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乞丐竟招聘"工作人员" 揭开行乞帮的真面目

    苏文选

        

        衣衫褴褛,衣不蔽体,瘦骨嶙峋——长年在北京街头游窜以乞讨为生的乞丐帮,他们真的是无家可归?或确实因家里贫穷而出外乞讨?近日,记者对这些流浪人群进行了跟踪暗访——

        乞讨者公开招聘“工作人员”

        9月15日,记者在丰台区赵公口附近的电话亭上发现一张乞讨团伙的招聘小广告,广告字体是手抄的:“招平(聘),若你没有饭吃,没有地方住,就来入伙,包你有饭吃,有地方住,想来的话,就到赵公口长途汽车站外等候,来到后请用打口哨联系。”招聘内容语句不通,还把聘字写成“平”,联系方式也很奇特,没有电话,却用口哨。为了了解实情,记者按地址来到赵公口长途汽车站,中午12时,汽车站外来了两个长发中年男子,他们不时向四周打口哨。原来是接头“应聘”的,记者在赵公口长途汽车站等了近3个小时,没见“应聘”者出现。

        “给我照相就得给钱”

        9月17日下午3时,记者在人民大学西门附近遇到了一位年约50岁的妇女在街上拿着一个小盆行乞,她对不给钱者,还低声相骂。这时,记者从包里拿出相机,拍了一张。那妇女听见“咔嚓”声,就转过身来要钱,记者摇了摇头,她操安徽口音生气地对记者说:“给我照相就要给钱。”说着拉住记者的衣角。无奈,记者从兜里掏出两枚一角的硬币给她,谁知她说:“给两毛钱还想照相!”一位经常路过此地的人大学生告诉记者,这位妇女长年在附近行乞,他曾在超市见过她,穿着整洁领着一个小孩在购物。

        “俺是安徽许昌人”

        9月18日晚6时,六里桥北里。一位60多岁的老妪跪在地上,面前放着一个收钱用的纸箱,地上有用粉笔写的长长的一段话,“我名叫周开芬,家住皖南的一个乡村小镇,从小失去父母成为孤儿,我8岁那年被国民党部队当兵的给糟蹋了,从此我失去童贞,与泪水相伴。我一生结过5次婚,婚姻都不幸,我因无生育能力,没儿没女四处漂泊。我的命真苦啊!好心人,只要你献出一点爱,我的命才能延长几天。”

        她真的像自己说的那样可怜吗?为了了解真相,记者便上前给“周开芬”的纸箱里放了5元钱,她立刻眉开眼笑,连声道谢。“你是安徽哪儿的人?”记者主动与“周开芬”搭话。“俺是安徽许昌人。”许昌本是属于河南的,怎么一下子就成了安徽的呢?“周开芬”见记者看出了破绽,便低头不语。

        记者到不远处的一个小商店旁盯着“周开芬”,观察她有什么可疑动静。晚8时,“周开芬”与3个破衣烂帽老头在一起嘀咕着什么。随后,他们就拿起地上装钱的纸箱,向六里桥桥洞走去。桥洞一角成了他们的“更衣室”,很快,焕然一新的乞丐就一起把钱塞在一个塑料袋里,装进大包,然后一起朝六里桥长途汽车站走去。到了车站,记者见他们其中一个到车站售票处,随后拿着购买的票,走到附近的一个小餐馆。记者从售票员处得知,他们买的是去郑州的长途豪华卧铺票。

        “周开芬”到底是什么人?9月19日早8时,记者来到六里桥北里,找到了那位前日制止记者给钱并自称是“周开芬”老乡的小伙子,他说,他们村经“周开芬”骗来“乞讨”的人就有20多个,大家乞讨到的钱都让“周开芬”与他亲戚给瓜分了,有的人没钱回家,只好给“周开芬”干,为的是混碗饭吃。

        “周开芬”的真名叫刘海云,是河南三门峡农村的农民,与她同伙的那3个老头是她娘家的叔伯兄弟,他们都称刘海云为大姐。刘海云行乞已10年有余,家里如今已盖了两层小白楼,同时用讨来的钱给3个儿子都娶了媳妇。在十年以前,刘海云的家很穷,丈夫是朴实的农家人,她无法控制自己不安分的心绪,与村里一个叫光子的暗地里相好。光子老伴死的早,一个人经常漂泊在外。他给村里的人说自己在外做生意,其实他依靠乞讨为生。年近50岁的光子穿着时髦,时常身着一身牛仔服,还戴着一副墨镜。有一段日子,光子用“挣”来的钱,带着刘海云风光地逛了一次北京。此时,刘海云与光子的暧昧关系,已在村里传得沸沸扬扬。事后,刘海云与光子开始了合伙在北京做乞讨生意,他们一干就是10多年。随着刘海云的生意越做越大,她就拉来自己的亲戚、村里的人一起干。村里的人来北京本想轻松体面地挣钱,没想到却是在大街上乞讨。而且,刘海云贪财如命,凡是大家乞讨到的钱都要给她拿出一部分做回扣。那位小伙子就是被刘海云骗到北京来的,他曾看不惯刘海云的行为,想去公安机关揭穿她的欺骗行为。但由于刘海云的耳目太多,怕她报复,所以他才忍气吞声。他最大的希望就是通过新闻媒体去曝光刘海云,揭穿其骗人的丑陋行径。

        记者的思考

        采访结束了,留给记者的是深深的思考。乞讨者已把行乞作为谋生主业,他们有的竟因乞讨而发财致富。乞讨为何吸引一些人不远千里来北京做这种行当?回答应是乞讨可以使他们不劳而获,他们视乞讨为一种职业、一种致富手段。为了达到牟利目的,他们自编自演悲惨身世,来博取人们的同情,骗取钱财。流浪乞讨人群,他们这种心态是一种不健康的畸形心态。他们心灵扭曲,这是一种社会的悲剧。在他们心灵深处充满了自私,充满了谎言,充满了骗人钱财的狂热情绪。

        客观地说,在流浪人群中确有一些人因生活极度贫困而靠乞讨为生。然而,他们居无定所,过着“游牧”生活,这些人以大地为床,蓝天做被。虽然,他们的初衷是想以乞讨来摆脱贫困,但是,他们这种生活方式给犯罪分子提供了机会,他们忧郁、彷徨、消沉,逐渐变成一种畸形心态,他们以欺骗为生,以诈钱为经营手段。他们若犯案得逞,就会养成贪婪心理,他们的心灵深处被蒙上了层层阴影,一夜暴富的狂思乱想,使他们远离人群,有的被判入狱,有的冻死街头,他们从意识到行为都变成了贪心的畸形心态。他们把贪欲的梦想,寄托在欺骗他人身上,他们的“幸福”“成功”就是陷入犯罪的最深根源。多行不义必自毙,乞丐帮骗人钱财的不法行为与人性相违背。


    《生活时报》 2001年9月27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