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感受生死:大同煤矿事故现场采访手记
        
    事故煤矿主井安装的两台风机和被沙袋覆盖后的主井井口

      新华网太原11月26日电(记者刘云伶 帅政) 11月17日上午10时30分,大同市南郊区万家嘴村大泉湾煤矿发生爆炸,抢险领导组称,已有8人逃生,14人被困井下。井下矿工的生死牵动着所有人的心,记者为此赶赴现场进行了采访。 

        11月19日,星期一(晴) 夜行山路访现场 

        下午5时许,三菱吉普车在蜿蜒的山路上焦急地颠簸了4个小时,终于抵达大同市。为即刻了解抢险救护情况,我们急奔现场而去。为不走弯路,我们决定请在路口等着拉客的摩的带路,司机说,因为常有打劫的“土匪”出没,他们须两人一同带路才安全。于是,两辆小摩托便成了我们的“开道”车。 

        这是一段崎岖、狭窄而漫长的山路,除了高悬天空的月牙和少得可怜的星点灯火,我们只能凭借车灯微弱的光线在飞扬的尘土中缓慢前行。难以想象前方会有煤矿和人家,更难想象煤矿挖出的煤怎样艰难地运向外界。然而我们在途中更须当心的,恰恰是满载着几乎要将车框挤断的煤块,不时从对面摇摇晃晃地驶来的货车。  

        约2个多小时后,当冒着滚滚浓烟的矿井映入眼帘,我们才知道到了事故现场。虽然已接近晚9时,矿井上面的平台还满是警车、抢险救护车等大小车辆,忙碌的人影穿梭在小院内外,每个人脸上都只有严肃和凝重。这个矿井的指挥中心极为简陋、无序,每间房都没有标示名称,墙上悬挂的还是乡镇没合并(今年4月)前的规章制度,到处沾满了厚重的煤灰。工作人员给我们拿来了几瓶矿泉水,他说,这里的水不能喝,否则会生病。 

        大同市南郊区分管煤炭工业的副区长李尚银介绍说,大泉湾煤矿是个村办股份制煤矿,已于6月14日停产整顿。11月17日上  事故煤矿主井安装的两台风机和被沙袋覆盖后的主井井口 午10时30分,该矿发生瓦斯爆炸,当时正有22名矿工在井下做复产验收准备工作。后有8人逃离现场。事发后,矿主、工头等有关责任人立即逃跑,至今下落不明。这使得救护工作开始时,由于没人了解井下情况,无从下手,耽误了时间。

        高山镇副镇长朱庆斌接着说,当日下午5时地面工作人员接到井下电话,被告知井下有12人困在11号层-3号层,全部安然无恙。晚8时许,井下被困人员曾再次与地面通话,地面人员曾通过电话告诉井下被困人员相关的施救措施。此外还有两名在爆炸层挂车上的矿工,估计已没有生还希望。事故发生后,南郊区区委、政府及大同市有关负责人迅速赶赴现场,成立抢险领导组。同时,在全市范围内抽调9支救护队,先后采用3套抢险方案,均因爆炸层面有毒气体严重超标,温度过高等不利因素宣告失败。 

        初冬入夜的寒风吹得人瑟瑟发抖,我们站在距井口几十米处,仍能清楚地看到浓烟涌出井口。李尚银裹了件军大衣,边走边说,井口温度还在30度以上,一氧化碳、沼气等有毒气体含量很高。今晚实施第四套抢救方案,所有进风井已全部关掉,保留了5个泄风井。不一会儿,救护队员们扛着氧气袋跑到井口,一一钻入了浓烟中。 

        11月20日,星期二(晴) 省长的牵挂与愤怒 

        被困矿工已与世隔绝3天了,无人知晓他们的身心正承受着怎样的折磨。山西省省长刘振华、副省长王显政已于昨夜赶到大同,对抢险工作作了新的部署,做出了执行第五方案的决策。 

        清早,通过电话采访,我们得知井口已于6时40分安装好风机和风筒,通过焗扇顺斜井向内压风,以排出有害气体,24小时后,救护队将再次下井。 

        上午8时30分,刘振华省长召集大同市县乡干部召开紧急会议。“井下被困的都是我们的阶级弟兄,分分秒秒都关牵人命。”刚进会场,刘振华沉重的话语便传入耳中,尽管身上还带着连日来奔波的疲劳,这位省长的脸上却分明写着牵挂与担忧。刘振华再三强调,在保证救护人员安全的情况下,要千方百计、分秒必争把井下被困人员解救出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忧虑之外,刘振华声色俱厉地说,事发当日,大泉湾矿的矿主就不见了人影,如果当时矿主及时提供矿井内的情况,就不会导致救护工作拖延时间、走弯路了。小窑主见利忘义、见钱不要命,以伤害人民群众的生命换取自己的利益,应予以严惩。 

        对此,王显政显然也很愤怒,他说:“矿主等责任人不顾被困矿工死活,事故一发生就逃之夭夭。而公安机关至今还没抓到在逃责任人,说明这里面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有腐败。”  

        大同市市长孙辅智在会上说,此次事故损失惨重,教训沉重,大同市有关领导、包括他个人对煤矿整顿工作重视不够。据孙辅智介绍,截至2000年底,大同市已有529座地方煤矿领取了煤炭生产许可证,今年应关闭92座不符合生产条件的小煤矿,目前已关闭75座。1至10月全市共发生10起煤矿事故,造成26人死亡。孙辅智还对照事故认真分析了工作上的差距。 

        最后,刘振华还要求调查组尽快将事故原因调查清楚,从严惩处有关责任人,特别是矿主。大同市要下决心限期将其抓捕归案,否则有关领导干部必须引咎辞职。同时强调对所有不合格的乡镇煤矿一律关停,对关停不力的干部一律严惩。 山西大同11·17煤矿事故责任人被拘留 

        下午,我们来到大同市陈庄看守所,“拜访”昨天被刑事拘留的万家嘴村党支部书记姜德如和村委主任安军。他们说,大泉湾矿于1997年7月建成,1999年10月开始生产,后因无利润,无力购买井下设备,60户村民入股共计54万元,从而使煤矿成为村办股份制企业,法人代表为安军。去年4月,安军等人将该矿转包给浙江人林太概,法人代表更换为安军之弟安进。安军说,林太概每月上矿4、5次,煤矿管理工作由其侄儿马显跑负责。 

        “现在我已经记不清了,说不出个啥。”两位本应料理全村大小事务的村官,对3天前刚发生的重大爆炸事故,竟然已记忆模糊,语无伦次。安军说,事发后,他忙着电话与矿主林太概、安进联系,后失去联系,不曾到过现场。姜德如则称自己因不了解矿井情况,绕着周围几个矿井转,找能下去的井口救人,之后就回了家。总之。对本村所办煤矿,平日里只须理财无须理睬,事发后能躲则躲,若非官职在身,他们也许早就像矿主一样“人间蒸发”了。 

        南郊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高建勋说,事故发生后,分局迅速组织干警赶赴现场,但围观的只有村民和矿工家属,事故主要责任人林太概、安进、马显跑以及当时在矿上带班的工人刘涛都已不见踪影,至今下落不明。大同市警方目前已向全省及邻近省市发出通缉令,全力追捕在逃人员。 

        11月21日,星期三(晴)被困者生还渺茫 亲属欲哭无泪 

        今天已是大同市南郊区万家咀村大泉湾接替井煤矿发生爆炸的第5天,但我们清楚地看到,井口仍是浓烟滚滚,救护队员守候在井口边待命,压风机“嗡嗡”地转动着,不停地向井下送风。南郊区煤炭工业局副局长胡斗平告诉我们,自昨天早上6时40分起,煤矿已连续发生20多次余爆,救护队员至今无法下井,原计划今早同一时间实施的第五套抢救方案难以进行,井下被困人员生还希望渺茫。 

        已有30余年井下通风实践经验的胡斗平告诉我们,万家咀村周围不到1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共有大泉湾矿、暸高山矿、南庙矿、甘沟矿、蔡家坪矿等5矿共13口井,这些矿贪婪的开采使矿界——40米厚的矿柱早已不复存在。矿井之间相通使爆炸源至今难以确定,并且余爆不断。从今天凌晨零点至中午,井内已爆炸近10次,连用来封闭压风井口的沙袋也被气流掀翻。专家组认为,由于目前井下温度仍在50度以上,有害气体含量还很高,井下有水但无食物,被困人员生还希望近于零。 

        然而这个令人失望的估计尚不能“广而告之”,因为事故井周围的大小山头上,不少村民和邻近矿的矿工热切地关注着井口的救护情况,被困矿工家属们仍在焦心地翘首期盼着亲人的归来。 

        在矿井上面的山坡上,刘月芳已5天没吃东西了,她又怎能下咽?突如其来的一场爆炸,撕碎了她的心,全家的支柱——她亲爱的丈夫张如生至今生死不明,7岁的儿子天天哭喊着要爸爸,60多岁的老人等着儿子回家。张如生的弟弟张喜生,此刻也被困在漆黑的井下,他的新婚妻子问海燕眼里含满泪水,呆呆地立在院子里。 

        每当回想起那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死里逃生的湖北省郧西县矿工陈平贵就禁不住浑身震颤…… 

        11月17日,又一个阳光灿烂的早晨,7时许,像往常一样,陈平贵穿上沾满煤灰的行头,和来自天南海北的矿工兄弟钻到了漆黑的井下。他和弟弟陈进二人在11号层负责挂车,他开绞车,弟弟在距他10远处挂钩。为多赚些钱养家,他与这个小他4岁的弟弟从湖北老家来到这里,不知疲倦地穿梭于矿井上下。 

        10时30分,一声巨响传来,陈平贵的身后冒出一股浓烈的黑烟,既而被风吹出好远。他明白井下爆炸了,赶忙用衣服包裹住头,摸黑向井上爬行。煤渣子疯狂地飞溅过来,各种毒气涌入鼻中,他几次险些晕了过去。 

        11时多,陈平贵终于爬出井口,又见到了红彤彤的太阳,但弟弟陈进却再也没有出来。而与他一起下井的9个同乡,只逃出来2个。 

        “我的命是骡子救的”,同时逃上来的一位河南籍矿工感慨地说。当日下井的除几个山西矿工外,大部分都是湖北、内蒙古、甘肃、浙江、河南等外地人员,及拉煤的22头骡子。爆炸时,他正赶着骡车向井口走出,忽然听到“咚”的一声闷响,接着浓烟便涌了出来。受惊的骡子没命地往出跑,他伏在骡车上,把生命托付给了这个与他朝夕相处的“伙伴”。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终于又看到了光亮,而“伙伴”却在出井口的一刹那倒在了地上。他告诉我们,还有几名矿工也是这样逃生的。 

        今天,大家不愿听到的消息终于还是来了,我们似乎看到被困矿工的生命在一点点地消逝,为他们感到痛心和惋惜的同时,更陡添了对他们的亲人们未来生活的忧虑。因为在这个有着近300口人的村子里,生存条件已是每况愈下。 

        水不能吃了。无节制的开采,使表面水枯竭,村民们不得不吃矿井中的黑水,外地人如喝了这水,准保会闹肚子。如今,一声爆炸之后,他们怕连这样的水也吃不上了。 

        地面裂了。此起彼伏的开井炮声,把村民们的房子震裂了一道道缝。我们看到,一户村民的房屋几乎从中间分成了两半。 

        四川籍矿工侯红解被困在漆黑的井下,不知曾怎样地牵挂他两个年幼的孩子和柔弱的爱妻。妻子抱着刚1岁多的孩子,站在不能再简陋的破土屋前,注视着矿井的方向,默默无语。 

        11月22日 星期四(晴) 爆炸矿边的私人煤场 

        今天是大同市南郊区高山镇万家嘴村大泉湾煤矿爆炸的第六天。今天的时令是小雪,但大同一直没有下雪,空气十分干燥。晨曦初露,我们一行五人已赶到高山镇万家嘴村。    图为事故现场  万家嘴村座落在一条深僻的荒沟里。山坡上的3个井口仍在冒烟,不过烟雾已比昨日小了许多。一进村口,在距事故现场20多米远的煤场,我们看到这样一个场面:一辆黄河牌大卡车正停在一大堆炭块边,十几名民工正在往车上装煤炭,站在山头上的一群村民看着热闹的场面,也想下来帮着装煤。 

        正打问时,一个名叫李红斌的人从驾驶室里跳下。“我是本地人,这两天煤价好,一直过来拉煤。”他告诉我们,他在这里是每吨90元买的,拉到北京去卖,一吨卖290多元到300多元,这几天最低卖295元,最高卖到330元。“除了煤检和一路上的‘狗咬’以外,3天跑一趟,挣个1000多块钱!”“什么叫‘狗咬’?”我们问。“就是警察罚款吧!” 

        李红斌说完,叫过一个穿戴比较干净的人,对我们说:“你问他吧,他叫任永在,是这个煤场的老板,他这两天可挣了!”被称为任永在的人告诉我们,这个煤场是他个人建的,每年夏天他从大泉湾矿以每吨50元左右的价格买进,积存在自己的煤场,冬天的时候以高价卖出去。据他讲,他从今年6月开始,从大泉湾矿购买了1000多吨。“平时一吨就是七八十块钱,这几天矿上出事了,邻近的小窑都不卖煤了,价格就上来了,这两天我一吨卖90多块钱,咱这叫借上事故的‘东风’发个小财!”当我们问及今年6月以来大泉湾矿是否仍在出煤时,任永在笑了笑不作回答,几个装煤的民工说:“白天搞整顿,黑夜出煤,哪个小窑都是这样干,要不咋挣钱!” 

        就在我们与民工们谈话时,一辆辆满载煤炭的卡车,从荒沟深处摇摇晃晃地驶出。 

        11月23日 星期五(晴) 救护队仍不能下井救人 

        从11月17日大泉湾煤矿发生爆炸到今天,整整一周过去了。矿井余爆程度减弱,频率降低,但有关负责人认为,救护工作仍不能立刻进行。 

        今天的大泉湾矿井边仍是烟雾缭绕,机声隆隆,救护队员们片刻不离地守在井口,每小时观察一次,等待下井命令。天气预报说,冷空气要来了。在这满眼黄土的山谷间,我们都感到身上冷嗖嗖的。井口边的救护队员们披着棉大衣,围着昨夜点燃的炭火来回走动。大同市南郊区煤炭工业局副局长胡斗平向我们介绍说,今天仍实施几天来一直采取的正压的措施,即向井下压风。不过,原来的两台焗扇已减成了一台,泄风口由原来的5个减少为2个,目的是减少采空区的压力和送氧,达到压力平衡,从而减少火区爆炸次数。 

        随同我们采访的大同市南郊区高山镇副书记赵吉东打了个比方说,这就好比用扇子扇火,劲大了就会把火给扇起来,现在用劲小一些,把烟扇走,让井下冷却下来,使井下跟地面的压力大致相当。 

        我们了解到,昨天平均每小时爆炸一次,今天已减少为每两小时一次。爆炸程度也明显减弱,主井口烟气明显减少,泄出口还有少量浓烟。专家组分析井口情况后认为,由于井下仍有余爆,下井救护仍待时日。一些围观的人说,照这样下去,活人见不着,尸体恐怕也拉不出了。


    山西大同11·17煤矿事故责任人被拘留
    图为事故现场
    新华网 2001年11月26日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