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暗访文化市场之网吧
    血腥色情肆意流毒 记者探访地下网吧
    未成年人与成年人毗邻而坐
        

        打开浏览记录,一张恐怖照片赫然出现在记者面前。在新港路“伊时代”网吧里,人们对此见怪不怪。 

        “如果深夜里感到百无聊赖,到网吧上网就可以打发时光。”这是一位网民对在网吧上网的“体会”和“评价”。互联网发展到今天,网吧提供的上网服务居然让人可以忘记互联网的其他功能,这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昨、前两晚,记者到广州市内的一些网吧进行了暗访。

        据警方统计的数据,广东省开业的网吧有3000家左右,而手续齐全、允许营业的只有360家。在广州市不少不起眼的角落里,存在着许多地下非法网吧。由于前段时间有关部门统一整顿过,大部分网吧已经关闭或停业,因此想在市内找到网吧并不是很容易。不过在网吧附近的一些铁杆网民带路下,记者还是发现了一些公开或不公开的网吧。

        让记者感到震惊的是,不忍目睹的血腥照片,极具色情挑逗的语言屡见不鲜。而玩着电子游戏的小孩与正在浏览色情网站的成人毗邻而坐。

        惊见恐怖照片

        时间:18日19:00至21:00

        地点:新港路“伊时代”网吧

        记者在IE浏览器的历史记录里打开一个“bb77.COM”的网站,点击其中一个窗口,一张血腥的恐怖图片跃了出来。

        在中山大学东门外的新港路上,有一家“伊时代”网吧。晚上7时左右,记者在一位学生的指点下来到了“伊时代”,这位学生说,前段时间“伊时代”几个字有彩灯装饰,很显眼,现在被拆掉了。这家网吧位于临街商铺的二楼。上得楼来,记者环顾四周,却未在该网吧的营业场所看到有关证照。见有客人来了,服务小姐上前招呼我们,并借着幽暗的灯光将我们带到电脑前。据观察,这家网吧有30多台电脑,我们进来后里面刚好坐满人。

        打开电脑前,我们问管理人员:“可以上些什么网站?”一位女管理员说:“只要你知道网址,什么网都可以。”我们说这么多网站不知道上哪个好,管理员随即来到我们的电脑前,在电脑IE浏览器的网址栏输入了“hao123.com”,果然,在这个网站大全里有“只要想上都可以上”的网站,其中不乏“明星写真”之类的成人网站。

        在管理员离开之前,记者在IE浏览器的历史记录里打开一个“bb77.COM”的网站,点击其中一个窗口,一张血腥的恐怖图片跃了出来,但是管理人员并不理会,将计时卡插在我们的电脑上便走了。其间记者观察了在这里上网的人,未发现未成年人。

        

        风声紧网吧转移

        时间:18日22:00至19日0:30

        地点:下渡路“露水网吧”

        老板说鹭江有一家“伊妹儿”,他可以介绍我们到那里去。据称“伊妹儿”也是他开的,因为下渡路这段时间查得紧,生意基本转到那边去做了。

        一位经常光顾网吧的中大学生告诉记者,以前中大后门的下渡路有十几家网吧,只要走出后门就会有人举着网吧的牌子招揽生意,现在下渡路的网吧都关了,除非是熟客,一般人是找不到哪里有网吧的。

        记者来到中大后门的下渡路,果然见不到一家网吧。但在一家士多的门口,记者见到这家店子的里间地上放着一个写着“露水网吧”字样的灯箱,我们上前问老板是否可以上网,老板说没有位子了,要在外面等一下。

        我们借口上一下洗手间来到士多里间的一个房间,只见这个十几平方米的房间里沿墙摆放着10台电脑,每一台电脑前都坐着人,看上去都是学生模样。厕所就在旁边,拉着帘子,偶尔会有厕所的味道冲进屋子里来,但上网的人根本不理会这些。据观察,这些上网的人大多在聊OICQ,而且聊得很投入。我们见正在机上的人一时还没有下机的打算,便问老板附近还有哪家网吧还开,老板没有回答,只是说在鹭江有一家“伊妹儿”,如果等不及了他可以介绍我们到那里去。据称“伊妹儿”也是他开的,因为下渡路这段时间查得紧,生意基本转到那边去做了。

        记者来到鹭江,在鹭江邮电所附近见到了三家没有名称的网吧。据旁人称,这几家网吧好像都是从下渡路转过来的。到记者12点半左右离开时,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排队等候上网的人。

        铁闸门障人耳目   时间:18日15:00至16:30   地点:陈田村某“电脑培训部”

        坐在记者左边的一男子正在上一个黄色网站,他转过来飞快地在记者的键盘上输了一个网址,点进去之后尽是一些不堪入目的画面。

        8月18日下午3时,记者来到广州外语外贸大学,正在张望时,迎面走来一名穿着拖鞋的大学生,记者上前打听网吧,他说他也正在找地方上网。这名大三的学生提前回校,几天前还在附近见着不少网吧,他也纳闷怎么突然一下子都不开了。不过他说,对面陈田村也有不少网吧。记者跟着他走进陈田村四社的巷子,一个挂着电脑培训部牌子的商铺铁闸门紧闭,记者透过拉闸上的小孔向里看,发现里面摆着几十台电脑,几个人正在摆弄机器。他告诉我们,“就是这里了。”说罢一推拉闸上的小门,门开了,记者猫着腰跟进去,发现里边果然另有一番天地。

        只见里边密密麻麻地排列了37台电脑,有20几台前都坐着人,房子里只有几台吊在墙上的风扇在转,屋子里空气很混浊。记者在一台电脑前坐下,环视四周上网的人,大多是青春面孔。记者发现坐在左边的一男子正在上一个黄色网站,便凑头过去问他知不知道一些比较“刺激”的网站,他转过来飞快地在记者的机上输了一个网址,点进去之后尽是一些不堪入目的画面。记者打开电脑的历史记录,随便翻看了一些曾有人到过的网址,发现里面的内容更“猛”,而且点开的窗口自动弹出更多的窗口,里面的语言和画面极为挑逗和色情。坐在记者右边的有五六个十岁左右的孩子,他们正在专心围着一部电脑打游戏。4时30分左右,记者离开,在这个地方,一直没有发现任何证照。

        标语牌全然虚设   时间:17日23:30至18日2:00   地点:暨南花园某网吧、石牌东某网吧   记者注意到墙上贴着“禁止登录黄色色情网站”字样的标语,便指着问,能否上一些“外国网站”,老板反问“外面那么多卖‘咸’碟的有没有被抓呢?”

        8月17日,记者在暨南大学暨南花园发现许多写着“网吧”字样的路牌,沿着指示牌觅路而行,在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了网吧。其时已经是晚上11点半了,但网吧里竟然坐满了人。老板说现在是周末,高峰期才刚开始,让记者先到外面坐一下,说是马上就有人下了,记者发现外面的椅子上已经坐了三四个人。记者装作不经意地跟老板聊了起来,了解到这里一般开到凌晨2点,通宵的网吧只有石牌东才有。记者注意到墙上贴着“禁止登录黄色色情网站”字样的标语,便指着问老板,究竟这里可不可以上一些“外国网站”,老板反问“外面那么多卖‘咸’碟的有没有被抓呢?”

        记者随即赶到附近的石牌东,经过几番曲折的打听,终于在一间小饭店的后面的二楼找到了一间网吧,推开灰黑的小木门,这简直像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地方不大,大功率的日光灯异常耀眼,大吊扇呼啦呼啦大声地转着,人和电脑发出了震天的噪声,发酸的汗味和刺鼻的烟味混合在一起。

        记者从网吧负责人处了解到,这里前一段时间整顿过,现在能够继续经营的网吧已经不多了,所以他这里生意还是不错的。据悉,这里面有十几个都是通宵夜战的常客,附近有许多小吃店,肚子饿了,可以订餐。

         


    《南方都市报》 2001年8月20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