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一念之误毁终生——巨贪张克孝自剖犯罪轨迹
        

        张克孝的话: 

        给别人讲大道理,要别人廉洁、廉政,但到了自己头上就两码事了   

        总觉得周围的人都比自己资历浅,都是自己提拔起来的,容易养成惟我独尊、目空一切的思想   

        有时人家来感谢我,我觉得这很正常   

        建委主任一年可支配的钱有七八个亿,确实有权又有钱   

        记者昨日了解,巨贪张克孝在接受审查时,曾自剖犯罪轨迹。“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揽国家的钱为自己、为儿子留条后路”,“一把手缺乏监督体制,大权独揽,惟我独尊”等思想作祟,使现年63岁的他跨不过“59岁大关”,成为阶下囚。   

        张克孝谈“59岁现象”: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思想作祟,毁了自己及全家     

        张克孝在接受审查时,曾谈起“59岁现象”,他认为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捞钱为自己、为儿子留条后路的思想作祟,毁了自己及全家。 

        张克孝说,出了这个事,我想一方面是放弃了思想改造,在领导岗位上,把自己处于教育别人的地位,再加上当一把手时间长,形成了独断专行的作风,长期脱离了党和人民的监督。另一方面,接近退休时,也就是人们常说的“59岁现象”在我身上有很大的体现,要退休了,感觉将来手上的权力要比在位时少。 

        张克孝说:“过去在位时比较忙,没有过多地考虑这个问题,一旦清闲下来就想,儿子已经30岁了,却一事无成。过去我对儿子是恨铁不成钢,发起火来就把儿子打一顿。但现在回想起来,感到自己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没有真正地把孩子教育好。过去有句老话:子不教父之过,儿子走到今天这一步,不能完全怨孩子,我也有相当大的责任。” 

        自己在位时也经常教育别人,给别人讲大道理,要别人廉洁、廉政,但到了自己头上就两码事了。”   

        总结犯罪原因:缺乏监督惟我独尊   

        案发归案后,张克孝对自己的犯罪行为有了更深的反省:“现在,我总结出几条:一是不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位,都不能摆脱党和人民的监督,不能把自己凌驾于组织和群众之上;二是干部不能在一个岗位上呆的时间过长,容易形成弊端。因为在一个岗位上呆的时间长了,总觉得周围的人都比自己资历浅,都是自己提拔起来的,容易养成惟我独尊、目空一切的思想。三是作为一个领导干部如何处理好个人与家庭、子女的关系,在我身上没有处理好。我觉得自己走到这一步,与没有处理好家庭、子女的关系,有很大关系。我不是在推卸责任,要他们来为我负责,而是确实有很大关系。过去,我曾对他们讲过:只要我在武汉市城建系统一天,你们就不准沾这个边。为此,还与他们闹过矛盾和意见。 

        但到了后期,他们总说:你帮别人都可以,为什么不能帮帮我们? 

        当我有了内疚的思想后,我妥协了。在位时,多少还有点约束,但到了晚年就缴械了。 

        因此,教训很深刻,辜负了组织对我的希望和培养。我来武汉市,应该说组织上对我是寄予厚望的,对我是破格使用。可是,我后来却走上了这一条路,真对不起组织。”    

        未把权钱交易当犯法   

        张克孝说,实事求是地讲,在很多过程中都没有察觉。比如,有人给我送东西什么的,当时我并没有感觉到这是犯罪,而是觉得这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一种人之常情。别人逢年过节到你这儿来表示一下,也是正常的。而且,那时自己对一些纪律什么的,思想上是麻痹的,认识上是模糊的。 

        张克孝认为,犯罪,比如贪污、受贿是一种权钱交易,就是用手中的权力去损害国家和集体的利益,而使某个人得到好处。“我觉得,自己没有损害国家的什么利益。有时人家来感谢我,我觉得这很正常,我帮别人的忙,没有违反国家的什么规定,而且对于在这个位置上的我,是很随便的事,并不困难,张口一说,就能帮上忙的,但别人好像得到了很大的好处。” 

        “挪用国家公款成百上千万去帮助别人,我没有感觉在犯罪,只是觉得好像与财务制度不符,如果单纯只是违反财务制度,那问题不大。”    

        张克孝反思,整个城建系统都要加强监督管理     

        张克孝在位时,很多人都认为城建系统最有权,也最有钱,是第二财政,他对此也深有体会。他说,“确实,城建的地位很重要,不仅掌握着城市建设的发展,而且经济发展也离不开城建。建委可支配的钱比财政局都多,因为财政局的钱,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吃饭财政,要用来发工资,是不能动的。而建委主任一年可支配的钱有七八个亿,确实有权又有钱。区里为什么对建委都很尊重,因为建委可以拿钱出来搞建设,当然说话算数了。 

        从这个角度讲,对干部的考验更大。从建委机关到下面的规划、土地等部门,都很关键,甚至包括公用的车、水、煤气等大家都公认很困难的部门。过去,总认为这些部门是亏损企业,但我认为这些部门对外讲是很困难,可在内部这些部门在资金使用等问题上往往漏洞更大。改革前,武汉市上交国家的财税比整个广东省都多,但与广东比,我们自己却过得很困难。我有几个同学在西藏、贵州,他们用钱比我们还大方些。所以,我认为整个城建系统都要加强监督管理。如果组织上不加强管理,个人再一放松,就很容易出纰漏。       一失足成千古恨   

        张克孝反省中认为,有必要告诫广大党员干部,要时刻加强思想改造,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自己是人民的公仆。当公与私发生矛盾时,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被当前一些不正常的社会现象迷惑。 

        张克孝说,江主席在全国纪检工作会议上讲话时提到“59岁现象”,这是在提醒我们越是临近退休,越不能放松思想改造,要保持革命的晚节,这真是非常重要的。我希望在位的要汲取我这个教训,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 

        张克孝犯罪记录 

        受贿7笔挪用5笔受贿7笔:   

        1、1994年至1998年,收受私营业主余某价值人民币2.97万元的劳力士手表一块、现金人民币5万元。   

        2、1997年初,张克孝批准中南公司进入武汉市建筑市场,其子张涛获得好处费人民币230余万元。   

        3、1997年,转存500万元至工商银行堤角办事处。事后张涛收受人民币83.6万元。   

        4、1997年,将徐东路20亩土地直接批租给武汉弘庄房地产公司,公司负责人送给张克孝现金5万元以表谢意。   

        5、1998年,挪用公款人民币1000万元供私营业主陈某经营。陈某送给张克孝夫妇4万元。   

        6、1998年4月,收购该公司在湖北共和路桥公司中所占20%股份,收受对方总经理谢某港币300万元。   

        7、1994年,张克孝多次帮武汉黄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协调其承接的代建工程的施工问题。在此期间,黄埔公司出资港币298.8万元为张克孝之妻张渝铭购买香港住房一套。   

        挪用公款5笔:   

        1994年,张克孝将武汉桥梁建设股份有限公司的港币3000万元借给香港锦宏贸易有限公司使用。   

        1998年,张克孝将三镇实业公司上市募集的专用资金人民币1000万元借给陈志祥。

        1999年,再次支付其1000万元“购房款”,让对方用于前款还贷。   

        1998年6月,将公款人民币100万元借给私营业主曾某使用,曾某后归还此款。   

        1998年9月,张克孝虚拟购房事由,将武汉城投公司公款500万元转供私营业主杨某经营,案发后追回人民币92万元并扣押搅拌泵车一台。   

        1999年2月,张克孝将三镇基建公司公款人民币300万元挪出,供私营业主余某个人经营使用,案发后赃款已追回。(李晓萌)


    《长江日报》 2001年10月24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