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炸国产手机的“小鸟”--24小时滚动新闻--人民网
人民网

轰炸国产手机的“小鸟”

2011年07月11日 10:25    来源:南方网      手机看新闻

中篇

第三方应用开发商通过预装合作,将自身应用内置于手机厂商的手机产品当中,再通过运营商网络由SP实现短信代扣费的形式,所得收益由链条中的这四方角色按比例分配。

当身处智能机领域的第三方应用开发商仍在为盈利模式不断去尝试和探寻的时候,功能手机背后的开发者与手机厂商、SP、电信运营商四者之间已经形成稳固的商业模式。

陈涛(化名)向记者透露,他每卖出一部手机并经消费者激活使用,后续仍有3-5元的“额外收益”,来自手机中预装的应用软件分成。

以M TK为首的功能机产品,因其应用拓展的局限性,而为这一商业模式预留了空间。第三方应用开发商通过预装合作,将应用内置于手机厂商的手机产品当中,再通过运营商网络由SP实现短信代扣费的形式,所得收益由链条中的这四方角色按比例分配。

美思,曾经是SP的一个代码名称,而今它又一次闯入手机业界,则是因为它把风靡iPhone和A ndroid手机的游戏《愤怒的小鸟》(《A ngryBirds》,芬兰R IO公司出品)带到功能机领域。

在深圳车公庙天安数码城或者南山区一些手机方案设计公司扎堆的地方,深圳市美思科技有限公司(下简称美思科技)将这款游戏的广告打到了潜在合作伙伴的门口,口号甚是惊人,“小鸟疯狂来袭,现已轰炸国产手机”。

“小鸟为我们带来了50%的新增客户。”美思科技总经理熊志强不无自豪地告诉记者。往前追溯到2008年,当美思科技开始调整原来的SP业务方向,专注于手机游戏的开发之后,沉寂了近3年终于找到《愤怒的小鸟》这款火爆的游戏产品,虽然这一“山寨”行为与芬兰RIO公司之间潜在的版权问题“目前双方还在商谈”。

“我们成功的奥秘之一,就是一直follow (跟随)苹果手机上流行起来的游戏。”熊志强直言,类似《植物大战僵尸》、《盗梦空间》等其他流行游戏也通过改造,“收入”美思科技麾下。

作为一款在iPhone成名的触摸屏游戏,在功能手机领域照样玩得转。记者在明通数码城看到的三码机、五码机,即便是200多元价位的产品,“触摸屏”也早已成为“标配”,尽管这些手机的触摸屏比iPhone的差了些许,但仍能勉强地让“小鸟”击中“小猪”。“我们会依据客户手机款式的屏幕大小做调整。”熊志强介绍说。

熊志强发现,不论是功能手机还是智能手机,用户对游戏的需求几乎是一致的。“联机网游其实不多,反而是适合那些非游戏玩家级别的用户玩的游戏非常多,切西瓜啊,小鸟啊,这一类把我们定义为非游戏玩家玩的游戏,‘目标用户群’一下子就扩大了很多。比如一款游戏受女性喜欢,男的就会跟过来,社交游戏绝大部分就是从门槛偏低的女性非专业游戏玩家做起来的。”

美思科技并非单纯地从SP转向第三方游戏开发商。但“前SP”计费、运营的经历,对于美思科技转型为功能手机领域里标准的“游戏公司”起到很大的作用,“标准的游戏公司一定得熟悉制作、发行、计费、运营和品牌等环节”。

“很多(第三方应用开发商)都是从SP转型过来的。”一位行业内浸淫多年的人士告诉记者。所谓SP,服务提供商,是移动互联网服务内容应用服务的直接提供者,通过电讯网络,向用户提供信息服务,并通过运营商向用户收取相应费用。

SP向来是个毁誉参半的角色。它曾是互联网门户时代的一根救命稻草,让新浪网、搜狐网度过互联网寒冬,“甚至让网易成功避免退市。”另一方面,它几乎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稳居“3·15”历年公布的投诉排行榜前列。

追溯SP的最初始状态,图片和彩铃是它提供的第一类内容,短信和彩信则是送达手机用户的形式。在经历W A P等传送方式的进化,直至iPhone的出现和普及,客户端的形式也随之成为替代的最佳方案。

SP在“山寨机时代”得到更好的发酵,与行业内各方有了更好的交融合作。“什么预装、内置形式从短信彩信的时候就开始了。”该知情人士继续介绍道,在山寨手机领域,由于消费者多数在售后投诉无门,手机厂商乐于将SP提供的代码内置于手机当中,分享售后得到的丰厚分成。

“三码机老板更肥!”该知情人士说,有三码机厂商允许SP的“暗扣”代码预装,使得消费者在不知情情况下被暗扣更高额话费。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厂商甚至可以玩起类似于运营商“话费补贴”的模式———手机赔本卖,后续的SP分成不仅补足亏损还能产生盈余。

但在运营商中移动SP强政之下,“暗扣”行为在这一行业已经有所收敛,三码机的萎缩也使得“专职”暗扣的SP日渐式微。目前SP在转型之后的第三方应用开发商看来更像是一个纯粹的合作收费通道,而且呈现集中的趋势,他们耳熟能详的一般是Tom、新浪、空中网、凤凰新媒体等数家。

“我们早就终止和三码机厂商的合作!”熊志强回答道。而像陈涛这样的品牌手机商关心的是:“是不是能带动我的手机销售?会不会对我的品牌带来不良影响?”

“用户被暗扣了(话费),首先反感的是这部手机的品牌,而不是背后的应用开发者。”陈涛进一步解释道,目前他筛选的应用,会以售后投诉量这一指标作参考标准。他也承认,实际上每台手机后续3-5元的收益对于他的收入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大品牌对于预装应用则更为“苛刻”。熊志强告诉记者,之前美思科技的游戏与O PPO手机的预装合作方式,干脆由O PPO一次性买断美思科技游戏的版权,持续开放给用户免费使用,用户的支出便仅在于G PRS数据流量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