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广东“讨债帮”上海覆灭记

    支玲琳 陶彩娣 阮巍

        

      2001年1月3日,上海市普陀公安分局刑侦支队接到上海某公司总经理陆某的报案:一个自称叫刘飞的人及同伙多次直接窜至其公司及家中,以上海文哲商务有限公司的名义讨债,并恐吓道“你若不交钱,我废了你全家”,而后又向其敲诈“劳务费”15万元。陆某的报案引起了公安部门的警觉,有迹象表明,这是一起涉嫌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鉴于这起案件的严重性和复杂性,警方成立了反黑专案组,在公安部也“挂了号”,今年一号反黑大案正式立案。 

        “画皮”现真形 

        当天下午3时许,刘飞和另一同伙在该公司大厦前出现了,两人向四周环顾了一下,就径直乘电梯到了25楼,来到位于该层的总经理室。陆某“顺从”地给了其15万元,正当刘飞庆幸得手,美滋滋地转身准备离开时,被早已布控在此的公安人员抓获,与此同时,他的同伙进电梯还没站稳,就被已在此“恭候多时”的侦查员逮个正着。 

        经审讯,刘飞供出了自己的真名叫官立伟,辽宁本溪人;同伙高洪山,黑龙江佳木斯人,两人都是上海文哲商务有限公司的“职员”,公司设在上海江西中路某号509室。4时许,得到情况的侦查员们马不停蹄,直奔“文哲”老巢,但是这场战役并无多大收获,只见到两个女文员,搜出大量的格式广告纸、委托书及讨债合同,主犯早已无影无踪。 

        经问讯得知,负责“文哲”的业务经理叫马汇丰,2000年10月来上海,通过报纸广告招聘文秘小姐,购置了一些办公用品,开了这家公司。负责该公司财务工作的王小姐说,这家公司令人生疑,她曾对马汇丰提出:“没有备用金,怎么做帐?”都被马敷衍搪塞过去,来公司应聘的人不少人都觉得这家公司十分可疑,5个员工已经走了3个,平时正常办公的也就只有两三个人。王小姐说,公司的业务就是讨债,有人问起来,马就说投资咨询包括讨债,营业执照上不便写明。但几个月工作下来,除了讨债,没有别的事务。所谓的投资公司,是个不折不扣的讨债公司,马汇丰就是直接操作人。 

        大鱼终落网 

        1月3日,马汇丰在搜查中侥幸漏网。逮住马汇丰,成了本案侦破的关键。1月5日,广西方面有消息传来,马汇丰在广西柳州买了商品房并落户当地。得到线索,上海警方立即赶赴柳州,但是此行扑了个空。 

        期间,警方多次到马汇丰在上海的暂住地河南中路某号调查,据房东讲,马平时操东北口音,却持有陕西身份证,目前尚有房租未清,房东也在四处找他。 

        茫茫人海,马汇丰到底去了那里?1月3日的搜查之后,马汇丰似乎就从人间“蒸发”了,案子陷入了僵局。 

        “大鱼出现!”1月9日,杭州方面传来好消息,“失踪”多时的马汇丰在杭州现了形。得到情报,上海指挥部立刻派员前往。然而,马汇丰又玩了一次“捉迷藏”,侦查员在旅馆又扑了个空。期间,警方了解到,马汇丰在杭州新交了一个女朋友,“马汇丰肯定还在杭州”,警方作了精确判断。果不其然,1月20日,接到杭州警方通报,马汇丰当晚住进了艺美宾馆305房间,侦查人员赶去,只在房间里发现了马遗留的一件夹克。由此,警方更加肯定,悄悄在305设下了埋伏。 

        1月23日,马汇丰同女友谢某从外面玩乐意兴阑珊归来,刚进房门还没站稳,早已埋伏在此的干警就一跃而起,马汇丰只得乖乖束手就擒。除夕之夜,马汇丰被押回了上海。 

        “地下”讨债帮 

        马汇丰被抓获后,案情渐渐明朗。据到案的几名犯罪嫌疑人交代,马汇丰是文哲公司的内勤经理,主要负责招徕、接洽讨债业务,并在报纸上登发帮助讨债的业务广告,与公司以及个人签订讨债委托合同。 

        该公司还有另外一班外勤人马,是由化名叫赵亮的宋二负责,这批人又分为A、B两组:A组负责上海地区的讨债业务,成员有官立伟、郑军、高洪山,由宋二负责;B组负责外省市讨债业务,成员有小伟等三人,由李刚负责。如接到上海市讨债业务,马就将有关的委托书、协议书以及欠款证明、法院判决书等交给A组的宋二,由他伙同官立伟、郑军、高洪山等人前往有关债务单位;如接到外省市的讨债业务,马就将有关材料交给B组的李刚,由李刚带领手下去追讨债务。据调查核实,“文哲”在短短几个月中,其讨债业务所涉公司企业和个人达153家,金额已超过上百万元。 

        这些外勤人员统一理平顶头发型,穿黑色服装,采取手势威胁、言语恐吓等手段,强行索要钱款。受害人张某至今都难以忘记去年12月2日这个噩梦般的日子,因为欠上海某公司2万元,被“文哲”找上了门。自称刘飞的官立伟威胁道:“今天找到你,就一定要还钱。看你年纪大了,也不想帮你闹了,以前被讨债的人,有的腿断了,有的把肾卖掉了,也有的跳楼了。你还是太平点,把钱还掉,否则会比较惨。”张某再三哀求宽限几日,都被他们凶神恶煞地吓得缩了回去,最后没有办法,只好到附近几个店铺去借钱,还叫朋友送了点钱来,2万元如数“奉上”,才把这帮“瘟神”请走。 

        与此同时,他们还向被讨债者榨取高额的“辛苦费”,具体收费标准是:1—10万为25%;10—50万为20%;50—100万为18%,外省市的讨债,还要额外收取数以千元的“差旅费”。 

        幕后有“黑手” 

        随着郑军等犯罪嫌疑人的陆续落网,“文哲”的黑幕被进一步拉开。据郑军等人交代,该公司内外勤人员之间互不往来,而且外勤人员也不常至公司,两者独立操作,互不干涉,替人讨回现金由宋二直接收取保管,如果有汇票,先汇入“文哲”帐户,再由宋二化名从“文哲”提取现金,汇给一个叫闫英伟的人。闫英伟是谁?若“文哲”的收入都没入自己的腰包,那它日常运作的资金又是从何而来?一个个问号在侦查员们的脑海中盘旋,“这里面一定还有文章”,“立即提审马汇丰”,专案组决定。 

        马汇丰供认,钱是汇给了深圳益友邦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的老板闫英伟。2000年7月,马汇丰在深圳开了一家名为“真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的讨债公司,开张不到两个月,绰号“四哥”的闫英伟就派人传过话来:“在深圳想断我的财路,当心我废你全家。”马当时并未将此话放在心上,几天后,公司一名职员被“四哥”的手下打断了几根肋骨,马汇丰怕了,遂投到了闫英伟的氅下。马现在是受闫指使来沪办“文哲”公司,文哲的所有事务都直接对闫英伟负责。据查,“上海文哲商务有限公司”全套营业执照由闫提供,文哲日常开销也是由闫提供的,两班后勤人马也是闫从深圳派来的。闫英伟是真正的后台老板! 

        案情有了重大突破,2月28日下午4时许,深圳警方有消息传来,闫英伟在国泰君安证券公司开设了B股帐户。得到消息,侦查人员火速赶往现场,就在闫英伟将80万元港币交给柜台小姐时,被公安人员擒获了。 

        抓获归案的闫英伟却拒不承认犯罪事实。然而事实就是事实,无论如何也是抵赖不了的。为证明闫英伟的犯罪事实,办案人员几下深圳调查取证。原“益友邦”职员证实,益友邦的老板“四哥”,就是这个叫闫英伟的人,上海“文哲”一个姓马的经理与该公司一直有电话联系的。同时,办案人员还从“益友邦”搜出了不少寄自文哲的特快专递邮件,在上海市邮政区局也查获的国内特快专递邮件详情单,表明收件人是“益友邦”负责人,寄件人是马汇丰。这些都证明了“益友邦”的老板就是闫英伟,“文哲”与“益友邦”有往来联系的事实。 

        至此,上海今年一号反黑大案宣告侦破。目前,本案已经审结,上海市普陀区检察院已向法院提起公诉,不日将进行公审。 

        金羊网·新闻周刊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