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染上艾滋病自我封闭 上海青年写出《艾滋手记》
        

        一位大学刚毕业的年轻人,工作和爱情都一帆风顺,然而就在一生中的第一次性行为——嫖娼中,他染上了艾滋病。痛悔不已的他辞了工作,断绝了与父母、女友的联系,巨大的压力使他只能靠在网上发表自己的亲身遭遇作为与外界的惟一沟通……近日,《艾滋手记》在“榕树下”网站登出后,立即引起了各方关注。

        ■我错了,所以我不希望别人也错

        昨天,记者在浏览“榕树下”网站时,看到了这位网名叫“黎家明”的年轻人的文字,写得真实而痛楚。网站编辑飞乐(网名)告诉记者,黎家明是6月27日打电话到“榕树下”网站,希望发表这些文章的。

        黎家明说,自己去年大学刚刚毕业,在一家知名大公司工作,收入丰厚。去年年底,他和同事喝完酒后去了洗头房,他和一个卖淫女在没有任何安全措施的情况下发生了关系。两周后他出现低烧,一周不退,后来身上又长出红色斑点。他到医院检查,结果HIV反应是阳性——他感染了艾滋病!

        为了证实此事,“榕树下”网站专门找到了他的主治医生,医生提供的发病时间、症状、就诊情况和黎家明完全一致。这位国内著名艾滋病研究专家对他的评价是:“一个单纯的孩子,素质不错。从我了解的情况看,那次确实是他第一次和异性发生性关系。”

        在确定了事情的真实性后,“榕树下”于7月12日开始刊登他的文章,文中所有隐私性的东西都被删去。黎家明在文中说:“我自己是做了错事,所以不希望别人也犯同样的错误。”

        ■陆幼青可以在阳光下说他得病了,而我不能

        昨天,记者试图电话采访黎家明,被婉拒。飞乐对记者说,黎家明的思想压力很大,因为他曾经是一个生活一帆风顺的年轻人,健康、正直,而现在这一切都因为那次不检点毁灭了。确诊后他辞去了原来的工作,割断了和父母、女友的联系,在各地寻医问药,没有朋友、没有亲人,背负着沉重的罪孽感。

        飞乐回忆起第一次与黎家明见面时,本来应该是个很精神的小伙子,看上去很瘦,脸色不好,人也非常拘谨,尤其是身体语言,说话的时候捂着嘴,十分注意不和别人有身体接触,对周围的人保留着十分的敏感和小心。因为这个病,他觉得自己“不干净”,因此穿的是一身白色衣服,并且不停地吃药,两个小时就吃一次。告别时飞乐和网站CEO朱威廉留下了联系电话,黎家明一下哭了起来。飞乐说:“他自从得病后就把自己封闭起来了,所以连这样平常的小事都觉得是难得的信任。”

        而在他的文字中,更多的是常人无法想像的痛苦和绝望,这不由使人想起另外一个上海人——陆幼青。但是黎家明说:“陆幼青可以在阳光下说他得病了,而我不能。”

        ■《艾滋手记》考验社会宽容度

        《艾滋手记》上网不过一周,却已有了近3万浏览量和600多篇留言。在这些留言中,大部分对黎家明表示了同情和安慰,也有不少对他嫖娼的行为进行了严厉的指责,甚至有人觉得他因为嫖娼而感染艾滋病是“罪有应得”,这使得他非常痛苦。飞乐说一次半夜12点他忽然打过电话来,反复问:“你觉得我是那种堕落的人吗?”

        看来,黎家明和他的《艾滋手记》正在考验着社会对艾滋病感染者和艾滋病人的宽容度。不过,至少从黎家明的行为和写出的文字来看,这是个非常负责任的人,他没有自暴自弃,还一直在找那位卖淫女,希望她也去医院确诊,不要再传给别人。而“榕树下”之所以要发表他的文章,原因一是希望宣传防治艾滋病;二是为艾滋病人提供与常人无异的关怀;三是告诫所有人,选择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 (曾鹏宇) 


    《北京青年报》 2001年7月21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