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手段更加隐蔽简捷 暗访京城街头卖淫新发现
        
    男青年正与“小姐”谈着“生意”

        本报暗访组报道 近日有读者反映,警方虽然严打卖淫嫖娼,在个别地方,到了夜晚,仍然有卖淫女有恃无恐地在街头拉客。9月20日晚,本报记者进行了一次暗访。

        ■一男一女在街头拉客

        7点30分,记者驱车来到某商场,车子在北面不远处停下。记者徒步转了一圈,没发现异常现象。从商场向东,记者沿人行道缓步向前,一边走一边注意周围的动静。

        这里相当冷清。附近有几位男子或蹲在路边,或在一起讲话,见行人经过便推销光盘。一棵树下站着一位穿黑衬衫的男子,见记者走过来,向前跨出两三米,压低声音问:“要小姐吗?”记者不理睬他,继续向前走。他又追问一句:“要不要?”

        记者离开那名黑衣男子,没走出10米,冷不丁,树影里传来一个女郎的声音:“要不要小姐?”记者吓了一跳,转过头去看,一位穿着薄毛衣的女子站在黑影里,背对着灯光,几乎看不清面孔。记者置若罔闻,由西向东走了三四百米,又从马路对面折回,除了这两个人再没有胆大妄为者在街头拉客了。

        ■“薄毛衣”天天拉生意

        8点钟一过,记者决定走近“薄毛衣”,于是从马路对面穿过人行道,向她迂回过去。她早注意到记者了,主动迎过来,记者略微摆了下手,她从暗处走到光线较亮的地方。这个女子个头在160厘米,大眼睛,穿一件暗红色毛衣,留着一条马尾巴。

        她讲话直截了当,先问记者找几位小姐,想去什么地方。记者告诉她等一位朋友,过一会儿再决定。“你住在什么地方?”她警惕地盯着周围回答记者,“离这儿不远,打车12块钱。”她反问一句,“要不打辆车,把我的朋友接过来?”记者摇头,明知故问:“这条街上怎么这么冷清?”她有些心不在焉,“查得这么紧,谁还敢出来呀?”“那你怎么出来了?”“就我一个人在北京,缺钱花。”

        不远处突然有人大声说了一句话,她的肩膀激灵抖了一下,迅速回头,什么事情也没有。据她介绍,她是吉林人,姓牛,两三个月前,只身到了北京,租了一个两居室,和另外一个小姐住。问她生意如何,她说还不错,不过要天天出来。她还向记者推销,她住的地方挺好很干净,安全。

        ■卖淫嫖娼手段更加隐蔽简捷

        据有关人士介绍,由于近年京城不断加大对卖淫嫖娼的打击力度,致使一些犯罪分子的方法和手段更加隐蔽和简捷。

        卖淫的手法从过去的陪唱、陪跳、洗头按摩转移到陪聊天、陪游玩、陪健身等新的模式;卖淫途径从过去的桑拿、歌厅、美容美发转移到婚介所、游戏厅、健身房、酒吧、网吧等相对健康的场所,甚至出现了街头拉客的现象。

        嫖娼处所也从大宾馆小饭店、桑拿、歌厅、美容美发的房间包间发展到出租房、居民楼、高档公寓以及荒郊野地里的农庄别墅等公安机关控制力量较弱的隐蔽地点。

        ■北京市保持高压态势

        有资料显示,从今年4月下旬“严打”以来,北京公安机关共打掉卖淫嫖娼、赌博团伙112个,依法查处存在卖淫嫖娼、有偿陪侍、无证照经营问题的娱乐服务场所1730家,其中作责令停业以上处理的903家,占查处场所总数的52%。

        最近国家4个部委联合下发《整顿和规范歌舞娱乐服务场所秩序专项行动方案》。方案明确规定,今后凡是在营业性歌舞娱乐服务场所内以陪唱、陪舞、陪酒等形式从事陪侍活动的,一律按“以营利为目的的陪侍活动”查处。对营利性陪侍问题突出或者歌舞娱乐场所以“休息间”等名义设立陪侍女候客厅、房或以“公关经理”、“妈咪”等形式组织、介绍陪侍女的,视为情节严重,由公安机关查处, 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北京青年报》 2001年9月23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