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换电视机惹来杀身祸?
        

      前天晚上8时许,在广州市同和镇京溪村麒麟岗中路10号楼,发生一起因纠纷引起的凶杀案,4名身份不明的男子持刀砍伤一名外来打工仔,并将其从五楼阳台上推下去。记者昨日接到读者报料后,立即赶往案发现场,并采访了有关人员。

        据悉,被砍伤并坠楼的男子名字叫宁要,湖南邵东人,今年20岁。他是在今年元月份跟老乡罗宗胜一起来广州做生意的,两人在广州同和镇京溪村合伙租房住。记者见到宁时,他还比较清醒,在其老乡罗宗胜及宁的女友的协助之下,他向记者讲述了当天晚上发生的事。

        事由  疑因换电视机引起

        据宁要说,由于手头比较紧,他与老乡在麒麟中路10号楼501房合租了一间小卧室。501房比较大,另外还有两间卧室,是不固定地对外出租的。7月20号晚上,501号房入住了四名男子,四个人每人都背着一个黑色的背包,其中两人还戴着眼镜,很斯文的样子。他们四人就住在与宁的房间紧靠着的那间卧室里,当时宁要和罗宗胜以及他们俩的女朋友正在房里看电视。由于宁房子里的电视机性能不太好,罗当时就提出与隔壁房间换一下电视机。罗跟女房东说明了情况后,就径自到隔壁房间里把电视机抱走,并将自己房里的那台换过去。据罗说,当时他在换电视机的时候,房子里的那四名男子并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眼睛恶狠狠地盯着罗。罗在看完电视剧后,跟他女朋友一起出去,想到外面逛一逛。想不到他这一出去,他的老乡就惨遭毒手。罗宗胜对记者说:“真没想到就为了这么点小小的事情,他们居然会做出这么狠的事来。”

        宁要告诉记者,他一直在外面努力工作,平时并没有在外面惹是生非,也没有跟什么人结下仇。

        凶杀  四人持大马刀狠砍

        宁要回忆起前天晚上的事情时,还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连声说:“没想到他们会这么狠!他们这样做太不可思议了,令人莫名其妙!”事情发生时他和他的女朋友在一起,大概是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他听见有人敲门,然后老板娘就从外面把门给打开了,门一打开马上就冲进来四个男子,正好就是住在隔壁房间的那四个人。进门时其中一人手里拿着一张VCD碟片,冲着宁要喊了一句:“这张碟子不是我们的!”然后,把碟子一扔,四个人立即都从黑色背包里掏出一把大马刀,对准宁就砍。当时宁正蹲在地上换碟片,一看见刀子砍过来,宁就本能地胳膊一抬,想护住头,结果左手就被狠狠地砍了一刀,鲜血直流。宁想冲出门口,但被挡了回来。无奈之下,退到了阳台外面,那四名男子还穷追不舍,拿着刀往宁身上乱砍。把宁逼到阳台边上后,其中一人用力一推,宁就从阳台上摔了下去。然后凶手就从楼房的后门趁黑逃走了。

        在阳台上记者还可以很清晰地看见斑斑血迹,从房间的阳台往下看,下面是一块建筑工地,横七竖八地摆着很多木头,有很多钢筋已经被架了起来,直指着天空,地面上摆放着各种杂乱的东西。

        宁要对记者说,他当时就失去了知觉,被人推下去以后,他什么都不知道了,到了医院以后才醒了过来。

        在采访的过程当中,记者查看了一下房东的出租屋租住人员情况登记表。奇怪的是,登记表上面居然没有有关四个凶手的任何情况登记。而且案发以后,房东老板娘已经不见了踪影。

        伤情  脱离危险在家养伤

        记者是在宁要和罗宗胜合租的房子里见到他的,宁当时正躺在床上,面容憔悴,两眼无神地盯着天花板,身上还穿着当天晚上那一身衣服,裤子的多处地方已经被撕烂了,上面沾满了血渍。宁的左手被两块木板夹着,右手缠着厚厚的绷带。在他胳膊上和身子上,有很多处被刮伤以及淤血的痕迹。宁的身子斜躺着,根本无法动弹。在采访过程当中,宁时不时说:“我的肚子很痛。”记者还看到了南方医院的X光检查报告单,单子上写着:“(宁要)右桡骨远端骨折,左肱骨中下段骨折,右手第一掌骨基底部骨折,心、肺、肋骨、腰椎骨质均未发现异常。”据悉,目前由于没有足够的住院费用,宁暂时就在自己的房子里养伤,无法到医院接受治疗。

        老乡  瞬间反应救人要紧

        罗宗胜对记者说,当时他从楼上走下来,刚刚到楼下拐角处就看见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楼上往下掉,当时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是宁要。而且那里灯光很暗,看不清楚究竟是什么东西,也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过了几分钟后,他发现有很多人围着那东西在看,他跑过去后才发现从楼上摔下来的是一个人,而这个人竟然就是刚刚才和自己一起看电视的宁要!罗当时来不及想什么,立即抱起宁,叫了一辆三轮摩托车赶往南方医院。

        罗跟记者说,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宁要曾经醒过来过,宁一醒过来,就问了一句话:“我是不是死定了?”然后又昏死过去了。

        跟宁要他们住在同一幢楼的一名男子告诉记者,20号晚上8点多钟的时候,他听见“砰”的一声,然后跑到外面,就看见有一个人躺在地上,那个人左手有很多血,手的中间被砍伤了,肉直往外翻,连骨头都可以很清楚的看见了。这名男子连称:“这样都不死,真是太幸运了!”

        记者还了解到,20号晚上罗宗胜把宁要送到医院以后,马上向公安机关报了案,但凶手仍然逍遥法外。目前同和镇派出所已经将案件记录在案,并展开了调查。(张蜀梅 韦志军)


    《南方都市报》 2001年7月22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