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日本“新民族主义”抬头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 杨伯江

        

        日本民族主义在近代曾恶性膨胀,二战之后内敛,80年代再度抬头。冷战后,日本急于凭借经济力量参与主导国际新秩序的建立,以谋求政治大国地位为特征的“外向型民族主义”持续上扬。90年代中期以来,随着内外形势的变迁,日本社会又兴起了“新民族主义”的思潮。它在“扩张民族利益”的本质上与既往并无区别,但在形成背景、策略手法及表现形式上确有新意。 

        与此前相比,“新民族主义”的生成有三个特点:实力背景从经济增长强势向弱势转换,社会心理基础从自负向自危转换,表现形式从“外向”向“内向”转换。海湾战争中日本的大国心理严重受挫,1992年又开始了持续性经济衰退。从国内外两方面看,日本正在艰苦地探索“顺应时代要求”的道路。日本对自身境况的变化反应敏感,久困思变,急于寻求自尊与自负的新来源以作为昔日辉煌的替代品。 

        “新民族主义”产生于各类矛盾长期淤积、剧烈碰撞的背景之下,它先由知识界、舆论界发起,与政界保守势力遥相呼应,通过急风暴雨似地发表民族主义的言论,使整个社会舆论和媒体气氛剧烈变化,最后呈现出执政者、媒体和民众全被卷入其中的“全体主义”形态。这一特点与中曾根时期自上而下的引导型民族主义高潮有明显不同。“新民族主义”的思想观点标新立异,以现实主义、不信奉意识形态相标榜,以反官僚主义姿态出现,以自由主义色彩迎合民众尤其是年轻人不满现实的心理,较传统的民族主义更具杀伤力。 

        在国内政治领域,“新民族主义”持“自由主义史观”,主张强化国家观念。他们在“纯学术”的名义下,不问战争性质,而是通过所谓“考据订正”、“数量统计”达到否定历史事实的目的。小林在《战争论》中把矛头指向“个人主义的蔓延和道德观念的摇摆”,提出要“重建公共性和共同性的民族主义”,在思想文化方面,进一步唤起国民的民族优越感、自我封闭和排外性。 

        对外关系则是新民族主义的“重灾区”。对现状的不满及对未来的危机感,使日本社会的对外心理承受能力空前脆弱。社会各界的所谓“有识之士”均处于情绪躁动期,对来自外部关于历史问题的批评表现出越来越明显的逆反心理。在民族主义气氛烘托下,日本政界对外姿态呈现日益强硬的趋势。 

        世纪之初,民族主义越出政治思潮范畴,打破“左”“右”界线,渗入各个角落,成为日本社会的一种流行色。尽管“新民族主义”在日本还主要表现为社会意识的蔓延,但它与现实政治、政策之间的互动、互促关系不容忽视,对日本的国家社会走向必有重大影响。一些政党正在通过对民族自尊的呼唤,把越来越多的、对民族问题越来越敏感的选民搜罗到自己门下,以巩固政权地位。但是,借助“内压”、对外强硬的策略手法必然会加剧国家间的矛盾,妨碍国际合作,最后加重本国的外部压力,损害国家利益。 

        冷战后民族主义在世界各地兴起,成为全球范围内主导性思潮之一。历史和现实都证明,当民族主义发展到以唯我独尊、唯我优越为内涵时,必将走向极端。日本前驻美大使斋藤邦彦曾警告说,“我们不应该忘记,仅在五六十年前我们才犯了大错。照我看来,犯下这些错误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由于抱着狭隘的过度的民族主义,我们应时时刻刻提防这类民族主义抬头”。


    《光明日报》 2001年9月24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