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生死七天七夜——记者亲历盗墓全过程
        

        遇到盗墓头子黑哥

        

        记者来到素有13朝古都之称的西安市进行暗访,由于其周边地区咸阳等地方集中了我国数以百计的古代君主墓葬,文物贩子比较集中。在当地有名的文物集散地——西安古玩市场,记者开始假扮文物贩子打探行情。然而转了一上午,却没有发现几件真货,正准备离开时,一位带眼镜的人凑上来问要真货吗?看他也像一个“业内”人士,记者于是将计就计。

        

        此人决定带记者到当地有名的盗墓村———鸭沟走一遭。他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由于鸭沟紧靠咸阳,当地的男子大多以盗墓为生,由于近几年上面对盗墓打的特别厉害,村里的大多数男人跑的跑,抓的抓,只剩下老婆和孩子,所以当地又叫寡妇村。看到村里又有新的买主到来,盗墓分子们开始闻风而动。为了套近乎,记者决定请他们吃一顿丰盛的晚餐。为防止引起盗墓分子的怀疑,在他们的要求下,记者不得不暂时交出了随身携带的通讯工具,与外界的联系也就由此中断。

        

        晚餐上,“眼镜”介绍了一个叫黑哥的人。记者问黑哥有没有鲜货?他答:有。

        

        黑哥是当地黑道上有名的人物,他所说的鲜货居然是指那些埋在墓中目前尚未出土的文物,要想取得这些鲜货,办法只有一个:挖古墓。他说:“我才探了一个墓,把点都弄好了,踩点放炮,炮一放东西是你的。”

        

        黑哥吹嘘,他干盗墓这个行当已经七八年了,是个老江湖,可以说经他踩过的点儿个个都是八九不离十,这个点儿如果我们不要,他们就再找其他买主。看来这个墓已是在劫难逃。为使国家文物不流失,记者在与外界失去联系的情况下,随即决定跟踪偷拍他们盗墓的全过程,以便记录罪证并伺机保护文物。

        

         到踩好的点熟悉情况

        

        听到记者要和他们一起前去盗墓,黑哥开始死活不答应。记者软硬兼施,威胁说如果不亲眼看着出货,宁肯不要,因为害怕调包。看记者十分坚决,黑哥终于答应下来。

        

        第二天上午,黑哥决定带记者去踩好的点。他说踩点是件很麻烦的事,干这行的一般都选择在麦子和玉米长起来的夏季和秋季,周围有遮掩物好隐藏,安全性能好。现在踩点困难一些,因为麦子绿的时候,如果用水浇地,有墓穴的麦田就会被水冲陷下去,容易发现。而现在麦子已经到了不用再浇水的收获季节,踩点就只能凭经验和麦田里原有的裂缝来判断。

        

        踩好的点在咸阳原上,咸阳原位于陕西省西安市西北,南北跨度10公里,东西近80公里,地势西高东低,是古代帝王陵墓的集中之地。西汉时期的十一代君主有九代君主的陵墓都坐落在这里。长陵刘邦墓就位于这九座汉陵中的最北端,黑哥踩好的这个点儿正好属于刘邦墓的范围。为了能尽快出货,盗墓者在当天下午又秘密商议一番,定好了晚上去几个人,谁负责放风,谁打炮眼,包干到人,责任明确。

        

        一切布置停当,接下来的工序就是准备探墓专用的洛阳铲和用来炸墓的炸药,在准备的过程中,记者了解到这种现在已成为国家文物发掘专用的洛阳铲,刚开始时竟是盗墓分子为盗墓而专门设计的,而配置用来炸墓的炸药则更为简单,以至于当地的小孩都知道它是用硝铵化肥、锯末和柴油熬制而成的。

        

        半夜开始盗墓 

        

        整整一天时间,黑哥他们终于把所有该准备的都准备齐了,只等晚上的统一行动。黑哥告诉记者,目前干他们这一行的一般只选择亲戚或朋友,因为以前有的盗墓者为了独吞刚刚出土的文物,将还在墓室中的人活活打死,所以为减少被同行火并的危险和便于分赃,现在他们盗墓一般只有两、三个人,而且大多是亲戚朋友。

        

        大约11点,大家借着微弱的月光,沿着高低不平的土路摸黑上路了,两边是四五十米深的陡峭深沟。就这样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白天踩好点的地方。

        

        炸开表层的土后,盗墓者经过两个晚上的挖掘,很快就挖到了8米多深。黑哥讲按照以往的经验,到了该出货的时候了,为了抢拍下出货的镜头,记者决定与盗墓者一起下到八九米深的墓穴里。由于洞口太小,只能容纳一人通过,记者下去的时候,撞得两边的泥土哗哗直掉。好不容易到了下面,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发生了,黑哥突然对记者用来装偷拍机的手提包产生了怀疑。

        

        黑哥:你那个包干什么的?

        

        记者:嗯,检测文物的。

        

        由于紧张,记者的回答不免有些心虚和打结,现在回想起来,假如黑哥他们当时发现了记者的真实身份,结果只能是被他们埋在这个刚刚挖出的墓穴里活活地闷死。

        

        在盗墓的整个过程中,由于下面空气流动不畅,墓穴里氧气不足,大家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加之墓穴壁上不停掉落的沙土,使整个墓穴里显得更加阴森可怕,记者身上也是冷汗直冒。因为在前几天,就有两个盗墓分子在盗墓时被塌方的泥土活活闷死在里面。

        

        “这么深啊,这东西他妈的,还不好出,是吗?”

        

        正在黑哥抱怨的时候,他的手忽然碰到了一个硬东西,出货了!他说,“这是啥东西,光剩个盖盖了。”紧接着又有一件文物出土。有人说,“这是一个动物,是一只鸭子,挺值钱的。”

        

        这次盗墓,一共挖出13件西汉文物,有西汉的猫头鹰动物陶俑、将军铜印、棉袍俑、陶鸭、屯粮仓、盛水罐等等,距今都有2000多年历史。经过4个多小时的挖掘,盗墓者个个气喘吁吁。

        

        差点没能保下文物

        

        来到地面,已是凌晨3点半,大家连盗墓洞都来不及填埋,就匆匆忙忙地回到了黑哥的家里。看着这13件刚刚盗得的西汉文物,黑哥他们都很兴奋。为了不让这批文物流失,记者决定先买下。

        

        到凌晨4点多,谈好了价钱,13件西汉文物总共才1.5万元。由于记者随身没有带这么多钱,只好商量能否改日再来取货。为了尽快将货物出手,盗墓分子满口答应,但条件是他必须派人跟着,以防记者报案。

        

        在盗墓分子的监督下,记者在西安好不容易才凑齐了买文物的钱。然而当记者两天后再次来到黑哥家要买走文物时,不想事情却出现了变化。黑哥翻脸不认人,怎么讲也不按原来的那个价钱卖。费了好大周折,终于做通工作,最后以1.4万元成交。

        

        第二天,记者就来到陕西省文物局报案。经专家鉴定,这些文物确系西汉时期的文物,距今已有2000多年。陕西省公安厅刑警总队闻讯前往抓捕,然而由于黑哥等人听到了风声,当时只抓到了其他两名参与盗墓的犯罪嫌疑人。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像这样的盗墓案在陕西咸阳比比皆是,有的地方一夜之间甚至会同时出现七八个不同的盗墓坑。由此可见陕西盗墓现象的猖獗。

        

        最后记者按照《经济半小时》栏目的指示,将这批文物无偿捐给了陕西省文物局。

        

        附:陕西今年以来发生的文物偷盗大案

        1月4日凌晨,吴镇县文管办被盗宋代释迦牟尼铜像一尊,明清小瓷壶、鼻烟壶各一个;

        

        2月8日凌晨,韩城市被盗清朝木质烛台、神龛等文物共四件;

        

        3月31日,三原县博物馆被盗未遂;

        

        4月17日,麟游县文物库被盗未遂;

        

        5月11日晚,麟游县石谷峡石窟东一石刻造像头被盗。 


    《今日早报》 2001年8月20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