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注射死刑曾是法院绝密课题
        

        核心提示

        中国的死文化,历来与恐怖、丧气、忌讳等等词汇相连。犯罪后的酷刑受死,更是自古以来被一种血淋淋的场面浸泡。正因为如此,当听到全国法院将推广注射死刑的消息,真是由衷地感觉社会就在我们的眼前进步着。于是尽可能多地向读者传递这项改革的信息,记载这项改革的艰难历程,就成为我们选定这个题目的理由。

        9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在昆明召开全国法院采用注射方法执行死刑工作会议,决定在我国全面推行注射方法执行死刑。今天看来这一广泛被人们承认是死刑工作更文明、科学的改革,实际上四年前——

        “那天上午9时整,行刑指挥长下达了行刑命令,两名法警将验明正身的邹犯扶至行刑床上躺下、固定,执行法警立即上前从其右前臂做静脉刺,并将输液针(带小塑管)固定于手臂。据法医测定,注射全程为3分50秒,从注射开始到心跳停止为2分50秒,至瞳孔完全散大为5分钟。在注射全过程中,死者无明显痛苦表情,死后无任何异常状况。整个过程有条不紊,十分顺利,所有在场人员都认为药物注射是执行死刑的一种非常文明的方式。”这是9月15日《人民法院报》文章中,对采用注射法执行死刑的详细描述。该文章还说:注射死刑被称为新世纪中国刑事审判中,一项具有开创性历史意义的大事。

        死刑执行,一向是既敏感又神秘的话题,像这样原原本本地将死刑执行的全过程展示给公众,本身就是一种进步。那么这一对我国法治进程有深刻影响的改革,是怎样在很短的时间就试点成功,并可以向全国推广的?这对其他的审判环节有什么影响?是不是所有的死刑犯都可以要求注射死呢?记者进行了采访。

        ■只有几个人知道的“绝密课题”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是国内采用药物注射方式对死刑犯执行死刑最早的法院。在采访中,该法院了解“注射死刑课题”全过程的张主任告诉记者:采用药物注射方式执行死刑的尝试,在昆明中院准备了有半年的时间。

        他说:1996年我国开始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提出了执行死刑采用枪决、注射等方式。虽然当时新《刑法》还没有开始实施,但是作为审判方式改革试点法院,我们觉得采取更加文明的方式执行死刑肯定是个大趋势,总要有人先走一步,开个好头。于是院里成立了由一位副院长、法医专家等人组成的课题小组,开始着手进行药物注射死刑的准备。在当时的背景下,死刑执行还是个非常敏感的话题,我们的准备工作全部是在一种绝密的状态下进行的,并且已经准备好,成功了就干下去,不成功就悄悄地退回来。

        课题组查阅了大量资料,配置出了4种注射药物,一遍一遍反复在动物身上做试验,终于得出了比较成功的配方。1997年1月1日新《刑法》正式公布实施,将执行死刑采用枪决、注射等方法用法律条文规定下来。当年3月28日,我们就在全国率先采用注射方法执行了两例死刑罪犯,而且非常成功。

        ■“注射死”曾一度中断

        在采访中记者还了解到,1999年昆明中院因为刑诉费的问题被查处,采用注射方法执行死刑的做法曾经一度中止过一段时间,又恢复了枪决。那次中断按该院张主任的说法是“领导精力分散顾不上”,不是因为“注射死”本身的问题,但是也说明,这项改革的艰巨程度,当时让昆明中院的领导做的是多么的小心翼翼。

        如今究其为什么死刑方式的改革不像其他改革一样,从一开始就可以做得大张旗鼓,而是总让人有一种谨小慎微之感?可能不外乎有这样两个原因。

        首先是行为本身的原因。生死之事绝非儿戏。尽管是对死刑犯,法院谨慎从事也是应该的。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社会观念的问题,行刑从古至今虽然走过了一条从原始、野蛮到文明、进步的路程,但是将与罪大恶极相匹配的刑场枪声,过渡到行刑床上的“温柔一针”,大家都要有一个跳跃性的心理进程。那么法官、专家、死刑犯本人各是如何看待“注射死”的呢?

        昆明中院的张主任认为:从枪决到注射死代表了社会的又一个文明进程。他说:枪决执行要对死刑犯五花大绑,执行后死刑犯的身上会有血有洞。而“注射死”时人就像睡着了一样。现在我们在执行死刑前最后问死刑犯还有什么话要说的时候,很多死刑犯都是要求“注射死”。

        记者问:执行死刑是为了惩处和震慑犯罪,采用“注射死”如何体现这两点呢?张主任说:封建五刑根据罪犯的罪行程度,把行刑方式也分成了凌迟、腰斩等不同残酷程度的级别。而新中国的刑法理论则认为:剥夺死刑犯的生命权,就是对犯罪分子的最高惩罚和震慑,至于采用什么方式剥夺与罪行的程度并不具有直接关系。

        北京大学刑法教授陈兴良认为:执行死刑的方式从枪决向注射死过渡,实际是顺应了国际发展趋势。古代社会的行刑,实际上是以给死刑犯制造痛苦为目的,想尽办法制造出刑场上血淋淋的场面,以达到震慑犯罪的效果。实际上很大程度是在给人树立了一种恶的榜样,让人的心态变得很冷酷。并不利于防止犯罪的发生,反而起到了残忍的示范作用,与人道、文明也是背道而驰的。现在世界上已经有一半的国家废除了死刑,没有废除死刑的国家,对死刑也有严格的限制。我们改变死刑的执行方式,使死刑变得更文明、科学,正是在顺应国际潮流。

        陈教授还谈道:联合国保护平民死亡公约中规定:尽可能人道,减少死刑人的痛苦。“注射死”改变了枪决、刑场那种很多人围观,给死刑犯心理上造成很大压力,和子弹穿进肉体给死刑犯带来生理痛苦的过程,类似一种“安乐死”,做到了在剥夺死刑犯生命的同时不附加其他痛苦,无疑是一种进步。

        ■是不是“注射死”

         布告表述方式不同

        据有关资料介绍:目前世界上99个仍旧保留死刑的国家的主要执行方式有:绞刑、石刑(石头砸死)、电刑、斩首、毒气、枪决、注射毒剂等。其中,多数国家是采用枪决和绞刑。世界上采用注射方式执行死刑的国家,目前除了美国,只有中国。目前我国已有昆明、成都、长沙、北京等地方法院成功地实施了注射方式执行死刑。

        那么是不是今后所有死刑犯都会以注射的方式执行死刑呢?据媒体透露,注射法适宜被执行死刑的人数少、罪犯年岁大、行动不便的犯人等情况,但也不是绝对的,究竟哪些罪犯适用枪决,哪些罪犯适用注射,法律没有明确规定,所以最终采取何种方式要由执行法院根据情况而定,而罪犯无权选择枪决还是注射。

        据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张主任介绍: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规定,以注射方式还是枪决方式执行死刑,在死刑布告的表述方式上会有区别。枪决方式的表述为“押赴刑场执行枪决”,注射方式为“押赴刑场执行死刑”。

        过去几年,我国的注射方式执行死刑还一直处于尝试阶段,这次全面开展注射方法执行死刑会议的召开,标志着这项工作已经开始走向成熟并在观念上得到了认同。而这正说明了文明、进步是人类社会共同的追求。(李罡)


    《北京青年报》 2001年9月25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