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3月10日,京城北郊发现一具全裸女尸
    京城惊爆知名记者杀妻案
        

        不同寻常的寻人启事

        “爱妻,你在哪里?我们结婚4年多了,去年又买了新房,家是你亲手布置的,充满了温馨和甜蜜。昨天,大学的李老师通知你去领学位证书,审计师考试的准考证也发下来了。你最想得到的东西都要一一实现了,更加美好的生活在向你招手,可是你现在在哪里?”

        2000年12月中旬,《北京晚报》刊登了这样一条题为“爱妻,你在哪里”的寻人启事。刊登这条启事的是一位名叫孙飞的先生,寻人启事附有孙先生的爱妻刘蕾的照片,一个剪着短发、眉清目秀的女孩子露着甜美的微笑。

        2001年3月10日上午9时左右,京城北郊昌平区一座新落成的住宅小区。退休老干部刘老先生牵着小狗出来遛早儿,经过北侧荒地时,他隐约看见前方有一个人躺在那里。走近一看,竟是一具女尸!刘老先生吓出一身冷汗,拔腿就往回跑,惊魂未定的他回到家后就拨通了110报警电话。几分钟后,公安人员来到现场。

        现场距小区大约200米左右,是一片荒地,很少有人涉足。尸体已呈石蜡状,头东脚西,仰面,全身裸露,身上两三处有被老鼠咬过的痕迹,口中塞有一双崭新的白色棉线袜子,尸体的颈部有明显掐痕,上身覆盖着绿色套头衫和紫色毛衣,下身的腿上盖着有过烧痕的藏蓝色裤子,距尸体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堆被烧过的衣物,未燃尽的衣物像是一件加厚的粗毛线衣。

        查找尸源,先弄清楚死者的身份。侦查员和平西府派出所的民警随即对小区和现场周围进行了细致的走访。

        下午1时30分,昌平公安分局支队长杜卫国召集专案组的人员对各路搜集来的情况进行了汇总。法医初步认定:死者年龄在30岁左右,死亡时间约三四个月,死因系机械性窒息死亡。走访小区和周边的一路民警摸出这样一条情况:去年11月份,小区里一家住户曾走失了一年轻女子,名叫刘蕾。经让认识刘蕾的邻居到现场对衣物进行辨认,邻居说像是刘蕾。

        经法医中心利用DNA对牙齿进行鉴定,确认死者就是刘蕾。

        2

        疑点重重的记者丈夫

        一脸憔悴的孙飞对死尸进行了辨认,确认死者就是他走失数月、苦苦寻觅的爱妻刘蕾。孙飞,32岁,出生在一个高知家庭。他从北京理工大学毕业后便在某摄影杂志社工作,现为该社首席摄影记者,曾在国内外摄影大赛屡获嘉奖,在摄影界有相当高的知名度。他的妻子刘蕾,30岁,陕西西安人,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北京,4年前与孙飞相识相爱并结了婚,在朝阳区某酒吧从事会计工作。孙飞称妻子11月3日失踪,次日他在两个同事陪同下报了案。

        一个多月后,仍然没有爱妻刘蕾的踪影,孙飞便在晚报上刊登了那则情真意切的《寻人启事》。

        极度痛苦的表情写在孙飞的脸上。“蕾蕾,你怎么就这样走了呢?要知道这些天里我是多么的想你,你怎么能抛下我一个人独自活在这世上呢?是谁害了你?”孙飞涕泪滂沱。然而,刘蕾父母的一番话,让专案组的民警对孙飞画了一个问号。

        “我们是11月5日接到女婿孙飞的通知,当时蕾蕾的父亲正在大连出差,6日我们分别从陕西西安和大连赶到了北京。我们来北京之后,感觉告诉我们,孙飞一直不希望我们到酒吧和小区以及两地沿途看看,我们索要刘蕾工作的酒吧地址,他开始不给,后来也是在众人面前勉强写给我们。11月14日他以照顾我们为由,要求我们搬到亚运村他姐家暂住,当我们拒绝时,他又拍桌子又发火。12月10日、26日、28日,孙飞又先后三次叫我们回西安,说他连一个想哭的地方也没有,精神快要崩溃了……”

        次日中午,各路人马又会集到了一起。访问小区群众的一路反馈说:刘蕾两口子住在这里大约有一年半了,平日里他们与周围邻居来往不多,没见他们与邻居有过摩擦和争执,在小区里经常见着刘蕾,而孙飞则不多见。访问刘蕾工作单位的民警汇报说,刘失踪的那天是下午5点多钟离开单位的,但她当时身上所穿的衣服与孙飞报走失所描述的衣服不一致。对小区周围环境进行了反复勘查的民警证实,尸体由小区内运出是可能的,在门口保安的视线之外,小区一处围栏下有一土堆,借助土堆跨越栏杆不成问题,这里应该是运尸地点。访问孙飞的侦查员小张和小李反映说,我们在与孙飞对话时,孙飞的表情有点不自然,说话还有点紧张;孙能很清楚地说出刘蕾走失时挎包里的物品,但刘蕾应该随身携带的电话本却留在了家中……

        综合各路情况,昌平公安分局李清林局长做出指示,对死者的丈夫孙飞展开工作。很快,孙飞在其妻刘蕾走失前后各方面情况都被反映了上来:第一,孙飞利用其摄影记者的特殊身份与某模特公司多名时装模特发生过不正当两性关系,并和其中一个已姘居一年。而且,孙飞本人在外有过多次嫖娼行为。孙飞口口声声称刘蕾为爱妻,而一个真心爱着妻子的丈夫会干出这种不负责任的事吗?第二,孙飞说2000年11月3日刘蕾下班并未回家,而民警将在刘蕾家中找到的所有的鞋,让刘蕾单位同事进行辨认,结果其中一双正是刘蕾走失当天上班时所穿的鞋。第三,孙飞在刘蕾走失后第二天不向亲戚朋友、同事仔细打听刘蕾的去向,就四处报警称刘蕾走失了,特意张扬刘蕾走失的信息。孙在每次报警所说情况都不一致,之后又向在司法机关工作的朋友打听人口走失后如何向公安机关报案及公安机关接报后所开展的工作。这一切,是正常的寻人方式吗?

        3月12日,专案组将孙飞请到了派出所,对其进行审查式的询问。

        3

        自作聪明的杀人恶魔

        经过两天的突击审问,孙飞终于开始交待了。“我一直认为我可以斗得过公安局,我没想到你们在茫茫人海中这么快把目标锁定在我的身上。我犯下最大的错误就是从一开始就低估了你们公安局,更没想到就艺术修养来说,你们中间还有人能有这样高造诣。你们和我谈得很知心,本来我不想说,但今天我终于找到了能沟通心灵的人,所以我就想说了,刘蕾是我杀的……在经历这件事以后,我觉得人在一瞬间激发出来的东西很奇怪,事后却令人无法理解当时的恐惧和愚蠢……刘蕾的死主要是因为夫妻之间心灵沟通一时产生差异而导致冲动,从而酿成祸果。今天是刘蕾死后我最开心的一天,我终于把我的罪恶说了出来,希望她的灵魂在九泉之下能得到安息……你们也别问我了,给我笔和纸让我自己写吧。”

        2000年11月3日,深夜12点才回家的孙飞与在家等候多时的妻子刘蕾发生口角。刘蕾对孙飞在外与女人有染十分不满,而孙飞则认为妻子对自己的工作不理解。两人说急了动起了手,孙一怒之下将刘蕾活活掐死了,而且还随后从沙发上拿起一双新买的袜子塞入刘蕾口中。事后正像他所说的一样,为了逃避罪责他将刘蕾尸体抛于荒地,并伪装现场制造强奸杀人假象。

        “那你为什么要向公安机关报案呢?”侦查员问道。“我必须要报案,否则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毕竟是一个大活人不见了。另外,以前我以为你们公安局没什么本事,潜意识里我也想与你们斗一斗,看看你们到底有多大能耐。今天我才知道公安局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落在你们的手中一点都不冤。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政府宽大,给我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机会不是给所有人的,尤其是那些犯了无法饶恕的错误的人,孙飞可能永远也不会有任何机会了。

        据《北京晚报》报道 

        《江南时报》 (2001年07月27日第三版)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