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真实的谎言——非法传销为何死灰复燃
        

        本报记者  毛磊

        曾给许多幻想一夜暴富的人带来噩梦的非法传销,在经过一年多的沉寂后,又开始在中国许多地方死灰复燃。安徽、浙江、江苏、湖南、湖北、四川、辽宁、河南、河北、北京、上海等地均有非法传销活动出现。更多的变相传销行为甚至波及学校、医院、老人院等,参加人员既有学生、下岗工人,也有国家干部;既有老人、青年,也有少年。

        近期重新粉墨登场的非法传销活动存在的基础是以高额回报为诱饵,不断招募参加者。这些参加者需支付入会费或购买产品,并为经营者不断发展“下线”,从而形成金字塔式的推销结构。当经营者耗尽骗术潜力,愿意上当的人不足以供养金字塔上层时,金字塔就会从底部崩溃,经营者再也无法兑现“回报”,使处于底部的人成为受害者。

        中国政府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允许这种经济毒瘤存在。

        ① 改头又换面

        不久前,安徽省太和县发生一起数千人聚众闹事,哄抢财物,砸毁车辆,堵塞国道事件,原因是该县一家从事非法传销的公司被工商机关取缔后,发财梦破灭的传销者向县政府施压,要求赔偿他们的损失所为。据了解,一年多来,这家公司打着连锁经营的幌子,兜售价值达2000多元的洗发用品和西服,使这个小小的县城一下从外地涌进近万名传销人员,对社会安定形成极大冲击。

        据了解,死灰复燃后的非法传销活动,其行为隐蔽性、欺骗性以及严重危害性都与以往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传销行为上多以“加盟连锁”或“连锁消费”为幌子,以快速致富、高额回报为诱饵,大量招揽人员从中收取费用。但实际上并不需开店铺,而是靠发展推销员来推销其质次价高的产品,为少数人牟取暴利,坑害消费者。

        在欺骗手法上,传销商不再打着传销的旗号,大多采取在外地物色代理商的方式建立营销网络,以逃避当地执法机关检查;更有一些企业凭借合法的身份,如持有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销售许可证等,从事变相传销违法活动;或以“做生意”、“找工作”和高额回报为诱饵,诱使大量不明真相的人参与变相传销活动。一旦难以为继或骗局败露,便携款潜逃,或故意露出“破绽”让工商机关查处,然后以不可抗力为由,拒不退款,把矛盾转嫁给执法机关和各级政府。有的还打着投资办厂、搞活企业、增加税收的幌子,欺骗当地一部分企业和政府,使其违法活动得到地方保护。

        据国家工商总局执法人员介绍,由于传销组织的封闭性,交易上的隐蔽性、易转移性,传销人员分布地域的广泛性等特点,容易被不法分子利用,因此也容易引发社会不稳定因素。

        ② 出现新动向

        80年代传销传入我国后立即发生异变,一些不法分子利用传销进行非法经营、集资诈骗、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等违法犯罪活动。国务院1998年发出通知,全面禁止各种传销和变相传销行为。但从1999年3月起,一度销声匿迹的非法传销活动改头换面,死灰复燃,迅速在广东、广西、山西、海南等地出现回潮。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各地已发生各种利用传销、变相传销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案件近500起,参加各种非法传销的人员达数百万人次,非法经营额达近百亿元。

        据了解,这次回潮的非法传销活动中,不法分子的犯罪手段日益新颖和狡猾。他们大多打着为下岗职工再就业服务等旗号,编造或者套用“共销”、“重复消费”、“框架营销”、“网络倍增”、“连锁经营”等名义,以“快速致富”为诱饵,在各种媒体上作广告、宣传,利用一些公益活动为其装点门面,使广大群众误认为这些公司合法、正当且实力雄厚,诱使大批不明真相的群众参加非法传销活动。随后再利用他们编造招聘、用工名义,发展亲戚、朋友、同乡加入。

        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副局长高峰向记者介绍,当前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非法传销的组织形式比过去更加严密,活动方式更加隐蔽,一些传销组织已明显具有“黑社会”特征。这些非法传销组织往往将参加者诱往异地从事非法传销活动,实行集中居住和管理,与外界隔绝联系。同时要求参与传销者背诵、呼喊“有钱很神气、没钱很生气”之类的口号,借助封建迷信思想对参加者进行精神控制,以使参加者逐渐进入一种痴迷状态,沉湎于传销和变相传销的非法活动。

        非法传销组织正向“经济邪教”发展演变。

        据了解,目前参与这些非法传销活动的多属于下岗工人、农民等低收入者,甚至还包括许多党政机关干部和在校学生。参与者在交纳费用后根本得不到任何回报,只得长期滞留他乡,有的只能靠讨要度日。非法传销直接侵犯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严重扰乱了正常的市场和社会生活秩序。

        高峰表示,公安部门将加大对非法传销活动的查处力度,对于情节严重、涉嫌犯罪的,公安机关将依法立案查处,并对其头目和骨干分子予以稳、准、狠地打击,务求摧毁传销组织网络,防止其死灰复燃。

        记者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了解到,近来非法传销活动又出现新动向,各地一些违法分子铤而走险,变换花样,顶风作案,变单纯商品传销为以“老鼠会”形式为主的非法融资行为。

        据介绍,2001年4月,上海有关部门查获青岛金华海生物开发有限公司对外宣称自己正进行资产重组,将在中国证券二板市场作为第一批创业股上市。现对外发行一部分期股,上市后可直接流通。其在传销过程中,许以高额奖励。金华海公司的行为不仅涉嫌变相传销,而且涉嫌违反金融管理规定从事非法融资活动,其行为更为恶劣,隐蔽性更强,欺骗性更大,社会危害也更为严重。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之中。前不久,北京市工商局大兴分局查获北京大雅堂商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在其根本不具备上市的条件下,采用配送原始股权证销售产品的方式从事变相传销活动。北京市工商局大兴分局依法对其进行了严肃处理。

        ③ 给传销定罪

        尽管传销在全国普遍存在,可多数只是由工商部门行政处罚了事。

        最高人民法院日前在《关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有关问题的请示批复》中指出,对于1998年4月18日国务院《关于禁止传销经营活动的通知》发布以后,仍然从事传销或者变相传销活动,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这个批复自今年4月18日起施行。

        今年6月9日,海南省琼山市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公开开庭审理,以非法经营罪,一审判决长期在海南从事变相传销活动的蒙超东有期徒刑4年,并罚款2万元人民币;另一名同案被告吴先锋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零6个月,并罚款4万元人民币。

        春节过后,大批传销人员集聚海南省,最高峰时达到5万余人,而被称为传销“重灾区”的琼山市就拥有2万多人的传销队伍。不久,海南省工商、公安等部门开展了打击非法传销和变相传销组织的联合行动,抓获了传销组织头目287人,蒙超东和吴先锋便在其中。

        蒙超东是广西壮族自治区宾阳县人,他和吴先锋“加盟连锁”的主要内容是购买一台实际价值只有八九百元而售价却高达3900元的摇摆机。他们的收益来自:发展一个下线可以拿到700元回扣,而他们的上线可以拿到350元。到2001年3月,两人共发展下线传销人员136人,收取下线加盟费人民币40万余元,蒙超东非法获利1万余元,吴先锋非法获利2万余元。

        最高人民法院在今年8月22日公布了云南、江苏法院公开审理的三起非法传销犯罪案件,6名被告人和1被告单位分别受到法律严惩。最高人民法院正告那些投机取巧、伺机进行非法传销的组织和个人立即悬崖勒马,否则,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一切犯罪活动,都将受到正义的审判。 

        《人民日报》 (2001年10月24日第十版)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