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图文:聚焦厦门远华特大走私案
    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昨晚推出特别节目聚集厦门走私案
        
    这幢红色的小楼对外被称作是厦门远华办公楼,看起来并不起眼儿的红楼在厦门却十分有名,很多厦门人都知道,这里时常有领导干部出出进进。赖昌星投资1.4亿元建造的这个小楼是个名副其实的奢靡的享乐场所。

        1998年7月全国打击走私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江泽民主席接见了会议代表并做了重要指示。江泽民主席强调指出,严厉打击走私犯罪活动是党中央国务院为保障经济健康发展,维护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利益的一项重要部署。对于严重的走私犯罪活动坚决打击,绝不能手软。在这次全国打击走私工作会议上,朱镕基总理做了重要讲话。随后一场声势浩大的反走私斗争在全国展开。

        正当湛江走私大案被查处,一批走私犯罪分子受到法律制裁的时候,有关部门不断收到群众对厦门关区走私情况的举报。

        1999年4月,中央纪委监察部收到有关部门转来的一封举报信,信中反映,赖昌星等人与厦门海关等口岸管理部门内外勾结、大肆走私的违法犯罪问题。这封举报信引起了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 。

        1999年4月20日中央领导作出批示,决定以海关为主,中央纪委组织协调彻底查清此案。经过筹划准备之后,1999年8月18日办案人员正式进驻厦门,拉开厦门特大走私案查处工作的序幕。

        (一)

        牟新生(中央“4 20”专案领导小组副组长、海关总署署长):1999年8月18日进驻厦门,同时出击,一天到十个部门,同时扣押了一些文件材料,有些人当天就抓了。十天之内突破了110亿元。

        仅用十天的时间就查处走私案值达110亿元,表明此案是规模空前巨大的特大走私案。1999年9月6日厦门特大走私案被列为中央直接抓的大案,根据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成立中央专案领导小组。因为中央领导对此案的批示是在1999年4月20日,领导小组就被简称为“中央4 20专案领导小组”。全国纪检、监察、海关、公安、检察、法院、税务等相关部门的精兵强将陆续进驻厦门,拉开阵势全面查处此案。办案人员最多时达到1100多人。经过一年多的深入调查,此案已基本查清。经查证,1996年以来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及其他走私犯罪分子在厦门关区走私进口成品油、植物油、汽车、香烟、化工原料、西药原料、电子机械等货物的价值高达530亿元,偷逃税款300亿元,是建国以来查处的最大的走私案。经调查发现,发生在厦门关区的走私犯罪活动绝大部分与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有关。

        盛南光(海关总署侦查局副处长):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在厦门关区的整个走私应该说处于核心地位,对整个厦门地区,包括泉州、石狮地区的走私活动都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赖昌星原是福建晋江的农民,连小学都没有念完,1994年赖昌星在厦门注册设立厦门远华电子有限公司,之后就开始了疯狂的走私犯罪活动。这幢楼对外被称为远华电子有限公司的厂房,但是整个楼空空荡荡,并没有什么生产设备,只是在二楼堆满了健身器械。

        盛南光(海关总署侦查局副处长):那是一个训练场所,是赖昌星用来训练打手的,赖昌星为了掩护其走私活动和其他非法活动,他雇用了几十名打手,组成所谓的保安队,每当货物到岸的时候他都派出几十名打手将这些走私货物围起来,别人根本进不去。

        1994年厦门远华电子有限公司成立以来,走私就成了他最为主要的内容。随着走私的扩大,赖昌星也对企业进行了扩张,1997年在厦门注册设立了厦门远华集团有限公司,远华集团的内部成员有着极为细致的分工。只不过他的分工一切都是围绕着走私的各个环节来进行的,这样就形成了规模庞大、组织严密的走私犯罪集团。

        盛南光(海关总署侦查局副处长):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组织上是非常严密的,分工上也是非常细致的,比如说每一次走私货物无论是从境外组织货源,到海上运输,通关到境内销售,销售以后再洗钱再对外付汇,都有专人负责,赖昌星在走私集团是起决策作用的人物,每次大的走私活动都是他亲自指挥,亲自领导,他的弟弟赖昌图专门负责走私汽车,他底下也有一帮骨干分子。

        为了实施疯狂的走私犯罪活动,赖昌星租用了专门的码头,建造了一个个大型的仓库,为了销售走私货物还专门注册成立公司,骏邦公司就是为销售走私汽车而成立的。在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内,一切都是为其走私犯罪活动服务的。

        据调查,1996年到1999年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及其他走私犯罪分子共走私进口成品油450多万吨,平均每三天就有一艘万吨油轮在赖昌星等人的指挥操纵下到达厦门。1996年以来,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通过违报货物品名等手法,共走私进口香烟300多万箱,一度在国内走私香烟的黑市上某种牌子的外烟平均每两盒中就有一盒是赖昌星走私入境的。1996年到1998年厦门海关征收的关税、增值税等总计只有50.88亿元,而基本上是在相等的时间里,厦门关区走私偷漏的应交税款,仅被查实的就有300亿元,是厦门海关征收关税总和的六倍。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如此骇人听闻的疯狂走私犯罪活动持续了几年,却从来没有受到过有关部门的打击。

        连续几年的疯狂走私竟然从来没有受到过相关部门的查处,由此可见,在对走私负有监管打击责任的各个环节中,赖昌星所编织的关系网发挥着作用。正是在这种关系网的保护下,远华集团的走私犯罪活动越来越猖獗,越来越肆无忌惮,竟然成了厦门关区走私所谓的龙头号老大。

        (二)

        国家利益不可侵犯,国家法律不容亵渎,狂极一时的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终于被押上了审判台。

        经过一年多的努力,纪检、监察、海关、公安、检察、法院、金融、税务等部门协同办案,厦门特大走私案及相关的职务犯罪的案情被基本查清。在这期间,共有600多名涉案人员被审查,其中有近300人被追究了刑事责任。

        赵登举(中央“4 20”专案领导小组成员、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厦门赖昌星集团的走私案,党和国家非常重视,态度非常坚决,就是说不论是涉及到什么人,都要一查到底,本着这么一种精神。同时要求我们司法机关严格依法办事,办成铁案,我们本着对法律负责,对历史负责,也对个人负责的态度来办这件事情。

        何勇(中央“4 20”专案领导小组组长、中央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厦门特大走私案件的查处从始至终是在党中央国务院直接领导下开展的,中央的主要领导同志对这起案件的查处,都作过重要的批示,在案件调查的每一个关键的时刻,中央都及时听取汇报,并作出了重要的部署,厦门特大走私案件的查处是在中央领导下开展的,打击走私,惩治腐败斗争中取得的又一个重大的胜利。

        这里是厦门远华集团有限公司的总部,在大门左侧的这栋红色的小楼对外被称做是远华集团的办公楼,这栋表面上看起来并不起眼的红楼在厦门市却是十分的有名,很多厦门人都知道这里时常有领导干部出出进进。

        那么这栋时常有领导干部出入的红楼究竟有何特别之处呢?走近红楼就会发现,这栋外表平常的所谓的办公楼内部十分豪华,是不折不扣的奢靡的享乐场所。在这里吃喝玩乐一条龙,一应俱全。一楼是迎宾大堂,二楼可以大吃大喝,共有四个包间,在这里推杯换盏酒足饭饱之后,来到三楼就可以享受桑拿按摩,还有鸳鸯浴。提供这样服务的包间共有四个,桑拿、按摩、鸳鸯浴之后,酒也该醒了,四楼准备好了一个小型的电影 放映厅和三个KTV包间,可以尽情地唱歌跳舞。推杯换盏,桑拿按摩,唱歌跳舞一项接着一项,可真够累的。不过没关系,赖昌星赖老板想得周到,五楼六楼有设备齐全的豪华客房,让你有一种进了总统套房的感觉。当然,除了这些豪华的设施之外,还有年轻貌美的小姐给光顾红楼的领导干部们提供周到而特殊的服务。

        据调查,红楼共计投资1.4亿元,为拉拢腐蚀党内干部,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专门投巨资建起了红楼,看来这位小学都没有念完的、貌似憨厚的走私犯罪集团的头目赖昌星为了在自己周围编织一个关系网,真可谓是费尽心机。赖昌星这番心机没有白费,几年来一些党政领导干部成了红楼的常客,红楼也就成了赖昌星和这些领导干部进行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的场所。

        曲璟(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副处长): 听和赖昌星关系比较好的人说他有这种说法。他说这个爱好实际就是弱点,你喜欢车我送轿车,你喜欢房子我送房子,你喜欢女人我送女人,你喜欢赌,我送赌资,就是你喜欢什么我送什么。他都能够在接触过程中琢磨出你的爱好来,琢磨出你的弱点来,然后对症下药,使你这个毒药吃进去,你就再也吐不出来。只有跟着他走,为他办事,为他提供方便。

        我国政府对于走私是严厉打击的,打击走私也有一系列的制度和机制,要想走私需要闯过一道道关口,但是令人痛心的是,几年来这些关口在赖昌星的面前竟然都成了摆设。为了更顺利地大肆走私,赖昌星用走私得来的钱财以各种方式拉拢腐蚀党政机关和有关职能部门的干部,在海关、边防、商检、税务等对走私负有监管责任的各个环节中都有赖昌星精心编织的保护网。在赖昌星编织的保护网中有公安部原副部长、全国打击走私领导小组原副组长李纪周,厦门市委原副书记刘丰,厦门市原副市长蓝甫,厦门市原副市长赵克明,福建省公安厅原副厅长、福州市公安局原局长庄如顺,厦门海关原关长杨前线,厦门海关原副关长接培勇,厦门市委政法委原副书记林金栋,厦门市商检局原副局长等。在厦门特大走私案中有近200名党政机关和行政执法部门的干部受到党纪政纪处分,近150名党政干部被追究了刑事责任。

        这是厦门海关。在厦门海关大门两侧各有一尊石狮,有意思的是,在这个石狮的前面还有两枚“吉星高照、招财进宝”的钱币,这也许反映了当时厦门海关一些领导干部的一种愿望,也正是在这种愿望的支配下,厦门海关一批干部纷纷拜倒在赖昌星的金钱面前。在被移送司法机关涉嫌职务犯罪的150多人中,有70多人是厦门海关的干部,这其中包括原厦门海关关长杨前线、副关长接培勇 以及各个关键部门的负责人。这样几年来,本应把好国门的厦门海关在赖昌星走私集团面前就完全形同虚设。这里是海鑫堆场,是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走私货物的最为重要的货场。1996年以来,这里几乎每天都是繁忙的景象,从这里转运的走私货物价值达100多亿元人民币。1996年应赖昌星的要求,厦门海关在海鑫堆场内设立了一个监管点。

        曲璟(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副处长):在派出人员的时候,赖昌星下面的人就给海关的人说要谁谁谁,他就是点名要的,所以应该说这几个监管点的人员,基本上是他们有个意向,海关派的人这样就不会把他的走私问题暴露出去,只能对他起掩护作用。

        按走私犯罪分子的要求,选派海关监管点的工作人员,这样的监管点还何谈什么监管呢?几年来大量走私货物每天都要在这个海关监管点的工作人员的所谓监管之下出出进进,却从来没有发现走私的记录,而像这样按照赖昌星的要求,任免厦门海关重要岗位的干部对于厦门海关原关长杨前线来说,已经成为理所当然的习惯,以至于在厦门海关赖昌星被称做地下关长。

        (三)

        1998年我国政府决定对走私实施严厉打击,即使在这种背景下,厦门海关原关长杨前线、副关长接培勇等海关干部仍然无视自己的责任,放纵保护赖昌星走私集团的犯罪活动。

        曲璟(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副处长):就是当时海关总署对厦门走私情况来调查,是另外一个走私,在调查的时候在海关九楼的会议室要开会,开会的时候,赖昌星的远华公司有一个人就打电话,说我们今天有一艘油轮要进港,说你们在那个海关正好对着那个港口,说进关以后开会不是能看到油轮进港嘛,这样的话就怕暴露他们的走私行为,你能不能换一换会议室。杨前线当时也就一口答应下来了,所以这个事情当时就是这样掩盖过去了。这边在召开打私的会议、查私的会议,那边走私油轮照样进港。

        1999年6月到8月,司法部门已经开始对厦门特大走私案进行调查,当时的厦门海关关长杨前线、福建省公安厅副厅长庄如顺仍然顽固地站在犯罪分子的一边,为赖昌星通风报信,对抗调查。由于杨前线、庄如顺等人的出谋划策,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的主要涉案人员出逃,许多证据被销毁。厦门特大走私案的案值之大,危害之严重骇人听闻,而由此所揭露出来的腐败问题的涉及面之广,人员之多也令人震惊。公安部原副部长、全国打击 走私领导小组原副组长李纪周收受赖昌星等人的巨额贿赂就与赖昌星称兄道弟,为走私犯罪活动提供方便。厦门市委市政府原领导班子中的七名成员以及福建省和厦门市的一批厅局级干部被查出了严重的腐败问题。厦门市原副市长赵克明以权谋私,收受巨额贿赂。厦门海关原关长杨前线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赖昌星贿赂,折合人民币140多万元,另外赖昌星还花上千万元为杨前线包养情妇,并出资130多万元购买别墅供杨前线及其情妇使用。福建省公安厅原副厅长兼福州市公安局局长庄如顺共收受赖昌星等人的贿赂折合人民币50多万元,其中包括1996年收受赖昌星送的一部价值42万多元的丰田加美小汽车。厦门市原副市长蓝甫索取收受赖昌星等人的贿赂折合人民币500多万元,厦门市委原副书记刘丰收受赖昌星等人的钱物共计45万多元,并有74万多元的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厦门特大走私案案情极其复杂,为了查处此案,来自中央有关部门及全国各地的纪检监察、海关、公安、检察、法院、金融、税务等部门的精兵强将汇聚厦门,阵容强大的办案队伍进驻厦门让厦门市的干部群众看到了中央查处此案的决心,得到了广大干部群众的拥护和支持,办案人员进驻厦门后,共收到群众的举报信或电话1200多条,提供了大量的办案线索,中央的高度重视和群众的热情支持使办案人员决心将这起特大走私案彻底查清。

        牟新生(中央“4 20”专案领导小组副组长、海关总署署长):厦门特大走私案是我们共和国建国以来最大的一起经济犯罪案件,在办案初期,我作为领导小组成员向全体办案人员提出了一个最基本的要求,要求大家严格依法办事,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把厦门案件办成一个经得起历史检验的、经得起法律检验的铁案。

        办成经得起历史检验的铁案,是全体办案人员的共同追求,但是厦门特大走私案是我国建国以来罕见的走私腐败大案,案情极其复杂,此案涉及党政机关、海关、金融、税务、商检、港监、边防等部门,以及一批国有企业。涉案人员众多、涉案金额巨大,并且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的走私手法极其狡猾,隐蔽性极强,再加上在查处厦门特大走私案的初期,福建省公安厅原副厅长庄如顺、厦门海关原关长杨前线等腐败分子与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沆瀣一气为犯罪分子通风报信、出谋划策,致使许多证据被销毁、主要涉案人员出逃,给案件的调查取证带来极大的难度。

        调查表明,在1996年到1999年间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和其他走私犯罪分子在厦门关区走私货物的价值达人民币530多亿元,偷逃应缴税款300多亿元,同时还查清了一批党政干部的腐败问题,在这期间共有600多个涉案人员被审查,其中有近300人被追究了刑事责任。

        (四)

        在对走私腐败问题进行依法查处的过程中,全体办案人员始终坚持打击走私惩治腐败和促进经济发展、维护社会稳定相结合的办案指导思想。

        洪永世(中共厦门市委书记):正因为有这样一个指导思想,所以在办案过程当中,他们注意了要依法严肃认真地来查处这个案件。首先是依法,依事实来查清这个案件,同时在关系到我们经济发展及社会稳定的一些敏感问题和关键问题的时候,他们始终都注意了跟我们市委及时进行沟通,研究一些措施减少一些负面影响。因为有这样的正确的指导思想来贯彻,所以这次厦门不但在案件办理方面能够顺利开展,同时厦门整个社会是稳定的,厦门的经济仍然是持续、健康、快速地增长。

        厦门特大走私案的查处维护了正常的经济秩序,厦门市有了一个健康的经济发展环境。1999年厦门关区的关税收入比上年增长138%。2000年厦门市国内生产总值比上年增长15.1%,地方财政收入比上年增长23.82%.

        厦门特大走私案的查处受到了广大干部群众的欢迎,使人们看到了中国政府打击走私、惩治腐败的决心和信心。

        宋德福(中共福建省委书记):这次对厦门特大走私案的查处再一次表明了党中央对惩治腐败的坚定决心,也是反腐败的一个重大成果,进一步鼓励了广大的人民群众反腐败斗争的信心,我们省委坚决地拥护、大力地配合,广大的干部群众也很拥护,我们全省要对厦门特大走私案要高度重视,总结教训、吸取教训,振作精神,把工作做好。

        何勇(中央“4 20”专案领导小组组长、中央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厦门特大走私案的查处,无论是从政治上讲,还是从经济上讲,都具有重大的意义。我们要从这个案件当中,总结经验、吸取教训。我们一定要在坚决贯彻落实,中央关于打击走私、惩治腐败一系列的重要决策和部署中,坚持标本兼治、综合治理,一方面要加大查处大案要案的力度,另一方面要加大治本的力度,坚持反腐败从源头上抓起,通过机制上、体制上、制度上的改革和完善,不断铲除滋生腐败的土壤和条件。

        ■据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

        ■文字整理/卢荡 李湘荃 ■图/卢荡

        截至目前,各级人民法院已对厦门特大走私案涉及的167起案件做出判决,涉及被告人269人,其他案件的审理工作正在抓紧进行中。

        叶季谌: 中国工商银行厦门市分行原行长,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死刑已执行。

        吴宇波:厦门海关东渡办事处船管科原科长,犯受贿罪,被判处死刑已执行。

        王金挺、接培功、黄山鹰、庄铭田、李宝民等五人:犯走私普通货物罪,被判处死刑已执行。

        李士专: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判处死刑已执行。

        杨前线:厦门海关原关长,犯受贿罪、放纵走私罪, 一审被判处死刑 。

        庄如顺:福建省公安厅原副厅长、福州市公安局原局长,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一审被判处死刑。

        陈燕新:福建省石油总公司原总经理,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受贿罪、贪污罪、私分国有资产罪、 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审被判处死刑。

        王燕棣: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一审被判处死刑。

        蓝甫:厦门市原副市长,犯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方宽荣:厦门海关驻东渡办事处和平码头船管科船管组原组长,犯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梁栋:厦门对外供应总公司原总经理,犯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王可象:厦门市公安局对联络处原处长,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黄克臻: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走私香烟的骨干分子,犯走私普通货物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陈文远: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走私香烟的骨干分子,犯走私普通货物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刘丰:厦门市委原副书记,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被判处无期徒刑。

        陈国荣:中国银行福建省分行原行长,犯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张永定:福建省公安边防总队海警二支队原队长,犯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陈育强:厦门海关走私犯罪侦查分局侦查处一科原副科长, 犯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赵裕昌:福建九州商社原总裁 兼福建九州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犯受贿罪、走私普通货物罪、贪污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杨上进:厦门海关调查局原副局长,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

        黄志忠:厦门海关东渡办事处船管科船管组原组长, 犯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钟晓辉:厦门国际会展新城投资建设公司原总经理,犯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严立平等9人 :犯走私普通货物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远华案庭审现场
    《北京青年报》 2001年7月23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