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张忠义亲述身陷魔窟的79个日日夜夜

    李志强、罗红

        

        张忠义(右)在新闻发布会上(资料图片) 

        中新网北京10月22日消息:10月20日下午4点,历经79天被绑架非人生活的中国人质张忠义在中国大使等人的陪同下,终于出现在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 

        同两个多月前相比,1.73米的张忠义略显消瘦了些(体重掉了8公斤),但依旧结实健壮,只是原来酷酷的板寸,被凌乱的分头代替了,再加上满脸的胡子,没人会相信他今年才39岁。 

        看着大家一直盯着他脚上那双不伦不类的沙滩鞋,张忠义自嘲说,被绑期间,一直光着脚,这是菲方临时提供的。稍后,张忠义向大使馆汇报了他被扣为人质的主要经历。 

        光明日报驻马尼拉记者对张忠义被绑细节进行独家采访。 

        获释 

        本月19日晚7时许,20多个全副武装的绑匪把囚禁在一个不知道叫什么名的大湖当中的张忠义押上一条小船,在绑匪的“护送”下,拨开浓密的芦苇丛,向岸边划去。张忠义所在的船上只有3个绑匪,他们比划着说,要带他到湖边,然后释放,叫他不要逃。 

        张忠义觉得,言而无信的绑匪大概又在折腾他了,或许是要转移到另外一个地方,如果那样的话,将是被绑以来在该湖当中的第6次大的转移。不过,他心里还是有些异样的感觉,因为从凌晨2点起,绑匪们已经在提醒他做好离开的准备了。看看前后神色紧张的绑匪,张忠义当时想,也许匪徒们要把他转卖了。人数不多、实力不强的匪帮,把劫来的人质“倒卖”给较大规模的团伙,赚个“差价”是常有的事。 

        在湖上大约前行了一个多小时,负责看护的两条船就调头回去了,只剩下3个绑匪了。张忠义开始盘算是不是可以乘匪徒不备,趁着黑夜,跳船潜水逃走。被扣期间,他曾多次利用在湖里洗澡的机会,潜水摸底。这个湖浅的地方约有2米来深。躲过绑匪的枪击后,只要能有机会和体力游到岸边,逃生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正在这时,一个绑匪开始比划着向张忠义要他换洗备用的惟一一件T恤衫,另一个绑匪竟然开始扯他的腰带。看着绑匪们的反常举动,张忠义心里一激灵:是绑匪们在对自己进行自由前最后一刻的盘剥掠夺,还是要在转卖前榨干自己?逃还是留?各种各样的念头闪现在忠义的脑海里。 

        被绑后,张忠义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比如手机、手表,甚至连脚上的皮鞋,早已被匪徒们一掳而光了。现在连腰带都要抢,匪徒们真是穷疯了坏透了。不知不觉中,船又前行了约两个来小时。大约10点钟的时候,张忠义看到岸边出现了一座2层小楼,楼上还亮着灯火。再仔细看时,楼的上下左右都站满了持枪荷弹的“绑匪”。张忠义认定,准是到了绑匪团伙的总部了。快靠岸时,刚才扯他腰带的绑匪又向他要,拗不过,张忠义就把腰带扔给了他。这时,岸上一个50多岁的“外国人”向张忠义伸出手,问道:“你是张忠义吗?”张忠义指指自己,用中文说了两遍自己是张忠义。 

        11点多钟,这个“外国人”把张忠义带到了一个军营里,等候多时的记者们劈里啪啦按起快门。这时,张忠义才突然强烈地感到,自己逃出了魔窟。 

        义愤 

        随后,在当地一位华裔女翻译的帮助下,菲军方向张忠义询问了绑匪的一些情况,并拿来了许多人头照片,让他指认。这个典型的、仁厚的中国汉子,并没有把绑匪们一一指认给菲方,只是把三两个头目挑了出来。 

        张忠义告诉我们,其实,看守他的绑匪,有些是临时雇佣来的,他们是绑匪各级头目的亲戚或邻居,由于沾亲带故,才得到这次“发财”机会。一开始,有5个绑匪看守他,其中两人负责对外联络和采购食品;后来,又增加到11人。但是,每个看守都背着枪。 

        20日晨7点,张忠义第一次与远在中国的妻子李秀红通了电话。张忠义告诉妻子自己获释了。接着,他打断妻子的问候,急问:“我大哥(张忠强)在哪儿,是在福建,还是在浙江?”电话那头的李秀红痛哭起来。张忠义这才得知,大哥已经遇害了。轰的一下,忠义头脑里一片空白,下意识地撂了电话,蹲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从被绑到获释,这个坚强的汉子没流过一滴泪,也一刻没放弃过逃生的念头。而长兄罹难的噩耗,一下子把他击溃了。他一遍遍地自言自语,“大哥死了,我还活着干啥。我是来赎大哥的,我怎么回去向老父亲交待。” 

        晚上,我们采访张忠义之前,在使馆一个无人的角落里,张忠义拨通了给父亲和大嫂的电话。黑暗中传来的哭声,让每个听到的人都感到心痛。后来,张忠义告诉我们,老父亲和家人没有责备他,只是希望他能尽快平安地回到亲人身边。 

        张忠义告诉我们,看到父母实在无力养活兄妹8人,大哥忠强16岁就辍学外出打工去了。家人对大哥的感情很深,也很尊重大哥,兄弟们因此也一直没分家。直到前几年,看到各自的孩子们大了些,大哥才同意大伙儿分开,但还住在一起。   

        大哥的遇害,使张忠义对绑匪的怜悯荡然无存。在离开北哥打巴托前往马尼拉之前,张忠义专门要求再次指认绑匪,他把照片中的绑匪逐一挑了出来。张忠义对菲军方负责人说:“如果菲方需要我本人出来指认和控告绑匪,我会随叫随到;如果军方剿匪行动需要带路,我会冲在最前面,我可以在直升飞机上找到绑匪匿藏的地点。如果你们允许,我将参加你们的围剿行动”。张忠义告诉我们,如果现在马路上碰到那些绑匪,他真想手刃他们。 

        上当 

        张忠强是6月20日下午两点离开马尔马尔灌溉工程施工工地,租车外出时被绑架的。21日一早,工地的于总等人以为张出了车祸,还请工友和警察沿途查询。后来接到绑匪电话,让准备赎金,4天后再给消息。6月28日,在厦门办妥赴菲手续的张忠义于当晚赶到了马尼拉。 

        7月15日,绑匪让张忠义带100万美元(5000万比索)赎人。张忠义告诉绑匪,这笔钱中国政府不会出,电力技术进出口总公司也不会出,但为了救出亲生哥哥,他们花了血本也会凑钱。但是,只能拿出700万比索。绑匪一方坚持,不能少于1500万,并口口声声威胁:“否则,3天后把忠强卖掉。” 

        这期间,绑匪让张氏兄弟通了几次话。忠强告诉忠义,为躲避追捕,绑匪带着他每天要走十几个小时,特别是在晚上,很辛苦。忠义听后,寝食难安,直头痛。 

        就这样又撑了10天。这期间,忠义四处求人,先后找过当地的五金店老板、沙石料老板等充当中间人,也有一些人自告奋勇来当中间人。绑匪那边传来消息说,他们不希望任何中间人再赚一笔,要想人质活命,家属必须亲自带着钱赎人。忠义开始妥协了。 

        第11天晚8点,绑匪又打来电话,忠义告诉绑匪,又凑了100万,共800万比索,只能这么多了。希望就此成交,别再拖延了。 

        绑匪最终答应了。但是,为交钱的方式,双方又谈判了20多天。 

        救兄心切、受尽煎熬的张忠义,最终同意了绑匪提出的条件:8月12日上午10点半,到一条大路上,见到一穿红上衣开三轮摩托者,便跟着走。按照绑匪的要求,张忠义带着自己的亲戚薛兴、同样有过当兵经历的工地保安王胜利及翻译小林,分乘两辆日产工具车上路了。张忠义把800万比索装在一个方便面箱子里,并用铁丝绑好。 

        8月10日,张忠义给在家里等信的老父亲通了个电话,老人担心,绑匪会既要钱又扣人,不同意忠义再去冒险。但他并没改变主意。 

        跟着红衣绑匪前行了15分钟后,逐渐走上一条小路。不一会儿,绑匪停了下来,说要查看箱子里的钱。确认中国人没有使诈后,红衣人伸手就要抱钱箱。薛兴大怒,说“没看到人之前,不能拿钱”。张忠义劝道:“算了,都跟来了。” 

        这时,红衣绑匪手一拍,四周又冒出二三十个武装绑匪。得手后,绑匪马上放出风声,开出了5000万比索赎金的天价。 

        张忠义等人被劫持后,在大湖上躲了两个晚上。8月15日晚,他们见到了张忠强。这时大家才知道,其实张忠强就被关在距他们不足100米处。忠强告诉忠义,几天前,绑匪们给他理了发,换了衣服,说有人来赎他。张忠义至今仍不知道为何绑匪们又改变了主意。因为此前,绑匪一直遵守着亲属交钱,当场放人的“行规”。 

        8月18日晚,绑匪们把他们分成两组,忠义和小林一组,其他3人一组。为什么这么分,忠义现在也没想明白。19日上午,忠义和小林听到了枪声,但并不知道大哥已经遇难了。 

        拟逃 

        9月22日,张忠义和小林曾看到过6架直升机飞过,燃起了他们求生的希望。10月12、13日左右,张忠义又看到了两架直升飞机,并挥舞着衣服大声呼叫,被绑匪发现后制止。 

        张忠义回忆,和大哥分开后,他们易地5次,看管他的绑匪前后有30多个,基本上5天一换人。据翻译小林说,看上一天,能分二三百比索。 

        由于张忠义本人已无油水可揩,看守们经常霸占“上面”应其要求偶尔“专购”的奶粉等食品。有一次,忠义气不过,和一个令人生厌的胖看守起了冲突。他曾学过武术,一个照面就把对方推到湖里。那家伙狼狈地爬出来,气急败坏地端起了枪,其他四五个看守赶忙排成人墙,挡在他前面。这使张忠义明白,他对绑匪来讲,还是蛮重要的。 

        忠义始终没有放弃过逃生的念头,一直在下意识地强记行走路线和周围景物,等待时机。张忠义回忆说,小林获释前,他们曾有过一次相当不错的出逃机会。他说,那是在第3次转移的地点。入夜,那里可遥见岸上楼宇中的点点灯火,游到岸上应该不难。虽然,他在洗澡时已试过湖水的深浅;根据大哥张忠强“逃跑时一定带些剩饭”的经验和嘱咐,他已设法留存些剩饭,但最终放弃了计划。 

        张忠义还讲了一段他大哥逃跑的经历。张忠强一人被绑后的一个夜里,趁看守查看的间隔渐长,逃出住地;在茫茫的芦苇丛中跑了几个小时之后,因迷失了方向,他不得不又折了回来。好在绑匪还在熟睡,没发现。他又朝另一方向奔去。几经曲折,才找到一个村落,他对碰到的一对少年说,可给他们100万比索,求他们根据他写的公司电话找人营救。但不知为什么,这一家人还是把他写的电话交给了村长,村长问明情况后说去联系,谁知竟联系来了绑匪。张忠强再次落入魔窟,并遭到绑匪痛打。我们只能哀叹绑匪在此地势力太大、太嚣张。 

        后盾 

        张忠义亲口告诉我们,“在匪帮里,能够挺住,是因为对我们中国政府有信心;我知道,在外面的人,中国大使馆、我的亲人们都在设法营救我,他们肯定都比我还难过、还焦虑。不过,我确实不知大哥已经去了。”的确,使馆的同志们在这4个月中做了大量的工作。张忠强、薛兴遇难后,许多华人、华侨对支付赔偿十分关注。王春贵大使私下告诉我们,使馆考虑到了会有赔偿,认为这是菲律宾政府表示承担部分责任的态度,不论多少,一定做通家属的思想工作,收下这笔钱。这也是菲律宾政府首次对在菲遇害的外国国民的抚恤。 

        8月26日,张忠强、薛兴葬礼举行的当天,阿罗约总统亲自接见了遇害者家属。8月27日晚,阿罗约又邀请王大使在总统府共进晚餐,并由国防部长等人作陪,商议解救人质的办法。席间,菲方重申“不付赎、不谈判、坚决打击”三原则,王大使当即表示:中国政府也坚持不付赎金的政策,但不应该切断谈判路径;应在充分考虑人质安全的前提下,设法采取各种营救措施。王大使说:“中方对第一条原则赞成,对第三条原则理解,对第二条原则不可以接受,因为各国在解救人质的同时,都会保持着同绑匪谈判沟通的渠道,建议菲方不应只打不谈。”前三军总长、国防部长雷耶斯将军马上会意地表示要尝试开启其他“非正式途径”。自此,曾与菲南部伊斯兰势力渊源颇深的利比亚大使萨利姆,才正式6进6出绑匪营地为忠义的获释进行游说。这期间,中国大使馆也开始与萨利姆进行了6次接触。 

        我驻菲武官张玉和大校说,阿罗约总统前往上海出席APEC非正式首脑会议和即将对我国进行国事访问前夕,菲军方确实加强了对绑匪的军事压力,这对人质的获释也起到了促进作用。 

        据悉,张忠义将于近日回国。目前,张氏兄弟所在的马尔马尔灌溉工程也将在短期内完成最后的收尾工作。我们预祝工地上59名中方人员,届时能安抵祖国。


    中国新闻网 2001年10月23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