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中国黑社会性质组织迅速发展

    寿蓓蓓

        
    3月6日起,郑州公审登封市政协委员王振松等55人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中国近年来对迅速发展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进行了严厉打击。photocome

      3月18日,“9·11”之后的首次国际警察首脑会议在香港举行。这是一次云集全球警察首脑和执法人员,讨论如何联手对付恐怖分子及国际性非法活动的重要会议。

        在会上,中国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局长张新枫发言时称,中国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在迅速滋生和发展,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稳定。

        这一发言,引起海内外的普遍关注。

        目前还是没有真正的黑社会组织

        对张新枫的这番发言,媒体以“公安部刑侦局长表示,中国黑社会组织逐渐成形”为标题进行了报道。然而,在提供给本报的发言稿中,张新枫并没有使用类似的语句。

        关于黑社会在中国的状况,张新枫的表述原文是:“中国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在迅速滋生和发展”,依然使用“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定位。

        学者认为,这表明,官方迄今还不认为,中国存在真正的黑社会组织。

        张新枫介绍称,“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是中国内地的有组织犯罪的最高组织形式”,它“不同于国际公认的‘黑社会组织’,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刑事犯罪集团,它是描述中国内地有组织犯罪形式的特定概念”。

        我国在1997年修订的《刑法》中首次出现关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第294条规定,包括三个罪名: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入境发展黑社会组织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由此,打击黑社会性质犯罪在中国有了法律依据。

        但是,这一定位在学界引起了相当争议。中国犯罪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孙铣认为,应该直接称为“黑社会组织”,或采用国际通用的概念“有组织犯罪”。他认为,“黑社会性质组织”不是法律用语,既不好表述又不好操作。

        直到2000年12月4日,中国在全国范围内部署首次“打黑除恶”专项斗争之后,最高人民法院才就《刑法》第294条做了一个司法解释,规定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应具备4个特征,简单说就是:组织结构紧密,以获取经济利益为目的,国家工作人员提供非法保护,以暴力为后盾。

        黑社会性质组织“结构升级”

        张新枫局长描述了黑社会性质组织近年来在中国的发展现状———“近年来,一些城市的犯罪组织的成员增多、组织结构升级,已经发展成为黑社会性质组织。”

        他介绍,这类犯罪组织有比较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人员较多,骨干成员基本固定;等级分明,有严格的帮规、组织纪律;有的拥有枪支弹药等武器和先进的交通、通讯工具。他们采用暴力手段,进行杀人、抢劫、绑架人质、强奸侮辱妇女、敲诈勒索、走私贩毒等各种犯罪活动。

        “有些城市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已经从公开的抢劫、绑架、敲诈勒索等‘掠夺式’犯罪,向制贩毒品、组织偷渡、走私、诈骗、开办赌场和色情场所等隐蔽的犯罪发展。其中有些还以非法所得注册公司、投资办厂,有计划地向合法经济领域渗透,企图垄断经营,攫取更大的经济利益。”

        此外,境外犯罪组织对中国内地的渗透加剧,“他们有的物色不法分子,发展黑社会组织成员;有的以投资经商为掩护,企图建立活动据点;有的为了逃避打击而到内地‘避风’;有的勾结内地不法分子实施抢劫、杀人、绑架勒索、制贩毒品等严重犯罪活动……起到了示范诱导和推波助澜的作用。”

        而且,境内外犯罪组织相互勾结进行的跨境犯罪更加猖獗,“有的犯罪团伙在境内预谋策划,在境外实施犯罪,再入境‘避风’;有的犯罪团伙在甲地绑架人质,在乙地勒索钱财,在丙地交付赎金;有的犯罪团伙快速进出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多点跳跃式作案”。

        “保护伞”越来越多?

        张新枫说:“这些黑社会性质组织在具有一定经济实力后,往往不惜重金向政府机构渗透,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建立盘根错节的关系网,寻求非法保护。”

        正如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强调多年的一句话:黑社会性质犯罪,没有后台和保护伞是绝对不能坐大的。

        孙铣教授说,收买和贿赂政府官员是黑社会组织的通常生存手段,在中国更是如此,凡是存续五六年以上的黑社会组织,都有保护伞。有些公安局长也承认,如果政府部门不干预,没人保护它,它露头就能把它打掉。

        例如,不久前审结的陕西郑卫国案,上被告席受审的国家工作人员多达10人。孙铣主张“露头就打,不要养肥了再杀”。他说:“它是怎么肥的呢?实际上是你养的,你不保护它,它能坐大吗?”

        他表示,我国黑社会性质组织勾结的权力部门与国外基本一致,主要是公安、司法系统。

        有一个统计数字是,2001年4月至12月,全国各级人民法院处理带黑社会性质的有组织犯罪300多件,判处罪犯12000多名。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刘家琛在公布这组数字时说,因为黑社会势力犯罪分子是在面上,如果他们通过各种手段在国家机关内部、企事业单位里面找到了“保护伞”,留下这些人不处置,那就是斩了草不除根。

        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日趋猖獗,显示在其背后充当保护伞的国家工作人员越来越多。为什么众多国家工作人员敢于为黑社会提供保护?

        “利益驱动。说个俗话,还是管得不严。”孙铣说,“你知道境外管警察多严啊,比如香港,甭说什么廉政公署,工资如果是5000,平时则只发4000,扣住的钱等你退休的时候统一给,但如果你违纪,这钱就不给了……有很多措施管。如果把保护伞的问题解决得好一点,有组织犯罪肯定会受到遏制。”

        中央党校王贵秀教授认为,为黑社会提供非法保护是腐败的一种形态,这种现象不仅是个人行为,它反映了一种制度漏洞。没有严格的制度规范,导致个人自由活动的余地很大,腐败的成本太小,利用公共权力牟取私利的现象屡禁不止。

        张新枫指出:“今后一个时期内,中国内地的有组织犯罪特别是黑社会性质组织仍有其滋生、发展的条件,我们同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的斗争将是长期的、复杂的。”

        相关链接

        链接一

        我国再度“严打”“打黑除恶”仍是重点

        中央政法委3月25日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对“严打”整治斗争进行再动员、再部署,以维护社会稳定。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强调,要继续把“打黑除恶”作为这场斗争的重点。

        链接二  

        中国去年8个月打击涉黑分子12000名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刘家琛3月11日透露,2001年4月至12月,全国各级人民法院处理带黑社会性质的有组织犯罪300多件,判处罪犯12000多名。

        刘家琛透露,这些犯罪分子被判处5年徒刑以上的占62%。狠狠打击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

        链接三

        北京政协委员认为应对黑社会的形成给予高度警惕

        政协委员马元在北京市政协九届五次会议发言中表示,中国黑社会性质团伙已到了非严厉打击不可的地步。有关部门应对黑社会犯罪团伙的形成给予高度警惕。

        他介绍说,许多黑社会犯罪团伙依靠背后强大的经济财团,采用“拉出来打进去”的手段渗透到执法部门,尤其是公检法部门,寻找政治上的保护伞和代理人。由于他们拥有一张保护伞,人们要想揭露他们已是相当不易。

        链接四

        张畏团伙---中国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一个标本

        2001年4月26日下午,浙江温岭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首犯张畏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除了黑社会老大这一身份之外,张畏还具有跨省份的八个其他身份,包括原湖北省宜都市政协副主席、台州市青联委员、浙江某报社名誉社长、台州市青年企业家协会副会长、浙江东海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等。其中有4个头衔是采取各种手段向政界渗透,以寻求庇护时得来的。

        张畏一案牵涉到的67名党政官员当中,有市长、公安局长及党政干部42人、司法干部15人,金融机构干部10人。


    来源:《南方周末》 2002年3月29日
    (责任编辑:周贺)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