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香江客语:香港官办电台“窝里反”

    吴酩

        



        近几天,作为香港主要新闻媒体之一的香港某电台本身,成了新闻的焦点。他们玩火自焚,再次激起社会各界的愤怒,理所当然地受到多方的严厉谴责。

        这次事端,缘起于10月13日某台的一段节目。作为特区政府下属机构的它,竟公然将攻击矛头直接对准特区政府和行政长官董建华。在该台电视部播出的《头条新闻》中,以“阿富汗塔利班政权”来影射特首和特区政府,挑动群众对政府的不满。下面就是他们的报道词:“阿富汗居民现在生活在水深火热、满目疮痍、民不聊生的时候。塔利班政府,依然好努力作出最后一份施政报告(注:董建华刚刚发表第五份施政报告),希望这份报告为他带来继续五年留任。这报告首要的项目就是不断接济居民。好可惜,灾民实在太多,灾场实在太大,可以接济的实在太少。好多居民认为他们不见了一间厂,而空投一粒糖,简直于事无补。不过,最不满就是塔利班政府空投最多的就是支票。”“他多年来,空头支票太多,无一张兑现过。所以好多居民都不稀罕这份施政报告,不如索性叫做施舍报告。面对这份于事无补的施舍报告,好多长老索性叫塔利班不好留任。面对这一次责难,塔利班怎样回应呢?他说,在国家最艰难的时候,作为领导,要坚决不移,赖死不走。既然他不走,好多居民认为不如自己走。最希望就是塔利班发枝枪给他,拿着上前线同美国人打仗。希望运气好,被捉去做俘虏,都有两餐饭食。或者,索性由北方联盟派人落来接管,快派人来接管”。

        用不着解释,所有人都知道这里的“塔利班”指的就是特区政府和董建华,“北方联盟”指的是中央政府,香港市民自然成了“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灾民”。而在董建华刚刚提出新的施政报告、推出一系列纾缓民困举措之际,播出这个节目,显然是别有用心的。向轻处说,是散布对政府的不信任、失望情绪,挑动社会怨气,无理攻击董建华,给其施政造成困难;往重处讲,这是在鼓动“灾民”揭杆而起,号召大家把特区政府像“塔利班政权”那样推翻,成心破坏“一国两制”方针的继续实行。不要认为这是在“打棍子”,连千夫所指的“塔利班”,都可以当“帽子”随意给人扣上,“打棍子”早就是他们的惯用伎俩了。

        这家电台,是特区唯一的公营广播机构,每年由特区政府拨款5亿港元作为经费。他们虽然标榜以“适时与不偏不倚报道本地及国际大事与议题”为使命,但在“新闻自由”、“编辑自主”的旗号下,却经常公开与特区政府的方针政策唱反调;对特首和特区政府,进行冷嘲热讽更是家常便饭。就是在涉及国家主权、领土完整的大是大非方面,他们也敢“玩火”。1998年,该台就把台湾驻港机构的负责人请进播音室,听任其为李登辉的“两国论”辩解。今年5月,他们又在《还看天下》节目中,公然把西藏称为“独立的国家”。

        再次“玩火”,必然再次激起社会的强烈不满与谴责。正义媒体、各界人士,纷纷批评某台的恶劣行径,质问他们把香港比作阿富汗、“唱衰香港,居心何在”?一批市民更是义愤难忍地到该台大门口,拉起强烈抗议的横幅,批评他们“在香港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落井下石”,认为他们在“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分化市民”。

        面对强大的社会舆论,某台被迫做出回应,一个很不像样的回应。他们辩解说,不是恶意攻击影射,只是幽默,等等。但当有人问及“为何《头条新闻》经常针对特区政府,而不选择其他题材”时,该台一个工作人员的回答再清楚不过地表明了他们的政治态度:“我们取材很平衡,之前也有讲民主党。不过民主党孤零零,我们要同情少数派。”   

        这就是他们标榜的“不偏不倚”!同情“民主党”,同情“少数派”,他们其中的一些人从心里根本就没与香港绝大多数市民站在一起,早就与“反中(中央)乱港”的“少数派”心心相印了。从这种立场出发,他们与“台独”、“藏独”份子同气相求也就不足为怪了。那么请问,拉登一伙恐怖主义份子也是少数派,危害人类安全的犯罪歹徒始终会是少数派,你们是不是也都同样地给予同情呢?

        正值这家电台的逆行受到社会广泛批判之时,香港的“少数派”确也对“知音”投桃报李了。他们又祭出“新闻自由”的法宝“护驾”,不仅为《头条新闻》叫好,还倒打一耙,指责批评者在“干预、限制新闻自由”。恶意攻击、造谣惑众,自由;批驳反击、澄清真相,有罪。这就是“少数派”坚持的新闻自由逻辑! 

        拿着政府的薪水,专与政府唱对台戏;花着纳税人的血汗,却热心为“少数派”效劳。香港这家电台的《头条新闻》节目,实际充当了乱港舆论“领头羊”的角色。而“官办”媒体一些人的这种“吃里扒外”、“窝里反”行为,在香港起了很坏的“示范”作用。难怪每当香港遇到经济困难、政治纠纷的时候,总会出现谣言满天飞、戾气满街头的恶劣气氛。听任这种现象蔓延,只会令香港的“病态”日趋严重。

        新闻自由,从来都不是没有边际的。尽管由于国家和地区间价值观念和价值标准的差异,由于不断变化的时间背景,自由的空间可以有很大的不同,但无论在哪里、在何时,新闻自由都设有不可逾越的“边界线”。抗日战争时期,在大后方、在抗日根据地,难道能允许有宣扬“王道乐土”、“建立大东亚共荣圈”的新闻自由吗?如果真有人敢发表这种汉奸言论,恐怕不是被批、被“炒鱿鱼”问题,大概连小命也会保不住的;即便官方不处置,愤怒的老百姓也要“格杀勿论”的。

        从这个意义上讲,屡屡混淆视听、破坏社会安定的香港某电台,至少应该吃“黄牌”。唯此,才能遏止新闻自由的滥用,保证广大香港市民在健康而和谐的舆论环境下生活,保证香港结构调整、经济转型的顺利推进,进而保证香港的长久稳定繁荣。(人民网香港10月20日电)


    人民网 2001年10月20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