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主页
新闻聚焦
国际视点
经济观察
科技博览
校园内外
网络时代
文艺广角
体坛纵横
史海钩沉
人物写真
世间万象
生活时尚
健康提示
情感话廊
冷观热评
金台笔会

近期回顾

旧版文摘

全文检索

报刊导航

人民日报




友情链接

文摘报
(周四、日)


报刊文摘
(周一、四)






    从圣殿下的丑闻看美国信仰下的罪恶

    驻华盛顿记者 余晓葵

        
    纽约大主教向教民忏悔

      布什不久前曾宣称:“美国是一个被信仰所指引的国家。”然而,近来美国的“信仰产业”特别是天主教会,却正卷入一场历史上最大的丑闻而不能自拔。 

        3月21日,教皇保罗二世终于打破沉默,对最近美国天主教会性丑闻给予严厉谴责。他说,对儿童进行性侵犯是“世界上最严重的罪恶”。 

        今年1月份,从美国东海岸到西海岸,一个教区接着一个教区,一个城市跟着一个城市,教会的牧师和神父利用他们在信仰上的权威,奸污和猥亵男童的丑闻被纷纷揭出。全美国已有17个教区的55位神父因涉嫌性犯罪而被解职或停职,共有2000位神父面临性犯罪的指控。 

        更重要的是,这些信仰下的罪恶并非局限于个别神父的个人行为,更不是最近突发的案件,而是众多的神职人员在教会权威的庇护下干了几十年的勾当。 

        30多年奸污和猥亵男童

        2月22日,美国波士顿大主教管区的牧师佐根因为性侵犯一名10岁男孩被判10年监禁。佐根在波士顿地区担任牧师的30多年间,共奸污和猥亵130名男童,其中最小的受害者只有4岁。 

        27岁的帕特里克·麦克索利回忆说,12岁时的一次经历完全改变了他的生活。1986年,父母自杀,佐根作为当地牧师前来安抚。佐根主动带麦克索利去买冰淇淋,而在驾车回来的路上,佐根便开始了对他的猥亵。佐根先是拍着麦克索利的腿说,“像你这么大的孩子,失去父母是一个可怕的损失”。随后,佐根的手已经伸进麦克的短裤里。从那以后,麦克索利一直受到猥亵。他还记得佐根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我们要保守秘密。” 

        47岁的建筑工人安东尼穆齐是佐根在上世纪60年代最早侵犯的孩子之一,当时,佐根很受穆齐家人的欢迎,经常与他们共进晚餐。晚上,在孩子们入睡前,佐根总会到他们床前“祝福”。他先是猥亵了穆齐,然后是穆齐的兄弟、堂兄弟……没有一个孩子反抗。 

        来自牧师的性侵犯对孩子的创伤是双重的。32岁的马克·基恩也是佐根的受害者。他14岁时在一个少年俱乐部的更衣室被赤身裸体的佐根侵犯,当时还不知道他的身份。几个星期后,当他见到身着教袍的佐根时,他更加痛苦不堪。他说,这不仅是对身体的侵犯,更是“对灵魂的强奸”。 

        佐根案的曝光在美国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越来越多受过牧师性侵犯的人们都站出来,讲述自己的遭遇。 

        在CNN的电视访谈节目中,新泽西州的马克·塞拉诺向著名华人女主播宗毓华讲述了他的遭遇。马克被一位天主教牧师詹姆斯·汉利性侵犯长达七年这久。汉利是马克家所在社区的“精神领袖”,与马克家人非常亲近。汉利并没有急于下手,而是花了很长时间解除了马克所有的本能防备,他让马克相信,他才是最关心马克的人。小孩子对性一无所知,但对自己的身体充满好奇,汉利就利用了这种好奇。他给马克看女人体图片,讲色情笑话,教他“法国式接吻”,甚至让他使用震荡器。更可怕的是,汉利还道貌岸然地告诉他,这是你这么大的孩子应该做的。上了大学的马克不堪精神折磨,向他心目中的“最高权威”——教区主教揭露了此事。但主教大人仅仅是将汉利换了一个教区而已,还要求马克与教会签订不向外界泄露此事的协议。 

         

        对于佐根“不能自控对儿童的性侵犯”,波士顿教区两任红衣主教、二十多个教会官员都知根知底,但一直没有给予实质处理。据《波士顿环球报》披露,30多年间,佐根这个有恋童癖的牧师换了五六个教区,连续作恶。 

        现任红衣主教伯纳德·罗1984年上任时,佐根已经有多年猥亵儿童的历史。1984年,一位妇女向教会揭发佐根猥亵了她的外甥,罗说,“你关心的问题已经在调查之中,教方将做出恰当的决定。” 

        但是佐根没有受到任何处罚,只不过又换了一个教区,继续为祸一方。佐根的工作还得到了罗的大加褒奖。1989年,佐根被调往圣朱利亚教区任职,罗在写给佐根的信中说,“我相信你将会向圣朱利亚教区的信徒提供良好的宗教服务”。1995年,佐根已有几起诉讼在身,一家心理治疗中心也建议“佐根不应再与少年进行没有监管的个人接触”,而罗又将佐根调往其他地方工作。 

        令天主教徒感到愤怒的是,教会掩盖丑闻,私下处理,防止曝光,竟与安龙破产丑闻如出一辙。到目前为止,绝大多数的教会性侵犯案件都是在法庭之外解决的,并且对外严加保密。教会想方设法地把控告材料“捞”出美国司法系统,甚至给那些想仗义直言的神职人员写威胁信,让他们小心自己。 

        对于媒体的有关批评报道,教会表现得极为愤怒,红衣主教罗说:“我们祈求上帝的力量约束媒体,他们是教会的敌人。”在巨大的压力下,直到最近,罗才不得不交出他所藏的在过去50年间奸污和猥亵儿童的80位神父的名单。 

        

        作为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天主教教区之一,波士顿的性丑闻迅速波及其他教区,他们开始大规模的“揭丑”行动。近些年来在美国学校、运动队、童子军甚至教徒家中发生的种种牧师性丑闻纷纷曝光。 

        曼彻斯特、波特兰的主教表示要向当地政府交出本教区不良牧师的名单。费城大主教管区表示,他们有可信证据显示,50年来,35名牧师涉嫌猥亵儿童。在亚利桑那州塔克森,教会隐瞒了9名助祭男童被牧师性侵犯的事实,企图花几百万美元“私了”。当地媒体已要求主教莫雷罗辞职。 

        美国的媒体在评论这一事件时指出,美国天主教会目前面临的信誉危机只是其犯罪的冰山一角,其当前最当务之急的是对受害者的赔偿,已导致其财政发生危机。因为目前每天都有新的诉讼被提出来,美国天主教会已承诺向受害者赔偿10亿美元。弄不好,整个美国教会在财政上可能破产。 

        性丑闻已大大动摇了人们对天主教传统的信心。比如,天主教一向坚持神父独身的传统,已经使美国社会议论纷纷。独身的传统不仅没有使神父们在履行圣职时变得神圣,反而把一批恋童癖者招到天主教的麾下,使对男童的性侵害愈演愈烈。如今在美国天主教中的女权主义者们,也借机挑战神父们的男权。两年前,由一些终身信仰天主教的母亲和祖母们组成的“美国麻省妇女教会”公然主张委以妇女以圣职,结果被大主教劳查禁。罗甚至曾对一群在一个教堂外聚集的该组织的成员大声喝斥道:“你们背叛了你们的信仰!”如今在性丑闻的围困下,天主教的大男权主义已越来越难维持。过去天主教的神父们排斥妇女是因为他们把妇女看作是一种污染,如今若再排斥妇女,未免让人觉得这些神父自己有些肮脏的勾当要守着不放了。 

         

        不过最令人关注的,还是教会与国家的关系。美国一向遵循政教分离的传统,“上帝的事归上帝,凯撒的事归凯撒”。国家对教会的事务不加干预。然而,教会内部的犯罪,是否应受制于教会外部的法律呢? 

        前不久,波士顿的一家主要报纸用一个版的篇幅揭露,在过去二十多年中,大主教伯纳德·罗利用他的权威,庇护了一批在波士顿地区奸污和猥亵了几百个儿童的神职人员。美国《国家》杂志3月最新出版的一期发表文章指出,像罗这样的人,如果是一个幼儿园或夏令营的主管的话,恐怕就要进监狱了。可如今让他辞职都变得如此之难,难道美国法律只对普通人有效吗?最近,美国耶鲁大学的一名学院院长因猥亵男童被判重刑,终生要在铁窗之下度过;而从事发到判决不过几年时间。另有一位在幼儿园对儿童进行性侵害的男性工作人员,被判的刑期长达数百年,比他能活着的时间长好几倍。相比之下,神父犯同样的罪很难被判,而且即使判了也是刑罚甚轻。比如一位犹太教士因性犯罪被判,但联邦检察官突然把60年的刑期减为6年半,据说是由于犹太教堂方面的压力。上述文章问道:难道神职人员就可以是特殊公民吗? 

        当年日本的首相森喜朗宣称“日本是神的国度”,马上有人指责他企图复活军国主义,要求他辞职。布什所谓“美国是被信仰所指引的国家”,与森喜朗的言论其实有异曲同工之妙。人类历史上最残酷的罪恶,常常就是这种有宗教优越感的“选民”之所为。这一点,看看当年美洲印第安人的命运便可明白。“信仰”是不是在指引美国,与别国似乎无甚关系。但如果“信仰”一旦开始“指引”起美国的核武器来,人类的命运,就岌岌可危了。 (部分材料引自《联合早报》)


    来源:《光明日报》 2002年3月29日
    (责任编辑:赵燕萍)

 返回主页

人民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E-mail:digest@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