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专门袭击歌舞厅小姐 变态杀人狂公然与警方“叫板”

    刘书新

        
    图为心理变态杀人的韩明

        一个专门以迪厅、舞厅小姐为袭击目标的变态杀人狂,用各种欺骗的手段将年轻女子骗到家中嫖宿,然后再露出狰狞的面目将其杀死,并从容地将尸体肢解。在警方勘查现场时,他像围观群众一样蹲在旁边静静地观看,在侦查毫无进展时,这个平时专门研究反侦查手段的狂魔竟两次打电话向警方叫板。日前,这个名叫韩明的杀人魔王被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 

        迪厅猎艳

        今年28岁的韩明,曾是河北省邯郸市包装机械厂的工人,后被开除。他在家是独生子,小的时候家里人对他特别疼爱。初中毕业后,他不上学了。上班后,他和社会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交上了朋友。不久,他便和别人一起干起了偷自行车的勾当,罪行暴露,他落入法网,受到了惩处。 

        后来,韩明自己搞了个对象,一年时间就吹了,韩明还被女的骗走了近一年的工资收入。随着年龄的增大,家里人不得不张罗着又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韩明虽不太满意,但一想到先前谈对象受骗和父母的数落,还是和这个女孩结了婚。不曾想,结婚第二天,韩明和妻子因性格不和就大吵大闹,甚至还动手打了架。从此,妻子开始和他分居。不久,韩明下了岗,有了“自由”,便经常到迪厅、舞厅蹦迪,寻求刺激。 

        2000年4月10日上午,韩明在火车站附近的一家舞厅玩了一会儿后,感到很无聊。当他出门刚想走时,突然,前边一男一女吸引了他,只见那个男的朝女的脸上打了一记耳光后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女的蹲在地上哭泣起来。韩明趁机走到那女孩面前,关切地问长问短。女孩说她叫雪儿,是迪厅的“小姐”。两人越谈越近,后来,两人干脆谈到了韩明家里的床上…… 

        事后,雪儿说:“大哥,拿500块钱吧,我也该买几件衣服了。” 

        韩明顿时明白了这“便宜”不是好占的,便央求说:“少点吧,我没有那么多钱。” 

        “一分钱也不能少,你想白玩?我在迪厅结识了好多哥们儿,不给我钱,他们也不会放过你!” 

        一听到这些话,韩明心里又惊又怕,他忙说:“那我出去借一下,你先在这儿等会儿,我一会儿回来。”走出屋子,韩明觉得自己被这个女的愚弄了。想起以前骗自己钱的对象,又想到与自己分居的妻子,韩明心中对女人的忿恨顿时像一团火在胸中燃烧起来。过了个把钟头,没有弄到钱的韩明又回到住处。这时雪儿已躺在他床上安然入睡。看着床上熟睡的雪儿,韩明脑海里猛然掠过一个可怕的念头。他双手掐住了雪儿的脖颈,心中对女人的忿恨顷刻全集中在了他的手上,雪儿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渐渐失去了挣扎。然后他用菜刀和锯将雪儿的尸体肢解,做完这些,已是深夜。韩明守着零碎的尸体睡了一夜。这一夜他几次被噩梦惊醒,一入睡便梦见雪儿向他走来,伸着血淋淋的双手。 

        第二天晚上,韩明用自行车分别将肢解的尸体扔到了干河沟煤厂北门、南门及防汛路东侧的垃圾堆上,将人头抛入了沁河中。 

        此后,韩明心里一直惊恐不安,每听到警车响,他总以为来抓自己了。可半年多时间过去了,他看到公安局没有追查到他头上,心里的恐惧感便消失了。于是,他又开始在歌舞厅寻找起了自己的目标。 

        10月30日下午,韩明来到和平路一歌舞厅玩。不一会儿他便通过一个朋友认识了一个叫李萍的小姐,这一夜,他将这个小姐留宿在住处。第二天早晨,李萍向韩明要钱,韩明说没钱。李萍威胁说:“我有一帮朋友,不给钱,让他们杀了你。” 

        韩明对她说:“你听说今年干河沟发生的那起碎尸案吗?实话告诉你,那个女的就是我杀的。”听后吓得脸色煞白的李萍央求道:“我不要钱了,你放了我吧!”“太晚了!我跟你说了,我就不会让你走。”韩明右手拿着菜刀往李萍的脖子一抹,李萍的气管便断了。2000年11月1日上午,韩明肢解了尸体,并在尸体背部刻上了“干河沟一起,杀女人二起”字样。 

        电话挑衅

        2000年4月12日早晨,在干河沟林木公司加工厂看门的一位老师傅无意间发现了扔在墙根的一个鞋盒。他打开一看,顿时吓得毛骨悚然,鞋盒内竟然装着一只人的右手,他立即打110报警。 

        接警后,邯郸市警方立即赶到现场勘查。发现干河沟煤厂北门、南门及防汛路东侧等地方有装着下肢和躯干的三个编织袋,并且,他们还在现场找到了装尸体的写着“中铁快运”、“大米”、“磷肥厂”字样的编织袋等物品,但死者的头颅最终没有找到。经法医检查:死者系女性,年龄大约19岁左右。 

        2000年11月3日,邯郸钢运胡同一位姓周的居民又发现了家属楼外墙下一个装有尸块的塑料袋子。经法医现场检验认为:该尸体系22岁左右的女性,身高约1.62米,系外伤性休克死亡。 

        一起杀人碎尸案未破,又发生一起。一时在邯郸引起了强烈的反响,甚至传出了有杀人狂的谣言。干河沟村里的人晚上不敢出门。妇女上、下班由专人接送。有个抛过尸的小胡同是女工夜晚上、下班的必经之路,每路经此地,女工们总是提心吊胆。老百姓到派出所办户口时总也忘不了问:“案子破了吗?有没有杀人狂?” 

        而这时的韩明依然悠闲自得,他知道公安局很难攻破这个案子。平常他最爱买一些法制类报刊读,尤其对那些案例感兴趣,研究公安机关如何侦破,并从中学习一些反侦查的办法。他两次作案,都是异地抛尸,他想公安人员不会查到什么线索,他们比自己也聪明不到哪儿去。这时,社会上已传得沸沸扬扬,神乎其神,他甚至有点洋洋自得。 

        11月3日晚8时,他从火车站某舞厅出来,竟突发奇想,他看到周围没人注意他,便拿起一部公用IC卡电话,对农林路值班民警说:“我知道谁杀的人,现在他已经买好了车票,现在火车站三楼投影厅,你们今天不抓,他就外逃了!”说完,随即挂了电话,蹲在路边等待着他导演的这场恶作剧的“上演”。 

        农林路派出所民警接到电话后当即把消息反馈到了市局。正在研究案情的上级领导一致认为,打电话的人极有可能知晓案情,或者他本身就是作案人。不一会儿,五辆警车驶进车站广场。韩明躲在了人群中颇为得意地看着行色匆匆的公安民警搜捕的场面…… 

        当抓捕民警赶到三楼投影厅时,里面竟空无一人。抓捕扑空后,邯郸市邯山公安分局局长刘文明当即召集大家召开案情分析会,大家取得共识,打电话的人极有可能知晓案情或者本身就是作案人,而且根据掌握的凶手心理变态等情况看,此人还可能再次打来电话。于是安排派出所对值班电话装上来电显示,并做好电话录音。 

        2000年11月4日晚,天下着大雨,警方正在分析案情,10时2分,农林路派出所果然又接到匿名电话:“无头案破不了,公安干警真笨蛋!” 

        犯罪分子如此狂妄,参战民警被激怒了。 

        从接听电话的声音判断,两次匿名电话为一人所为。从尸体上刻的字及两次电话分析,两起碎尸案系一人干的。普通群众只听说发生了“碎尸案”,并不知道“无头案”。如此详尽知晓案情,显然此人就是杀人碎尸的凶手。 

        凶犯落网

        有关情况汇报到邯郸市公安局后,市公安局局长万书君拍案而起:“犯罪分子公然与我们叫板,辱骂我们,破不了此案,是我们的耻辱。必须攻下此案,否则没法向全市人民交待!” 

        不久,家住庞村的徐某纳入了警方的视线。此人听韩明说过自己杀了人,并听说有人在韩明住处看过韩明杀人后写的日记。正巧,第二天是徐某结婚大喜的日子,民警让其以结婚为由,让韩明过来帮忙。 

        2000年11月7日下午5时许,一辆红色面的开了过来,车上3女5男身穿新潮的奇装异服,有的染着棕色头发。这几个在歌舞厅才常看到的打扮立即引起了埋伏民警的注意。车刚一停下,门口埋伏的民警一起冲上去,将几人全部抓获。其中一人就是民警要找的韩明。经审讯,几个人说韩明以前跟他们说过,说干河沟那案子是他干的,但当时他们没有相信。 

        据此,办案民警加大对韩明的审讯力度,韩明交待了整个作案过程,并供认第一个被杀的女孩儿是陕西人,叫雪儿,第二个女孩儿是邯郸县人。随后,办案民警在韩明铁西的住处找到了他杀人用的各类工具。并在其他地方找到了一些原来没找到的尸块。 

        令人非常吃惊的是,韩明在交待完“4.12”、“11.3”杀人碎尸案的全部作案过程后,又供述出一个即将要谋杀的“一男二女”人员“黑名单”。其中一个是他的朋友及朋友的对象,原因极其简单:骗了他一个BP机;另一个则是他的妻子。 

        问:你为什么要杀害你的妻子? 

        韩:那天,她看到我衣服上有血迹,可能知道我杀人了,她说那个小女孩肯定是你干的。我说你别瞎说,你要报案,咱俩就一块死。那天给派出所打完电话,我就想杀了她。回到家发现她回娘家了,幸亏她走得快,不然她就没命了。 

        问:你现在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韩:我想见一下我娘,还有我姥姥,我小时候她们最疼我。我不想见到我爹,他动不动就打我,我活了28年了,我没有一天温暖的生活,没有一个温暖的家…… 

        编后

        “4.12”、“11.3”杀人碎尸案告破了,杀人凶手韩明受到了法律的严惩。狐狸再狡猾,也逃不脱猎人的眼睛。尽管他用各种反侦查手段干扰警方的视线,但最终还是留下蛛丝马迹。韩明从家中备受疼爱的独子沦为杀人魔王,虽然是个案,但不无教育意义。我们不得不再次严肃考虑这样一个话题,一个人的犯罪固然有其个人因素,但也决不能忽视个体在成长过程中家庭、社会等外部环境条件对其造成的影响。这样的思考,在我们心里感到沉甸甸的。


    《生活时报》 2001年11月26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