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网络语言的位置

    商务印书馆汉语编辑室主任 周洪波

        

        如今在网上,如果你称漂亮姑娘为美女,那就太“老外”了,网上美女称“美眉”。如果有人喊你JJ,你也千万别误会,它是一个充满温情的称谓———姐姐。网上的“斑竹”也早已和竹子没了关系,它指的是“版主”,即BBS的管理员。“大虾”也不是餐桌上的油焖大虾,而是指“大侠”,也就是网络高手。此外,当你伤心时,你可以给对方传去“5555”(呜呜呜呜)的哭声;当你生气时,也可以来句“7456”(气死我了);当屏幕上突然跃出一个“886”(拜拜了)时,你就不得不终止和这个网友的交谈……对于这种现象,反对者有之,赞同者有之,但大多数的网民却并不在乎人们怎么说而一如既往地用之。 

        网络进入中国不过短短几年时间,发展势头却相当惊人。据不久前结束的“首届中国网络媒体论坛”透露,目前我国因特网用户数量已近3000万人。随着网络交流的普及,网络语言这种新的语言现象也就迅速发展了。 

        一、网络语言具有生动风趣、简洁省事、人情味儿浓、个性化强的特点

        网络语言是利用电子计算机在网络交际领域中使用的语言形式。它与一般日常生活的交际活动有密切联系,又有明显区别。从不太严格的意义上划分,广义的网络语言大体上可以分为三类:一是与网络有关的专业术语,如鼠标、硬件、软件、病毒、宽带、登陆、在线、聊天室、局域网、防火墙、浏览器等。二是与网络有关的特别用语,如网民、网吧、触网、黑客、短信息、第四媒体、基准网民、电子商务、政府上网、虚拟空间、注意力经济、中国概念股、信息高速公路等。三是网民在聊天室和BBS上的常用词语和符号,如美眉、大虾、斑竹、恐龙、菜鸟、公鸡、酒屋、东东、酱紫、瘟都死等。狭义的网络语言仅指第三类,尽管这类词语和符号在整个网络语言中所占的比例很小,但争议较大,其中有的是谐音词语,如“美眉”,只是将原有词语“妹妹”的读音稍加改变而已;有的是外来词语,如“调制解调器”俗称“猫”,而“猫”又是英文M od em的音译;有的是缩略词语,如BBS是英文Bu lle tin Boa rd Sy s tem(电子公告牌系统)的缩略,JJ是汉语拼音JIEJIE(姐姐)的缩略。还有的是符号词语,如用键盘上的不同键可以组合出许多表情符号;心情不好时,可选出横眉竖目的脸谱发过去;心情好时,又可选择哈 

        哈大笑的卡通形象。从这种意义上说,符号词语是把有声语言中的体态语创造性地运用到了网络语言中,属于副语言的范畴。不难看出,狭义的网络语言具有生动风趣、简洁省事、人情味浓、个性化色彩强等特点。 

        二、网络语言是语言多样化的体现

        首先,网络语言是一种特殊的群体用语,它能满足网民交际的需要。 

        据有关机构调查,我国网民结构以青年人为主,平均年龄27岁左右。学历多在大专和本科以上,收入则以中高收入者为主。这样一群在年龄、学历、智商、收入上均占优势的新一代,在网络交流传播过程中自然会闪烁出智慧的火花来。他们是“网民”、“网虫”,一般有自己的“网页”、“网址”、“网友”和“版主”,并建立了自己的个性化网络“聊天室”、“讨论区”和“虚拟社区”。他们喜欢在“网站”、“主页”、“桌面”、“界面”中生活,并不断地在“真实世界”和“虚拟世界”之间“交互”。从这个层面上说,网络语言已经成为年轻人在网上彼此交流的最基本、最常用的符号了,成了他们表现其个性的一种标志。 

        其次,网络语言是语言中的活跃部分,是语言多样化的具体体现。 

        从语言系统来看,语音、语法相对稳定,词汇则变化发展较快。词汇中基本词语是核心部分,是词汇系统中最为稳定的,新词新语(包括网络词语)以及外来词语、专业术语等同属于外围部分,是比较活跃、多变的。比起基本词语来,新词新语自然感觉较为轻松,更适合于现代人的口味。网络群体有着不可低估的创新能力,总在不断地创造属于他们的丰富、鲜活的词语,并且非常迅速地传播、流行开来。语言的多样化在很大程度上是要靠新词新语(包括网络词语)这些活跃部分来实现的。从总的走势来看,网络语言本身存在于一个相对封闭的网络圈子里,在圈子里传播得飞快,只有一部分词语经过长时间的中间状态后,会渐渐进入基本词语,成为一种语言核心部分中的一员。 

        第三,网络语言有的品位不高,存在一些负面影响。客观地说,目前网络语言的总体情况还是不错的,但也无庸讳言,一些格调不高、相当粗俗的词语在网上也时有出现。譬如“TMD”是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它刚好与我们的国骂“他妈的”的拼音简写相同,于是一时间“TMD”就成了网上使用最为频繁的脏话了。有人曾通过雅虎的搜索引擎进行搜索,发现因特网中文网页上“TMD””(他妈的)高达3305个之多,出口成“脏”、国骂上网在一些中文网页上已成了家常便饭。此外,在网络日益普及的虚拟空间里,网民们为了提高输入速度,对一些汉语和英语词汇进行改造,对文字、图片、符号等随意链接和镶嵌,由此出现了一些错字、别字。 

        网络虚拟空间中各色语言杂呈,主要源于整个现实社会环境的多元化。在网上,网民们是以隐匿的身份加入一个聊天室或BBS的,自然就有了充分的话语权,因此得以放纵。这些话语向网上一发,就完成了“出版”的工作,没有任何人、任何单位对网上作品负责任,这也难免导致目前网络语言的良莠不一,泥沙俱下。 

        三、宽容理解,加以引导,是对待网络语言的正确态度

        2001年3至4月,新浪网聊天室里网友们曾经开展过“我们应该如何看待网络语言”的大辩论,共有383人参加讨论,其中认为网络语言“作为对传统语言的补充,应该走进大雅之堂”的占67.10%,认为“网络语言不利于语言规范,不能继续泛滥下去”的占14.36%,认为“不知道,但我可以谈谈我的感受”的占18.54%。 

        说实话,不少人希望语言纯洁,这种愿望是好的,但未免有点儿理想化。要看到,我们正处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时期,社会多样化,语言同样不可能做到纯而又纯,而只能把负面影响限定在一定的度以内。还是许嘉璐先生曾经在《文汇报》上的一段话说得好:“我们是在不规范的情况下搞规范,语言又在规范中发展。”“规范并不能阻止语言的发展演变和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语言现象,当然也就不能保证出现的新词新语新说法人人都懂得。不进行规范当然不行,过分强调规范,希望纯而又纯也不行。” 

        总之,对待网络语言,我们的态度应该是宽容理解、加以引导。所谓宽容理解,就是对于以各种形式出现在网上的语言,不必大惊小怪,横加指责。因为过早地指责是不适宜的,也是不公平的。谁也没有力量阻挡网络语言的出现。 

        事实上,网络语言在经过了一段时间考验后,有一部分特点鲜明、为网民们所喜闻乐见的,就很快地得到认可,并在社会上流行开来。如2001年6月2日,中央电视台《综艺大观》晚会就上演了一个名叫“网络友情”的小品,反映的是在网络聊天室里发生的事情,两位女演员几次说到了“美眉”、“大虾”、“恐龙”、“菜鸟”等词语。所谓加以引导,就是对使用语言中的不正常心理加以疏导。这是基础教育领域应该承担起来的重要责任。 

        事实上,一种语言,只要仍在为人类的交际服务,就是活的、变化的语言,就必然会随时进行新陈代谢。任何社会,只要它不是一个完全封闭的社会,只要它还在不断地进展,就必然会经常出现新的词语。更新是事物的生命力所在,只有更新,才能推动语言的发展。  


    《光明日报》 2001年8月22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