人者中一名个子矮矮的、穿黑色夹克留平头的人握了手,那人脖子上戴着柱形金项链,腋下夹着一个公文包,看起来是那群打人者的头头。

        5月16日下午,衡阳市110指挥中心一位姓李的主任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根据他们的调查,110指挥中心是在凌晨5时44分接到一个医生报警的,1分钟后,该中心通知了石鼓分局出警,5时55分,该中心接到三位民警在现场的反馈信息,说并没有发生打架斗殴,双方比较平静,看来是一起医疗纠纷,不属于110管辖的责任范围,请示是否离开现场。调查显示,三位警官从出警到离开现场一共只有10分钟的时间。

        事后三名警官在接受调查时谁也不承认和打人者握了手,但石鼓分局一位副局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跟警官握手的那人是大众村的一位村支部书记。该局长没有向记者透露村支部书记和握手那名警官的姓名。

        三位警官离开后,袁小平被尹吉国等人拖进急诊科内科诊室。在袁用自来水冲洗眼睛的时候,拳头像雨点一样落在袁的背上。袁小平说,赶回医院的尹盛军当时掐住他的脖子,问袁“想选择怎么死、什么时候死”。

        袁小平在昏昏沉沉中感到自己的上衣被剥掉,耳边只听见有人喊“打”,几名年轻人将他踢倒在地,拳脚纷纷落在他身上。目击者看到,黄叔军用手缠铁链的拳头朝袁后颈猛击,后经证实,此击导致袁的颅底骨折、颈椎错位。

        护士薛永姣、刘新虹流着眼泪目睹了这一切,她们用拳头捂住嘴巴,不敢哭出声来。

        

        抱尸游行示众

        早上6时多,一些病人和医生陆陆续续来到医院,他们吃惊地看见,袁只穿着裤衩,裸露着上身和大腿,赤着双脚,双手抱着一个小孩的尸体在医院的楼群之间来回游走。

        袁的身后跟着神色不善的一群人,他们强迫袁走一步叫一声“是我一针打死了小孩”。有一个人拿着棍子,袁走一步,那人就在他的腿上打一棍子,还不时强迫他跪下来。

        袁说,当时他神志不清,恍恍惚惚,身上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只是内心深处有一种撕心裂肺的耻辱感。

        这样的情景一直持续到上午9时多,很多医生见证了这个场面,急诊科护士长黄春莲告诉记者,她一进医院就看见几个人在“噼噼啪啪”地打袁医生的耳光,她说,这个时候她看见的袁医生已经不是平常那个温文尔雅的副教授和主任医师了,他脸上红肿,血迹和灰尘混在一块,不像个人样了。黄说,她当时就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一些病人和家属看到这一幕也感到心酸,有人听到一位老年患者流着眼泪不停说:“造孽呀,这简直是在造孽呀!”

        袁小平事后回忆说,打人者逼他抱着尸体去找院长,他不肯,引来了他们更加猛烈的打骂。

        一些病人和医生看不过,说了一些劝解的话,也挨了打骂。40多岁的黄春莲因为说了一句“有话好好讲,为什么要打人”,被一个手缠铁链的人追上打了十几个耳光,黄说,她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一个受人尊敬的护士长,却被一个和她儿子年龄一样大的人打耳光,那种痛心和耻辱,没有任何语言能够表述。

        上午8时多,上班的医生越来越多,打人者似乎打红了眼,开始对其他的医生进行攻击。急诊科大楼的所有门道都被打人者封锁,急诊外科医生戴小明、B超室主任丁振东、护士长黄春莲、刘卫星以及外科医生刘志文被关在急诊科大楼里,打人者用铁链、棍棒、医疗器械对医生们一阵猛打,结果刘志文的鼻梁骨被打断,其他人也受了轻重不同的伤。

        事后经过调查,当天一共有十几名医生被打伤。 

        

        “110”为何不出警

        袁小平的惨状激起医生们的愤怒,为袁小平站出来的医生越来越多。医生们事后告诉记者,作为同事和同行,袁小平受到的伤害和屈辱他们感同身受。

        但是医生们发现,打人者一方的人数也越来越多,旁观者听见那些手缠铁链的人不停地打电话:“快把兄弟们都叫来”。到8时半左右,打人者的人数不断增加,人们看到附一院的门口不断有一些年轻人从出租车和面包车跳下,其中一些人手里拿着棍棒或者刀具。综合众多医生提供的情况,到最多时,打人者人数超过了100名。

        医生们对记者说,让他们不解的是警方接警后没有制止打人者的暴行。

        很多医生指证,从石鼓公安分局110巡警走后一直到8时许,他们不停地在打110报警,但是却没有人看见110巡警再来过。

        急诊科主任黄芳顺说,他连续五次用手机打110报警,而当时的接警员一听是附一院医生求助就把电话挂了。

        护士长黄春莲说,7时20分,她在急诊化验室拨打110报警,接警员说,110巡警已经到过你们医院一次了,你们医院领导一个都没有出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黄在电话中很着急地说,“我们的医生马上要被打死了”,而接警员只说了一声“叫你们院领导打电话过来”,就把电话挂了。

        黄此后又连打三次,都是这样的情形。黄说自己当时有一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绝望感,“我们的袁医生只有被打死了!”

        衡阳市110指挥中心事后向记者提供了一份当时的接警记录,除了5时44分接到的报警电话外,记录上面只有3个报警电话,一个是7时46分附一院值班室号码为8279288的电话打来的,说有人打伤医生,请求援助,当时接警员是小金,她于7时47分通知了青山街派出所,所里回报,有三个所领导已带了三个民警到医院去了。第二个是8时32分,附一院党委书记王秀娥打电话报警,接警员小刘告诉她,青山街派出所的民警已经在现场。第三个是8时40分,接到报警后,指挥中心通知了衡阳市公安局110出警大队。

        该中心一位负责人在记者的追问下承认,在7时46分到8时40分之间有一些报警电话打进来,“但因为是重复报警,所以我们没有把它算在报警电话内”。该负责人不承认在5时44分到7时46分之间有过报警电话,当记者要求调出当天的接警电话记录时,该负责人称存放在软盘中的记录已经被接警员小刘删除。

        有人看见,青山街派出所的民警到了附一院后,并没有阻止打人者的暴力行为,而是在一旁袖手旁观;而8时40分,衡阳市公安局110出警大队12名干警到达现场后,也没有对打人者的暴力行为加以阻止。

        对此,市公安局110出警大队副大队长易波感到委屈,他说,他们赶到现场时,打人的场面已接近尾声,没有可以制止的对象;他们是当“出气包”去的,因为愤怒的人们用矿泉水和小石头砸他们,还将他们的汽车轮胎扎破,三名警察因此而受到轻伤。

        9时半左右,百余名忍无可忍的医生和南华大学在医院实习的50多名学生自发组织起来对抗打人者,他们乘其不备,将袁抢到办公楼保护起来,并组成人墙,挡住打人者。这时,众多的警察们就挤在办公楼的三楼。

        5月17日上午,负责调查此次暴力事件的衡阳市政法委稳定办一位负责人在被记者问及“为什么会出现前后几批警察到达现场后,竟然连一个当事人也没有带回、一份询问笔录也没有的大反常情的情形”时,该负责人解释说,根据他们掌握的情况,这是一起医疗纠纷,理应由院方和患者之间自行解决。记者问,流血事件属于医疗纠纷还是治安问题?该负责人没有回答。

        除了对警方的不满之外,令附一院医生们伤心的是,在袁小平被殴打、凌辱的整个过程中,虽经医生们多次打电话反映,但没有一个院领导出面。一位医生说,7时40分左右,他看见那些人一边打袁医生的耳光一边说,“叫你们院长来!你们院长不出来,就是不把你们医生当回事”,“我打他就是打你们院长”,他为自己身为一个附一院的医生而难过。

        上午10时之后,群情激愤的医生们越聚越多,他们将尹家亲属堵在办公楼上。此时,50名防暴警察开进医院,局面得到控制。“平头”和打人者离开。

        

        尴尬的协调会

        当天下午2时,衡阳市政府两位副秘书长率政府办、政法、公安等部门赶到附一院,组织尹家亲属和院方谈判,并对医生们进行安抚。

        大约上千名医院职工参加了这次协调会,一位医生说,医院综合楼会议室内外挤满了前来讨个说法的医生们,“连过道和楼梯口都没有一丝缝隙”。

        当一位副秘书长宣布“医院对患者抢救不彻底,负有责任,应该赔礼道歉”时,引起全体医生的不满,台下一片嘘声。

        一位医生当即上台质问,为什么110不接警、出警不力?为什么110巡警要和打人者握手?

        据说当时那位副秘书长一句话也不答,神情颇为尴尬。

        接下来的场面一片混乱,医生们纷纷上台抢过话筒发出质问,这起殴打、凌辱医生的案例全国罕见,为什么得不到制止?医生的生命安全从何得到保证?

        当天晚上7时,衡阳市市长贺仁雨委托副市长王宏赶到附一院,向聚集在办公楼门前的医务人员公开宣布:该起事件是一起由医患纠纷引发的殴打、侮辱医务人员、破坏医院正常秩序的严重违法事件,市政府责成公安机关组织专案组立案侦查,以最快速度将触犯刑律的犯罪嫌疑人缉拿归案。

        王宏还宣布,市政府负责调查处理医务人员反映的公务人员失职和不作为行为。王宏的讲话起到了一定作用,医生们渐渐散去,事态平息下来。

        目前,衡阳市由政法委牵头,成立了一个专案小组,包括市110指挥中心、石鼓区公安分局、青山街派出所的一些相关警察正在接受调查;同时,市卫生局也组织力量正在对尹麟的死亡进行医疗事故鉴定。

        

        关于黑恶势力插手医疗纠纷的民间说法

        袁小平事件在衡阳传开后,引起轩然大波。人们纷纷猜测,“平头”一伙是谁?他们是什么身份?他们为什么会参与殴打和凌辱袁小平医生?

        几乎所有的医生都认为,“平头”一伙是“黑道中人”,他们殴打、凌辱袁小平医生的真正目的是为了逼迫医院让步赔钱,谋取经济利益。

        记者从石鼓区公安分局了解到,该局于5月15日刑拘了尹吉国、尹盛美、黄叔军三人,打人者均系尹家亲属。该局一位副局长对记者说,经过调查,5月11日动手的尹家亲属一共有十几人。但记者向该副局长核实每个成员的具体姓名时,除了尹吉国兄弟、尹盛军夫妇和尹盛美、黄叔军6人外,该副局长再提供不出其余“亲属”的姓名。该副局长还说,尹家亲属“没有承认那些手缠铁链、颈戴金项链者及其手下人是他们请来的,也并不认识他们”。

        5月18日至21日,经过曲折的关系,记者成功地取得了一名与当地黑恶势力有关系、化名为阿三的“喽罗”的信任,阿三透露,殴打和侮辱袁小平的大多数人属于当地的“江东帮”。阿三和该帮几个“喽罗”是朋友,那天动手时他的几个朋友都参与了。

        阿三不太清楚尹吉国等人和“江东帮”有何瓜葛,但他说,“江东帮”那天参与动手的人是尹家请来的,以尹盛军“表兄弟”的身份出面,帮尹家“出一口气”,并负责向附一院索要巨额赔偿。

        一位目击者说,上午8时多他看见尹家人拿出一些香烟给“平头”,说这烟多少钱一包,拿去给兄弟们分了吧;又从包里拿出厚厚一叠百元大钞,说先把这些钱拿去吧,不够我那里还有两万。

        阿三认得这帮动手的帮众是该帮一个绰号叫“尿罐”的人的手下,“尿罐”在帮中地位较高,但那天他并不在现场。

        据当地人说,“江东帮”是衡阳目前比较能“混”的帮派,其“大本营”就在酃湖乡大众村一带。“江东帮”插手医疗纠纷已有相当历史,早在1999年,一个厂长的亲戚死在当地“四一五”医院,其亲属请了一批人打砸医院,“尿罐”那批人也在其中,后来该医院赔了一大笔钱。

        阿三说,插手医疗纠纷是目前衡阳黑恶势力一项新的敛财“业务”,一般来说,黑恶势力插手的方式比较简单,就是以武力作后盾,打砸医院,迫使医院就范。而黑恶势力一般都能得手,因为很多医院怕事,再加上一些职能部门的人睁只眼闭只眼。在附一院,只要患方一闹,每次医疗纠纷医院都赔钱。

        到底有哪些黑帮成员参与这次医患冲突,还有待于警方进一步的调查。


    来源:《南方周末》 2002年5月23日
    (责任编辑:周贺)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