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美国:女杀手只求速死

    李俊

        

      数年来一直为美国媒体穷追不舍的女连环杀手奇案近日有了新进展。爱琳,一位靠在公路上以搭车名义卖淫为生的女杀手,几乎是在一年之内七次骗劫和杀人。7月21日,美国佛罗里达一巡回法院宣布爱琳的上诉成功。不过在这项特殊的上诉中,她并非为自己开脱罪名,而是要求法院替自己“赶走”律师,并加速对自己的死刑判决进程。

        ■杀人女魔全盘认罪

        爱琳·乌尔诺斯对法庭说,自己是个“连环杀人犯”,如果法律不对她进行制裁的话,她有可能会“继续杀人”,“生命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她请求法院撤掉指定给她的律师,并加快对其死刑的判决。因为她“不想再让谎言充斥自己的生活,想让事实大白于天下,然后干干净净地去见上帝”。法官麦克·哈切森认为爱琳的请求是合理的,他准备把这个上诉转到佛州地方法院,并告诉爱琳法庭将帮助她“早日达成愿望”。

        爱琳说:“对死刑判决我并不害怕,因为我知道自己干了些什么。事实上在冥冥中我早就在等待法律对我的制裁。”在1989年至1990年期间,居住于佛州迪特那沙滩的爱琳频频出没于佛州中部和北部,在高速公路边以出卖色相为手段7次骗劫和谋杀让她搭车的中年嫖客。1991年被捕时爱琳并不承认自己是个谋杀犯,她宣称这些让她搭车的男人或是殴打或是想强奸自己,因此她是出于自卫枪杀了他们,然后将他们洗劫一空。富于戏剧性的是,21日在法庭上,爱琳公开宣布自己一直在撒谎,原因是为了“嘲弄和抨击现有的制度”。她说:“我是个不折不扣的一级杀人犯,先是劫持那些男人然后再干掉他们。”同时她向那些受害人的家庭作了道歉,并认为没有必要再花纳税人的钱为自己辩护,自己实在是罪有应得。

        但是,她的律师之一理查德·凯利认为,事情并不像爱琳说的那么简单。她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引起有关方面对其精神状况的关注。来自佛州地方外围律师机构的律师和专门处理死刑犯上诉的机构正在努力要求法院驳回爱琳的速死请求。

        ■杀人犯成媒体新宠

        爱琳的“事迹”为美国的八卦媒体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成为美国媒体争相报道的最佳新闻素材。著名的电视节目“杀人魔女——爱琳的故事”就是以其为原型的。最近在洛杉矶上演的一部话剧也重现了她在1992年的法庭遭遇——她当时说她杀死了一名对她“进行攻击,使她对生活失去信心的男子”。

        爱琳的确杀了不少人,她以卖淫为生,并且是个同性恋者,还因为小偷小摸经常进班房;在受审期间,一对善良的夫妇合法收养她为养女。她的这些经历难免成为媒体大肆渲染的对象。然而围绕在她身边的各种故事有时过于夸张,她并不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连环女杀手,女性杀人犯也并不稀奇;爱琳的杀人武器是一支不常见的枪,媒体就抓住这一点疯狂地大做文章。

        ■破碎的家庭环境

        爱琳出生于一个破碎的家庭环境,她的母亲黛安在1960年遗弃了爱琳和她的哥哥凯斯。幸运的是孩子的外祖父母收养了这对兄妹,他们没有告诉这两个孩子身世,而是像对待亲生儿女一样把他们抚养成人。外祖父是个酒鬼,对自己的孩子很严厉,当12岁的爱琳发现了身世的秘密后,这两兄妹用自暴自弃来反抗外祖父的权威,他们开始迅速地堕落。两年后,14岁的爱琳因为怀孕被送往感化院,在那里人们发现她是个带有严重敌对情绪、不合群的低龄妈妈。不久她生下了一个男孩,这个男孩在1971年被人收养。

        爱琳的外祖母逝世后,黛安让自己的儿女回得克萨斯州的家与她同住,但是被拒绝了。因为黛安想通过严格的手段来教育这两个儿女,这时已改名为李的爱琳并不买母亲的账,她开始逃学、离家出走并开始在公路上以搭车的名义从事卖淫生涯。

        几年后,凯斯死于喉癌,爱琳则继续向佛州“进发”。在那里,她和比她年长许多的路易斯·弗尔结了婚,弗尔靠持有的铁路股票生活过得相当不错。但是这段婚姻短命得很,爱琳因为在回家的路上用球杆打一名酒吧男侍应生而被捕入狱。弗尔总算脱离了爱琳的“魔掌”,据他说爱琳挥金如土,当他不能拿更多的钱回家时就用瓶子砸他。

        ■不断尝试“新经验”

        凯斯死后,给自己的妹妹留下了一万美元的保险金,但是爱琳在两个月内就把这笔钱挥霍一空。于是她只好灰溜溜地回到了佛州,在那里干起了小偷小摸的营生,甚至还可笑地持械打劫,成了牢房里的常客。作为一个州际妓女,爱琳的行情并不好,生活时常陷入窘境。1986年在迪特那一间同性恋酒吧里碰到24岁的泰莉亚·莫尔的时候,爱琳情绪处于极度低潮,愤世嫉俗并一心想要品尝生活中“一些新的经验”。她们迅速“堕入情网”并开始同居生活。莫尔为此辞去了汽车旅馆侍女的工作,爱琳也心甘情愿地用自己出卖肉体赚来的钱养活“妻子”。但激情易逝,爱琳的行情没有起色,她们不得不紧衣缩食地到处漂荡,生活越来越艰苦。于是爱琳又想要开始“尝试一些新东西了”。

        56岁的迪克·汉弗莱是佛州卫生和康复中心虐待和伤害儿童方面的调查员。1989年9月10日他刚刚和妻子庆祝完结婚35周年的纪念,第二天就失踪了。12日晚上人们发现了他满是枪眼的尸体,从他身上找到了6颗0.22口径的子弹,而他的车直到9月底才被发现。

        此外,1990年6月1日戴维德·斯皮尔斯的尸体被人发现。5天后是查尔斯·卡斯卡登。7月4日警察发现了皮特·西门斯的车子,尽管他的尸体一直没有找到,爱琳还是承认这件案子是自己干的。8月9日、9月12日和11月19日的被害人分别是特罗依·布鲁斯、迪克·汉弗利斯和沃特·吉诺。

        ■凶手浮出水面

        佛州马里恩县犯罪调查组的斯蒂文·别里奇上校注意到这几起谋杀案的相似点,并和受害人所在县的侦查力量配合,大胆地提出了一个假想理论。他认为如果受害人不停车搭人的话,凶手就会无机可乘;他还认为女性作案的可能性很大,两个女人先把车子毁掉再逃之夭夭。为此他向媒体求助,12月底路透社发表相关文章称,警方正在寻找作案的妇女,佛州的报纸转登了这则报道还登载了警方草拟的对凶手的描述。

        案情很快就有了眉目。1990年12月中旬,警方收集到不少线索,矛头直指两个女人。一名男子回忆说,早在一年前有两个叫莫尔和李的可疑女人从他这里租了一辆活动房车。一名妇女报告说,两名外来妇女曾在她的汽车旅馆里打过工,一个叫莫尔另一个却叫苏珊。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人打来电话证实这两个女人就是莫尔和格林。她们曾买过一辆娱乐车,格林在这两人中显然处于支配地位,她是一个专门搭车的妓女,而且两个人是同性恋。

        格林的身份是破案的关键。佛路西亚县的警官调查了各地区的当铺,发现格林在迪特那当掉了被害人麦劳利的一架照相机和一台雷达探测器,并在收据上留下了宝贵的指纹。在奥玛尔,她当掉了与受害人戴维德·斯皮尔斯卡车上的非常相似的工具。

        格林留下的指纹帮了警察的大忙,简妮弗警官利用自动指纹鉴别系统无法在自己的电脑数据库里找到与之相匹配的指纹,于是就到佛路西亚县进行手工检索。她发现指纹是属于一个叫劳里的女人,受害人皮特·西门斯身上的血手印也来自于同一个人。所有的这些发现被立即送往国家犯罪中心处理。从密歇根、科罗拉多和佛罗里达各地汇集的信息表明,劳里、苏珊以及格林都是爱琳·乌尔诺斯的化名,凶手终于浮出水面。1991年2月9日爱琳被捕归案。


    《北京青年报》 2001年7月26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