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绝望者的绝望之路——印尼偷渡船幸存者亲历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印尼偷渡船沉没,至少370人溺水而死,只有几名偷渡者死命地抓住破碎的木块,在经过数十个小时的海上漂流之后获救。心有余悸的他们向记者详述了惊险而漫长的逃生经过。 

        国际移民组织10月22日正式宣布,一艘载有400多名偷渡者的船只于10月19日在印度尼西亚爪哇岛附近沉没,至少370人溺水身亡,偷渡者中大多是伊拉克人。 

        幸存的41岁伊拉克偷渡者穆萨说:“船沉了,人们都掉进了水里。大约有14个人同时抓住了一块木头。可是不久,精疲力竭的他们又一个个松开了手。我看着他们沉入了大海。我抓着木头,拼命地挣扎。四周的海水和汽油不断灌进我嘴里。我们在茫茫的大海中,看不到任何希望,只能乞求真主的保佑。二十多个小时后,我终于获救了。和我们一起获救的还有一个8岁小男孩,他的21个亲人都在这场灾难中丧生。这真是可怕极了!” 

        10月15 日,蛇头们把400多名偷渡者带到了印尼首都雅加达,并于当晚把偷渡者们送到了该城南部一个小村庄内的客栈。18日,这些向往着幸福生活的人们踏上了他们的死亡之旅。 

        “那艘船只能承载150人,但是蛇头却说至少能装下400人”穆萨告诉记者:“有十几个人在看到船后,不愿意上船。但是我们没有退路,因为蛇头们已经收了钱,如果你不上船,钱也别想拿回来,那可是我们全部的血汗钱呀。” 

        46岁的贝拉姆是船上所有偷渡者中唯一幸存的阿富汗人。贝拉姆来自阿富汗的贾拉拉巴德,他的3个侄子和4个兄弟都被淹死了。通过翻译,他告诉记者:“当船开始进水的时候,我们拼命用抽水机往外抽水,但是后来抽水机也坏了,怎么修都修不好。水渐渐涌入船舱,小船的发动机接着也坏掉了。” 

        “船开始向左倾斜,我们都挤到右边去,这时船开始下沉。大浪把船拍成了碎片,所有人都想抓住木头。在船开始下沉的时候,我还能看到我的亲人。但是很快,他们就消失了。” 

        “那些蛇头只想要我们的钱,根本就不管我们的死活。我真不知道该怨谁。我只是想去一个能让我填饱肚子的地方,阿富汗人都梦想找到一个食能果腹的地方。” 

        47岁的伊拉克妇女哈桑是和她19岁的儿子阿姆吉德一起登上偷渡船的,母子二人都活了下来。哈桑想到澳大利亚去找自己的丈夫。她丈夫三年前成功地偷渡到澳大利亚,目前居住在墨尔本。 

        惊恐万状的哈桑光着脚,腿上脚上全都是伤口,她是抓着一块厚木板活下来的。她告诉记者:“我累极了,但我不想回伊拉克,如果我回去,萨达姆会杀了我。我把所有的钱都给了蛇头,现在我该怎么办呀?我不想呆在这里,我想去澳大利亚。每个人都想去澳大利亚。在船上的时候,我告诉其他人‘船是木头做的’(禁不住海浪),但是他们都说‘小声点儿,我们要去澳大利亚’。”阿姆吉德说,他和母亲一共给蛇头交了2100美元的偷渡费。 

        国际移民组织发言人肖奇说:“今年,在这个海岸发现了至少5艘偷渡船,其中2艘沉没了。但是,还从来没有发生过像这次这么(死亡)惨重的事件。” 

        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署(UNHCR)的官员托尼·贾西亚23日说,他们发现,在获救的偷渡者中,有24人在一年前就已经拥有了难民资格,但是一直没有第三国接受他们。托尼表示:“他们已经失去了对难民署的信任,在绝望中,偷渡是他们所想到的唯一出路”。 

        肖奇表示,截至10月20日,该船已有44人获救。这些人获救后,被送往爪哇南部的茂物市。移民组织已经派出一个4人小组前往茂物,为他们提供医疗以及咨询帮助。目前,获救的44名偷渡者都已经被注册为难民。托尼说:“我们正在与印尼政府共同努力,争取找到第三国来接受他们。” 

        今年8月27日,400多难民(其中大多数是阿富汗人)乘坐的偷渡船在前往澳大利亚的途中在海上遇险,幸好得到一艘挪威籍货船的搭救,难民上船后,货船继续驶向澳大利亚水域。但澳大利亚政府拒绝接受难民的避难请求,并由此引发了一场牵连多国的移民风波。(张鑫焱)


    中国日报网站 2001年10月24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