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赖昌星拉拢腐蚀党政干部纪实

        

      远华集团的总部是一幢七层小楼,因为它的外墙是红色的,所以当地人都管它叫红楼。远华的红楼在厦门算得上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当年,这里曾经是车水马龙,非常热闹。更引人注意的是,在红楼进进出出的人大多都是一些有头有脸的领导干部。一段时间,到远华、上红楼成为一种荣耀、一种身份的象征。那么,这座从外观上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办公楼,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一些干部流连忘返、趋之若鹜呢?

        在赖昌星的眼里,天下所有的鱼都是它的食物,一条鱼只要是被鱼鹰盯上了,早晚都要变成它的美味佳肴

        1996年,赖昌星投入上亿元资金兴建了红楼。这幢外表看上去略显土气的七层小楼,里面却富丽堂皇。走进红楼,一楼是接待大厅,进入红楼的各个楼层都有专人引导。最显眼处装裱着“红运当头”四个大字的书法作品。

        二楼是餐厅。赖昌星为了招待他的客人,不但四处搜罗好酒,还从香港高薪聘请了厨艺精湛的大师傅亲自掌勺。像这样的包间共有四个,可供四五十人同时就餐。赖昌星还特意弄来了不少名人字画,装点气氛,附庸风雅。

        三楼是桑拿浴房。酒足饭饱之后,客人就可以到这里来放松放松。赖昌星从各地精心物色了数十名年轻貌美的小姐在这里提供服务。每个按摩包间内都有进口的双人按摩冲浪浴缸、一张仅供两人入座的小沙发和一张可调控角度的按摩床,供客人享用。

        四楼是歌舞厅。有三个KTV包间,所有设备都采用国际名牌产品,制造出一流的音响和灯光效果,每个包间内还有一个舞池,可供人兴歌起舞,尽情欢娱。

        五楼是客房。那些在楼下按摩桑拿、兴歌起舞之后仍然意犹未尽的客人可以在这装修考究的客房里享受进一步的服务。

        六楼是总统套房,装修得更加豪华。这是赖昌星为那些他认为比较重要、将来用得着的人准备的。对于一些不方便抛头露面的客人,赖昌星会叫人直接把小姐安排到套房里。

        七楼是赖昌星的办公室,赖昌星与很多人的权钱交易都是在这里完成的。了解红楼的人都说,一个人如果经历了从一楼到七楼,享受了红楼的一条龙服务,就不可避免地成了赖昌星的俘虏。从此以后,他就要反过来为赖昌星的走私犯罪活动提供服务了。

        赖昌星办公室门口的一幅画画的是一头鱼鹰盯住了一条肥美的鱼,上面题写了“天下唯我”四个字,意思是说在鱼鹰的眼里,天下所有的鱼都是它的食物,一条鱼只要是被鱼鹰盯上了,早晚都要变成它的美味佳肴。那么,在这幅画的主人赖昌星的眼里,什么样的人会成为他眼中的鱼呢?

        海关肩负着把守国门、打击走私的重任,厦门海关是海关总署设在福建的一个直属局级海关。赖昌星想搞走私活动,挡在他面前的最重要的关口就是厦门海关,而一关之长当然是他要摆平的首要目标。

        关原关长杨前线

        “远华”发给杨的情人大量钱款,有据可查的达1400多万元

        杨前线, 1995年走马上任厦门海关关长,是当时全国最年轻的正厅级关长。早在1993年,杨前线就与赖昌星结识,在杨前线当上厦门海关关长之后,他理所当然地成为赖昌星红楼里的贵宾。

        在回答与赖昌星是什么关系这个问题时,杨前线说,他跟赖昌星应该是比较好的朋友关系,只要进了红楼全部的费用都是赖昌星支付。红楼提供的服务包括洗桑拿、按摩、小姐的特殊服务,小姐的小费也不必付。从办案人员在红楼发现的记账单中不难看出,赖老板为客人支付的费用名目数量繁多,每天仅红楼小姐的小费一项就以万计。

        红楼小姐介绍:“去桑拿的话,他们都是先进去冲凉,大部分客人一般都需要按摩,我们都会给他们按摩,他们有要求的话,反正就是顺理成章了,去的客人海关的比较多,再有就是政府机关的。”

        1995年,在杨前线当上关长之后不久,一个名叫周兵的女人在赖昌星的精心安排之下出现在杨前线的生活里。

        杨前线交代:“最早(两人幽会)的时候是在酒店,在酒店有时候熟人也多,被人看见不太合适,我就问赖昌星有没有房子,住酒店不太方便。”

        为了方便杨前线和周兵恣情纵欲,赖昌星给他们提供了价值130多万元的富豪花园别墅,并出巨资进行装修。此外,周兵还替杨前线生了一个儿子。

        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副处长曲璟介绍:“自从有了周兵以后,赖昌星就可以说是全面地开始了进攻。提供房子,提供金钱,给他(杨前线)养女人甚至养儿子,以后周兵还在香港的远华公司每个月领到十几万港币,有时候甚至一领就是一百万、两百万,但是不在那儿上班,算是远华的一个挂名的职员。”

        赖昌星不但把周兵安排在香港远华公司工作,而且发给周兵大量钱款,有据可查的就有1400多万元人民币。赖昌星还送给杨前线凌志轿车一辆、价值人民币63万元,华南虎皮一张、价值人民币77.7万元。

        随着赖昌星走私活动的不断升级、走私规模的不断扩大,赖昌星开始筹划一个专门用于存放走私物品的海鑫堆场,海鑫堆场的建立是赖昌星走私犯罪活动中的重要举措,它使赖昌星的走私活动省去了很多中间环节,变得更加便捷、隐蔽。

        海关在一些大的货场设立海关监管点本身是为了方便企业进出口货物,提高通关速度,但杨前线批准的厦门海鑫堆场是由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直接操纵、控制的,所以这个监管点不是为了履行海关监管职能,完全是为了给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提供方便,使他们的走私违法活动更加隐蔽。

        1999年4月,中央有关部门接到举报,反映赖昌星与厦门海关的工作人员相互勾结疯狂走私。1999年6月,杨前线得知办案部门要对赖昌星走私行为进行查处,四处打探消息,多次为赖昌星通风报信。

        杨前线给赖昌星打电话,告诉他中纪委的人要到香港来,提醒赖看香港有什么问题自己收拾收拾,看一下账目有什么问题,该搬走的、该怎么处理尽早处理好。

        杨前线的提醒,致使赖昌星毁掉了部分走私犯罪的证据,给后来的案件侦破工作设置了层层障碍。2000年11月,杨前线因受贿罪和放纵走私罪被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

        关纪检组原组长车典

         春节前的过年费收了5万

        拿下了杨前线,赖昌星并不满足。为了让自己的走私犯罪活动在整个海关畅通无阻,赖昌星想方设法把海关各个环节的负责人拉下水,特别是对那些与防范走私关系最直接、最密切的管理部门的负责人,赖昌星更是一个不放过。

        车典,厦门海关纪检组组长。远华公司在每年的春节之前给海关的官员们送一些过年费,车典交待:“我讲句实话,我只收过两次,五万块。钱是赖昌星送的,都是春节前的。有时候他给钱也给得莫名其妙,也不知道他是哪儿来的,反正他有钱,我就拿来花。”

        2001年2月,车典因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 13年。

        关走私犯罪侦查分局原局长卢远征

         提来一个包,包里装着10万元

        1998年全国打私工作会议之后,全国各地海关专门成立了走私犯罪侦查机关,进一步加大了打击走私犯罪的力度。卢远征成为厦门海关走私犯罪侦查分局的第一任负责人。

        卢远征第一次收赖昌星的钱是1994年,收了20万。卢远征说:“第二年的八九月份,一个礼拜天的上午,他打电话说他在楼下叫我下去一下,我下去他提了一个包包,他说这个给你,一下钻进车就走了。”这一次包里装着十万。1997年,卢远征去香港赖又送来一万美金。

        赖昌星为了把卢远征牢牢掌握在手中,不仅安置卢远征的两个儿子在远华公司工作,还安排卢远征的一个儿子到香港远华公司任职,并且主动替他办理了在香港定居的手续。此后,卢远征利用职务便利不遗余力地为赖昌星的走私犯罪活动提供帮助。

        卢远征交待:“1995年1月份他载了一些走私烟路过厦门大桥到郊区的路上被郊区的一个派出所扣住了,他打电话给我,说某某派出所的领导你认识吗?我就说我只介绍你认识其它的无权决定。第二次也是这样子。就是烟恐怕比较少一点。拒绝我不可能办到。当时我孩子在他那边做工,在那个大环境下面,在前几年他是各级领导的座上宾又是荣誉市民,头上光环又那么多,电视上经常看到,什么剪彩,什么会议主席台。”

        2001年1月,上任仅一年多的卢远征就因为受贿罪被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关调查局情报处原处长蔡海鹏

         搞内勤的竟被赖“提拔”为情报处长

        厦门海关调查局是打击走私犯罪的职能部门之一,因此调查局关键岗位的工作人员也成了赖昌星拉拢腐蚀的重点,他不仅用金钱买通了调查局原副局长杨上进,还利用与关长杨前线的特殊关系,对调查局的工作人员随意调遣、封官许愿,成了厦门海关一些干部心目中的“组织部长”。

        厦门海关调查局情报处原处长蔡海鹏说:“不仅仅是海关,可能很多部门都有他的很多影响力,也就是说比较一下爬得比较快的或者升得比较快的这些人多少都跟他有点关系。我当时见赖昌星,赖昌星说没问题,我跟你们领导都很好,只要你好好干,听话。我说没问题,我说我肯定会好好干。但是我并不知道他会给我弄一个情报处处长,因为我一直是搞内勤的,像我这么一个角色的人去当情报处长我也觉得很意外。”

        蔡海鹏为了自己得到提拔,多次到红楼找赖昌星帮忙,结果,有了赖昌星的提携,蔡海鹏半年之后就由一个内勤被提拔成了海关调查局的情报处长。赖昌星为了进一步控制蔡海鹏,先后多次在红楼向蔡海鹏行贿,总共有六次,每次五万块,共三十万。

        又是提拔又是给钱,赖希望从蔡海鹏身上得到什么呢?蔡海鹏说:“就是一个听话,所谓听话我理解就是你们知道我是在干什么的,不要找麻烦。等于叫你们放弃职责,比如人家举报远华公司,鉴于这种关系也就不去主动调查。”

        2001年2月,蔡海鹏因收受赖昌星人民币45万元、港币3万元的贿赂,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副关长接培勇

         不要金钱?不要女人?送你一套书价值6.8万元

        赖昌星用金钱、美色等为诱饵拉拢腐蚀海关干部,但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容易上钩,比如厦门海关的副关长接培勇。为了把他拉下水,赖昌星煞费苦心,下了不少工夫。

        接培勇在厦门海关主管查私,他打心眼里看不起暴发户赖昌星,出于自身安全的考虑,他对赖昌星一度怀有戒心,也曾与赖昌星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接培勇说:“他曾经有过很多表示,比如说送我儿子出国读书被我拒绝以后,他说要送我两个弟弟其中一个到香港定居、经商,谋求发展,等等之类的,以及说你们经常出门、出差、开会,拿个金卡,这些都被我拒绝了。”

        赖昌星这个人确实是很有心计的,在这种情况下采取迂回的办法。比如说接培勇这个人喜欢书法,所以国内一些比较知名的书法家到厦门去,赖昌星就会把他们安排在红楼,把接培勇接来和这些书法家见面。

        赖昌星出重金购买了国内九位知名画家联合创作的《牡丹图》,把它送给接培勇。同时,邀请接培勇为远华牌香烟题写烟名,借此与接培勇联络感情,拉近距离。

        请接培勇题写烟名之后,赖昌星不仅建立了与接培勇的友好关系,而且使这种关系公开化。赖昌星还送给接培勇一套限量发行的绝版书籍,价值人民币6.8万元。

        为使接培勇最终就范,赖昌星又为其情妇蔡惠娟提供远华公司副总经理的高薪职位,而且花巨资为蔡惠娟购买豪宅,进而通过蔡惠娟把接培勇牢牢地控制在自己手中。

        1998年5月份接培勇收到举报,反映赖昌星的走私问题。因为这个举报是署名的,接培勇找到了举报人,要求举报人这个事情能不能够私了,做他的工作叫他不要去举报。完了以后接培勇马上就赶到红楼把这个事情告诉了赖昌星,要赖昌星采取措施。

        2000年11月,厦门海关原副关长接培勇因受贿罪和放纵走私罪被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20年。

        赖昌星之所以能够长期走私、畅通无阻,正是因为厦门关区一些腐败分子在各个环节上为赖昌星走私提供便利,形成了一条完整的走私犯罪链条,使厦门口岸成为赖昌星走私犯罪的绿色通道。厦门海关党组四名成员,有三个因收受赖昌星的贿赂而沦为罪犯。不少部门几乎“全军覆没”,比如厦门海关调查局的6个处长当中就有5人被赖昌星拉下水;整个厦门海关有160多人涉案,占总人数的13%。据统计,仅厦门海关的涉案人员在案件查处过程中退出的贿赂款就达人民币5000多万元,此外还有赖昌星送给海关工作人员的大量汽车、房子等贵重物品。

        原副书记刘丰

         赖打开一个包说:这是50万,我马上就送给他

        为了使自己的走私活动更安全、更隐蔽,赖昌星还需要编织一张更强有力的关系网,这就是掌握一定权力的各级领导干部。为了把这些党政干部拉下水,赖昌星不惜用车子、房子、票子、女色等多种手段来编织他走私犯罪活动的保护伞。

        调查人员宁延令介绍:“从我们查处案件的过程中我们了解到赖昌星拉拢腐蚀干部是全方位的,因为他知道走私要畅通无阻不仅要拉拢腐蚀一些行政执法部门的干部,而且他还要在党政机关寻找保护伞。”

        刘丰,原厦门市委分管政法工作的副书记。2000年11月,刘丰因受贿 45.6万元和巨额财产人民币74.8万元不能说明合法来源,被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无期徒刑。

        这些钱都是从哪儿来的?刘丰说:“一次是出差到境外;第二种情况就是逢年过节,节日期间意思一下。后来有的实在没办法了,小红包就收下来。”

        红楼也是刘丰经常出入的地方,他在那里吃喝玩乐,连红楼的小姐都对他印象深刻。

        刘丰说:“他那个地方就是为了接待外边的人,请吃不到外边,里边方便。他也搞了一些陪的小姐。实际上人家俗话说等于拉拢干部的一个染缸一样。”

        赖为什么要拉上一位市委副书记呢?刘丰非常清楚:“人家可能就是用你领导的一个身份。”

        曲璟介绍:“赖去博坦油库找陈燕新谈的时候找的是刘丰出面,杨前线出面,一个是市委副书记,一个是海关关长。陈燕新明白他们吃饭的意思是什么。另外陈燕新到红楼去的时候,赖昌星故意说刘丰刘书记在下面洗桑拿,又给陈燕新看了一个包,说你看这里是50万,我马上就要拿给他。”

        市委副书记的影响当然不可低估,在刘丰的直接干预下,赖昌星如愿以偿地租用到了博坦油库。博坦油库后来成了赖昌星疯狂走私成品油的中转站。

        现在回过头来看刘丰与赖昌星之间的关系,刘丰承认:“给他做非法的走私活动保驾护航去了。”

        原副市长蓝甫

         一个电话索要了30万澳元

        蓝甫1995年10月出任厦门市副市长,同时担任厦门市打击走私综合治理领导小组副组长。蓝甫从上任开始,就不断地向别人开口要钱,有几次都是一开口就要上百万元。2001年4月,蓝甫因受贿505.7万元被依法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1997年,赖昌星在厦门同安县搞了个影视城,当时蓝甫分管旅游,影视城的项目需要协调,他们就这么认识了。远华影视城是位于厦门同安区的一个旅游景区,占地约1000亩,正是通过这个项目,蓝甫感受到了赖昌星的财大气粗。

        蓝甫曾经多次去红楼直接向赖昌星索要钱财。蓝甫说:“我小孩在澳洲读书,我曾经打电话找赖昌星借二三十万块澳币。”

        蓝甫为儿子在澳大利亚购买的房产价值40万澳元,约合人民币200余万元,其中就有赖昌星为其贿送的30万澳元。

        曲璟说“:蓝甫到厦门以后任副市长的过程中,他对赖昌星都主动去结交,而且主动去索要,所以这个的确是非常恶劣。”

        原副市长赵克明

         红楼的小姐让他乐不思蜀

        赵克明,原厦门市分管城建的副市长,由于早已习惯了众多开发商的争相巴结和贿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根本不把赖昌星放在眼里。赵克明说: “第一次我进红楼,好多人在那儿吃饭,吃完饭他就单独跟我在一块儿坐,一下子拿出一袋子钱给我,我觉得这种人格调很低,手段那么……实在是令人不能接受。”

        为了摆平赵克明,赖昌星对症下药。当他得知赵克明十分“好色”之后,赖昌星把赵克明约到了红楼。红楼的小姐让赵克明乐不思蜀,从此,他频繁出入红楼,成了红楼的常客。

        赵克明说:“他只是没有办法,用女人来跟我做一种沟通,我是因为盛情难却。”

        赖昌星利用红楼小姐套牢了赵克明之后,赵克明对于赖昌星送上的10万港币也就不再推辞了。赵克明说:“实际上这十万港币我也不想要,我何必拿他十万港币呢?他是一个那么巨大的大款,他应该给我一百万甚至更多,几百万,我可以帮他做很多很多事情,我可以配合他。”

        2000年6月20日,赵克明因涉嫌受贿罪被逮捕。

        公安厅原副厅长庄如顺

         经得起赤裸裸的权钱交易,经不住“润物细无声”

        在厦门特大走私案中,被赖昌星拉拢腐蚀的党政领导干部仅在厦门市就有市委副书记两人、市委常委一人、副市长三人、政法委副书记一人。赖昌星一方面拉拢腐蚀海关等监管部门的工作人员直接为走私犯罪活动提供帮助,另一方面,他用一些党政干部形成的保护伞给走私犯罪活动营造宽松、安全的大环境。不仅如此,他还放长线、钓大鱼,为实现自己更大的野心作了精心准备。

        就在公安机关准备缉拿赖昌星的关键时刻,赖昌星却因事先得到消息而得以逃脱。

        庄如顺,原福建省公安厅副厅长兼福州市公安局局长,1999年8月,向赖昌星通风报信,促使赖昌星逃脱了公安部门的追捕。

        在1999年8月11日到12日那段时间,庄如顺跟赖昌星通了4次电话。庄如顺说:“我就把我自己得知的一些情况和我判断的一些情况跟他说了。”

        庄如顺把公安机关抓捕赖昌星的有关情况告诉了赖昌星,指使赖昌星往境外出逃。赖昌星逃到香港后立即向庄如顺通报,庄如顺特地叮嘱:香港也不安全,要走得越远越好。

        庄如顺与赖昌星是什么关系?庄如顺认为:“是朋友关系,我这是泛泛而指的,真正在我心目当中,说实话,我从来就没有把赖昌星当成朋友。我理解的所谓朋友不要说志同起码要道合,我跟赖昌星谈什么?跟他谈哲学?哲学两个字是什么他都不懂。跟他谈体制?他懂得什么?我觉得我跟赖昌星只能谈很实在的问题:我要你办什么,你能给我哪些帮助。赖昌星给人家送钱物不是很勉强,不是说你不收我硬要送给你。赖昌星我了解他是这么一个脾气,他是认为水到渠成,他可能比别的行贿者高一筹就在这里。赖昌星有一次到福州我私下去看望他,我打的去,赖昌星说放一部车在这里给我用,我就不假思索地接受下来了。”

        赖昌星顺水推舟,送给庄如顺一部丰田佳美轿车,价值人民币42.5万元。

        庄如顺至今仍然认为:“我觉得我经得起那种赤裸裸的权钱交易。用不恰当的一句杜甫的诗叫润物细无声,这种我过不了。他的投资他不一定说具体地要1:1取得回报,并不是说放一百条线就要钓一百条鱼,可以理解成放长线钓大鱼,放很多的线他认定能钓若干鱼。他是不是放我这条线一开始就想钓我我不知道,我最后被他钓了。”

        2000年11月,庄如顺因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被一审判处死刑。

        原副部长、全国打私领导小组原副组长李纪周

         赖昌星称他为“李大哥”

        李纪周,公安部原副部长、全国打私领导小组原副组长,1999年10月因涉嫌受贿和徇私枉法被逮捕,现法院已开庭审理。李纪周多次收受赖昌星巨额贿赂,折合人民币500多万元。他与赖昌星的交往十分密切,两人称兄道弟,赖昌星称他“李大哥” 。1995年赖昌星母亲去世时,李纪周还送了花圈。应赖昌星的要求,李纪周曾干预公安边防对涉嫌走私油轮的查处,利用职权为赖昌星的走私犯罪活动提供便利。

        赖昌星腐蚀拉拢干部的手法之多可谓空前,被赖昌星腐蚀倒下的干部数量也可谓空前。厦门特大走私大案共涉及了一批党政机关、行政执法机关、司法机关、经济管理部门以及金融单位的工作人员,其中就有省部级干部3人、厅局级干部26人、县处级干部86人。

        厦门特大走私案是建国以来查处的涉案金额特别巨大、案情极为复杂、危害极其严重的举世瞩目的走私犯罪案件。这一案件的查处,是全国深入开展打击走私和惩治腐败斗争所取得的又一重大成果,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国务院打私反腐的坚定决心,有力地维护了改革、发展、稳定的大局,震慑了走私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对弘扬正气、鞭挞邪恶、鼓舞斗志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其重大而深远的历史意义必将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越来越突现出来。(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供稿)

        ■赵克明(厦门市原副市长):“他用女人来跟我做一种沟通,我是盛情难却”

        ■车典(有期徒刑13年  厦门海关纪检组原组长):“反正他有钱,我就拿来花”

        ■接培勇(有期徒刑20年  厦门海关原副关长):“赖昌星很了解我的性格”

        ■刘丰(无期徒刑  厦门市委原副书记):“拉上我可能是用你领导的一个身份”

        ■蓝甫(死刑 缓期2年执行  厦门市原副市长):“找他借钱一般都是一个电话”

        ■庄如顺(一审判处死刑  福建省公安厅原副厅长):“我最后被他钓了”


    《北京青年报》 2001年8月19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