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沾老爸的光 干丢脸的事
    总统家不争气的儿子们

    本报记者 吴薇

        
    金弘杰

      金大中被儿子害苦了

        近日,正当韩国全力进行世界杯的准备工作时,总统金大中却为儿子的事头痛不已。5月18日,金大中的三儿子金弘杰因涉嫌受贿被汉城地方检察厅拘捕。据检察机关调查,金弘杰在去年4月至7月间,收受了“TPI”体育彩票公司的6.6万股股票,同时收受了该彩票公司下属3家公司的4.8万股股票,价值13.44亿韩元(1340韩元合1美元)。此外,金弘杰还收受了一家建筑公司的2亿韩元。金弘杰在接受检察机关传讯时已承认其中部分事实。

        金弘杰在美国的奢侈生活也饱受批评。大国家党议员出示了金弘杰在洛杉矶的银行转账记录,显示他在去年3月至6月间共用了23万多美元,对一个学生而言,这样的消费实在惊人。目前正担任“金大中和平基金会”会长的金大中次子金弘业也被指控与一个朋友“有可疑的金融交易”。

        5年前还在猛烈抨击前总统金泳三之子涉嫌受贿的金大中,这回可犯了难。5月6日,他发表了对公众的道歉声明。在声明中,他说:“对我的儿子和身边官员犯下的错误,我无法用语言描述自己的歉意……我和妻子每天都生活在苦恼中。”同时,他宣布退出新千年民主党,以免自家丑闻连累了他一手创建的政党。

        “太子”是企业主的首选目标

        此事不禁让人想起了5年前的“金泳三儿子受贿案”。1997年韩国爆发了历史上最大的金融舞弊案“韩宝事件”,金贤哲成为韩国历史上第一位被捕的现任总统之子,这几乎断送了金泳三在政坛长达40年的奋斗成果。

        除了金弘杰和金贤哲外,韩国第一家庭第二代还出了不少败家子,像朴正熙的独子因吸毒五度入狱,卢泰愚的女儿因携带19万美元现金入境美国,在1993年被美国法院判缓刑。应该说,这些现象的发生与韩国的政治和经济是密切相关的。韩国实行三权分立制度,总统对政府的重要决策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为了使自己的企业获得更多便利,不少商家纷纷贿赂政府高层,而总统的孩子们由于特殊的地位,可以办成连很多高级官员都办不成的事,且拥有强大的保护伞,自然就成了企业主们的首选目标。

        为了钱可以不择手段

        印尼的情况与韩国类似。在长达30多年的总统任期内,苏哈托营造了一个与自己意志完全一致的政治体制,以及以苏哈托家族商业为核心的经济体制。

        苏哈托的小儿子托米没什么政治野心,但却极为爱钱。1997年,他在与印尼国家后勤事务管理局进行交易中严重贪污,给印尼造成954亿印尼盾(8400印尼盾合1美元)的经济损失。苏哈托1998年下台后,托米失去了保护伞,其罪行逐步被揭露出来。2000年底,卡塔萨斯米塔法官判处托米18个月监禁,此时托米突然神秘失踪,该法官不久被枪杀。在逍遥法外一年多后,托米于去年11月底落网。今年3月,印尼法院开始审理托米涉嫌谋杀和窝藏武器案,如果罪名成立,他将被判处死刑。

        没有朋友只有保镖

        当然,对某些第一家庭的子女而言,经济利益固然重要,政治权力更加值得追求。由于他们生长的特殊环境,身边围绕的总是一群对他们阿谀奉承、惟命是从的保镖和官员,结果养成了他们暴躁残忍的性格,总以为有了老子的庇护,自己干什么都不用顾忌。

        伊拉克总统萨达姆的大儿子乌代就是这么一个人。他性格暴躁,手段残忍,经常干出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来。据说他经常别着一支金手枪,驾驶着豪华跑车招摇过市,见到中意的女性就要弄到手。一次,乌代在巴格达一家夜总会公然追求一名军官的妻子,这名军官出面制止竟被他当场开枪打死。他受命组建了“萨达姆敢死队”,并担任一系列重要职务,可谓权倾一时。但报应很快就来了,1996年乌代在大街上遇刺,身负重伤,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左腿基本残废。据说开枪刺杀他的人,正是坐在他身边的金发女郎。几年前叛逃的伊拉克前国脚沙拉曾透露,他的队友都曾因输球而受到肉体上的折磨,而下令实施酷刑的正是担任足协主席的乌代。鉴于乌代恶行不断,萨达姆逐渐对二儿子库赛寄予了更大希望。但乌代不甘心,于是利用自己所掌握的媒体,将批评的矛头直接指向库赛领导的安全部队。

        南联盟前总统米洛舍维奇的儿子马尔科的情况与乌代有些相似,他开了一家巴尔干地区最大的名为“麦当娜”的夜总会。他的脾气也相当暴躁,为了权力可以不择手段。2001年,他因威胁一名政治活动家而受到指控。

        “我的堕落是父亲造成的”

        像乌代、托米这些人,他们有许多共同的特点,都喜欢开快车,喜欢通过不正当手段取得经济利益,喜欢追求漂亮女人。在这些方面,法国已故总统密特朗的儿子让—克里斯托弗·密特朗与他们没什么不同。但小密特朗同时也坚持认为,自己的堕落正是父亲一手造成的。

        2000年,小密特朗因收受某公司总数达1300万法郎(合180万美元)的贿赂,被法国警方拘捕。2001年1月被保释后,小密特朗出版了《破碎了的记忆》一书,披露了鲜为人知的密特朗在家中的生活,描写了一对“冷若冰霜、陌生的父母”:“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被他们送到了寄宿学校学习,我们是一个没有互相亲吻的家庭,我的童年在我的心灵中留下的只有伤痕。”长大后,小密特朗对政治不感兴趣,这使父亲极为失望,对他更加冷淡。为了避开政治圈的生活,他跑到法新社当上了驻非洲记者。但父亲当上总统后,他又受到家庭的压力。无奈之下,小密特朗只好投奔父亲,出任总统非洲事务顾问,与非洲上层人物编织起了密密麻麻的关系网,为日后被捕种下了祸根。

        密特朗临终前,终于意识到了自己权力的上升给儿子带来的困境。“请宽恕我,我给你造成了许多伤害。”小密特朗在书中引述了父亲临终前对他说的这番话。▲

        《环球时报》 (2002年05月20日第五版)  


    托米·苏哈托
    乌代·侯赛因
    马尔科·米洛舍维奇
    让—克里斯托弗·密特朗
    (责任编辑:王京)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