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恐怖主义:撼动国际战略局势的黑暗力量

    特约撰稿人 原理

        

       “9·11”是一个标志性事件。按美国的说法,是一场战争。   

        如果说,长期以来一直存在的恐怖主义还以其规模有限、伤亡较小而不能以“战争”来对待的话,这一事件差不多宣告了恐怖战作为一种新战争形式的诞生。   

        恐怖主义使人类社会的安全面临新的严峻挑战。   

        是历史还是序言   

        有关资料表明,世界范围内有组织的恐怖主义活动最早始于20世纪30年代末40年代初。首例恐怖主义事件发生在英国统治下的巴勒斯坦。当时的民族军、斯特恩帮和哈加纳等一些犹太复国主义恐怖集团袭击了英国和巴勒斯坦的目标。   

        发生在1946年7月的“大卫王饭店”事件则是首次震惊世界的恐怖主义活动。守卫森严的大卫王饭店是英国军方和文官在耶路撒冷的总部。当地下室的高爆炸药把这座大楼炸成两半儿的时候,人类切实感受到了恐怖主义带来的恐惧。   

        当今世界上的恐怖组织已知的有大大小小1000个左右,大致可以分为6类:(1)极左翼恐怖组织。主要活跃在欧美日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和一些拉美国家,如意大利的“红色旅”、日本的“赤军”等。(2)极右翼恐怖组织。主要活动在西欧及美国和拉美地区,是奉行新法西斯主义、极权主义、种族主义的恐怖组织。(3)民族主义恐怖组织。广泛分布于世界各地,如阿尔伊达组织、“埃塔”组织、“爱尔兰共和军”、“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4)宗教性恐怖组织。(5)国际恐怖组织。指某些国家当局直接操控国家机器进行恐怖活动。(6)黑社会恐怖组织。如意大利的“黑手党”。   

        据美国兰德公司恐怖活动数据库提供的数字,20世纪80年代全世界发生了近4000起恐怖活动,比70年代增加了30%,死亡人数翻了一番。   

        另有统计表明,半个世纪来,已有超过20名总统、总理一级的人物死于恐怖性暗杀。   

        冷战结束了,恐怖主义却显然得到了迅猛的发展。1995年3月,日本东京地铁发生剧毒气体“沙林”攻击事件,12人死亡,5500多人被送进医院;1998年8月7日,美国驻肯尼亚和坦桑尼亚使馆爆炸,258人死亡,5000多人受伤;1999年10月,亚美尼亚总理萨尔基和一些议员、政府官员在议会被杀;2000年10月,载有3500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的“科尔”号驱逐舰在也门亚丁港遇袭,造成17名海军陆战队员死亡,38人受伤……   而在巴勒斯坦,恐怖活动已成了中东战争的新形态。   

        “9·11”事件无疑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的恐怖活动,但是,它也将成为“绝后”的恐怖行动吗?   

        黑暗的力量   

        对于全世界而言,“9·11”事件都是一个沉痛的教训。反恐怖主义行动已成了国际关注的焦点。它标志着,恐怖主义组织已成为一支非国家却对国际安全产生重大影响的力量。   

        当一个人对现存的社会制度绝望,认为它已经严重阻碍了自己实现某个重要目标时,他就可能采取不惜毁灭自身的极端措施———这就是恐怖行动。恐怖主义狂热地追求自己的目标,不遵守任何规则,不惜任何代价,以有限手段打无限战争,以有限成本追求无限破坏。   

        20世纪70年代,在劫持、爆炸等政治性暴力事件发生后,通常很快会有人声称对其负责,希望他们的目标被列入世界议事日程。而新型的恐怖主义认为世界已经无法挽救,他们没有明确的议事日程,没有执掌权力的现实计划。他们政治色彩淡化、组织性差,但破坏性更强,打击难度更大。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进行恐怖主义活动的秘密团体,通过改变选择受害目标的准则,采取了能够制造极端残忍和大量死亡结果的措施。   

        从20世纪60年代末开始,各恐怖主义组织就倾向于在外国动员人力和物力。经济的全球化更推动了恐怖主义的全球化。现在,恐怖组织间相互提供武器,交流战术和经验,学习各种武器和攻击系统的制造。   

        在全球化过程中,恐怖组织正在变得更为严密,但同时也出现了泛化倾向。据悉,1988年本·拉登组织成立的“阿尔-伊达”组织,在其领导机构协商委员会下面,设有军事、财政、宗教、媒体4个委员会,分别担负不同的职能,俨然是一支完善的跨国力量。这种结构严密的组织同松散的小集团乃至单个的个人同时存在,这使得恐怖主义既能通过极为严密专业的组织制造像“9·11”这样空前的恐怖事件,也能通过一两个人制造俄克拉何马那样的大型恐怖事件。   

        今天的恐怖分子可能更加不分青红皂白,破坏性更强。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恐怖活动表明,他们袭击的目标既有军政要地,也有与其毫不相干的民用设施。而随着技术和装备水平的提高,他们已经有能力把恐怖主义从战术层次提高到战略层次,“9·11”事件就是典型的一例。   

        国际社会的共同课题   

        美国对恐怖主义宣战早已开始。迄今为止美国最引人注目的反应是它对恐怖分子基地和嫌疑场所的军事袭击,特别是洛克比空难后对利比亚的打击,以及针对驻肯尼亚使馆被炸,对阿富汗和苏丹的导弹打击。但利比亚和阿富汗的实例清楚地表明,军事打击并非灵丹妙药。   

        早在30年前,联合国已经开始为消除恐怖主义而努力。在联合国及其机构的主持下,于1963、1970、1971年先后起草制定了3个有关空中劫机的国际公约:东京公约、海牙公约、蒙特利尔公约。联合国大会多次通过决议,呼吁各国共同防止、消除恐怖主义,明确地把任何地点所从事的恐怖主义活动谴责为犯罪,并要求所有国家采取有效而果断的措施,加快最终彻底消除国际恐怖主义的步伐。1988年3月10日,23个国家在罗马签署了一项条约,要求签约国起诉或引渡那些在公海实施暴力行径的恐怖分子。   

        为应付不断发生的恐怖活动,世界各国还成立了一些专门对付国际恐怖活动的组织,如意大利的防暴警察,英国的特别空勤联队,奥地利的GGK特警队,法国的GTGN特警队,美国联邦调查局的人质营救队。美国还在伦敦成立了冲突研究所,其海军陆战队增设了特种作战反恐怖主义科。  

        但是,任何国家力量,不论其多么强大,都难以在一场无规则的游戏中占上风,与恐怖主义的斗争将是一场异常残酷的非常规的战争,它要求各国摒弃彼此间的嫌隙,通力合作;要求各国改变传统的国家安全观,建立多元化的国家安全战略;要求全世界共同努力,减少恐怖活动产生的根源,从源头上消灭恐怖主义。   

        这是摆在国际社会面前一道既现实又长期的共同难题。  


    《中国青年报》 2001年9月22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