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娟丈夫:她是带着微笑离开的--24小时滚动新闻--人民网
人民网

于娟丈夫:她是带着微笑离开的

2011年07月23日 15:11    来源:羊城晚报     手机看新闻

病前的于娟与“光头”,是干劲十足、快乐无忧的一对

于娟遗著《此生未完成》,“成”字故意缺了一角

病中的于娟和丈夫、儿子

于娟陪妈妈旅游

意气风发的于娟在挪威

于娟与儿子“土豆”

于娟新书分享会,其丈夫“光头”与读者一起探讨生命的意义

于娟,是2011年被网友关注及众多媒体热议的名字;

今年初,本报《博闻周刊》曾分两期摘登了复旦大学年轻教师于娟的癌症日记,在读者中引起强烈反响;

7月16日,于娟的丈夫———“光头”赵斌元现身广州,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独家专访,聊起了于娟在生活中不为人知的点点滴滴……

于娟,是2011年被网友关注及众多媒体热议的名字。这位年仅33岁极富才情的复旦大学年轻教师、两岁孩子的母亲、乳腺癌晚期患者,忍受着巨大的痛苦,用乐观和幽默的笔调,写下一年多的癌症日记———反省自己往日的生活习惯,记录医治疾病的点滴心得,在生死的边缘,为病友、为生者,为健康的人们,留下了最珍贵的警示。

本报《博闻周刊》曾分两期摘登了于娟的癌症日记,在读者中引起强烈反响。

她对生命的热爱,对生活的留恋,对亲人的不舍,对病痛的坚强,对生死的通达态度……感动了很多人,也提醒了很多人。

4月6日上午10时43分,于娟在博客上留下了最后一篇博文《出生入死的生日记事》,这一天,她的日记出版签约。这日记,是她“拿命写的东西”,也是她留给这个世界的最珍贵的生日礼物。

据报道,一向“慢条斯理”的出版界,以30天的神速完成了于娟留下的50余万文字的筛选、编辑、排版、印刷,在第一线加班加点的两名编辑,几乎是流着泪校完了十三四万字的书稿。

几乎是一线作者的版税,除了小部分留作3岁儿子“土豆”的教育基金,这个至今仍在上海租房、为于娟看病欠债累累的家庭,还是决定把多数钱款用在于娟生前常常挂念的课题上:把对保护环境能起到至关重要作用的能源林搬回山东老家。

7月16日下午3点,于娟的丈夫———“光头”赵斌元现身广州“学而优”书店。他是带着妻子的遗著———《此生未完成》来做新书分享的。赵斌元对广州的读者讲述了于娟和他一起与癌症斗争的心路历程,并与大家探讨对生命意义的思考。

交流会后,赵斌元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跟“光头”的谈话从于娟的书开始,于娟在书中一直把老公赵斌元称为“光头”。赵斌元解释说,他们刚认识时,自己是有头发的,光头是后来理的发型(因为头发越来越少)。赵斌元个子很高,比较清瘦,谈吐举止温文尔雅,很有高级知识分子的风度。

于娟的文字散发出一种力量,这种力量来自于这个山东女孩不服输的劲头,还是她乐观的人生态度?……带着一个个问题,记者与于娟丈夫聊起了她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1

对自己节约,对别人大方 

于娟是一个很节约而且能吃苦的人。这是赵斌元给于娟的第一个评价。

于娟自己很节约,对别人却很大方。于娟在挪威留学期间,为了能让自己的母亲到欧洲游玩,在上课之余,常挤出时间来卖报纸、打零工,赚取母亲到欧洲的旅费。于娟是一个性格开朗的姑娘,很爱笑,也爱花。可是“光头”回忆,每当他提出买几盆花回家时,于娟总是说:“算了吧,挺贵的,省点钱吧。”在生活中,于娟是一个精打细算的主妇。

2

于娟与“光头”第一次相遇,在交大的英语角

于娟来自山东,山东学生在学习上的刻苦劲儿全国闻名。从上海交大的本科,到复旦博士,继而留学挪威,再回复旦任教,于娟走了一条令人羡慕而又冷暖自知的路。

老公“光头”是她在上海交大的师兄,两人的相遇也是从学习上的交流开始的。第一次相遇是在交大的饮水思源英语角,时间是1996年。那时,于娟还是刚刚考入上海交大的本科生,赵斌元则进入交大攻读博士。于娟带着北方姑娘的直爽,闯进了赵斌元的生活中。在英语角第一次相遇,于娟就说赵斌元“你像个傻瓜”。赵斌元被于娟这种男孩般的率真打动,心里埋下了爱情的种子。

种子发芽是在当年10月。当时发生了一次小地震,赵斌元冲出宿舍楼给姐姐电话报平安,随后想到的就是于娟,他来到于娟的宿舍附近,期待跟于娟相遇。

当天夜里,两人漫步校园,爱情成型。

2000年,两人登记结婚。

3

在日本的日子,

是两人最快乐的时光

婚后两人各有事业,聚少离多。于娟要考复旦的博士,赵斌元也于2001年去了日本深造。期间于娟到日本看望丈夫,两人在青森的弘前市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日子。当地有很美的自然风光,当时两人也没有太大的压力。回忆起这段日子,赵斌元的嘴角泛起幸福的微笑。他说,这是他跟于娟最快乐的时光。

后来,于娟如愿考上复旦大学的博士,再到挪威的奥斯陆大学留学。于娟在奥斯陆期间,赵斌元去看望过她两次,一次是一个月的时间专程去陪她;另一次是借国际学术会议之机,跟于娟有了3天的短暂相聚。

2008年,儿子“土豆”降生。这个小家伙最喜欢唱的歌是《世上只有妈妈好》。

4

“土豆”想妈妈时,只是耷拉着小脑袋呆呆地不说话

小“土豆”是最让看过于娟博客和书的人牵挂的。记者问赵斌元“土豆”的近况,他说“土豆”很乖,马上3岁了,明年就要上幼儿园,现在每天跟着奶奶和姑妈。“土豆”的外公和外婆也在上海,两家住同一个小区,每周外公外婆都会去看他,带他逛公园,教他认字。小家伙还不了解“死亡”的含义,只是知道见不到妈妈了。每当想妈妈的时候,“土豆”就沉默不语,只是耷拉着小脑袋呆呆地不说话,当家人问他的时候,他才会说:“想妈妈了。”

赵斌元表示,到现在,他仍然不敢相信这是一个事实,总觉得自己生活在梦中。

他说,过去我们都太固执,太功利,太想证明自己。而经过于娟的事情,他才明白了生活的本质在于过好每一天。正如于娟在博客里写的:“给自己太多的压力,买房买车的需求,这些都是浮云。如果有时间,好好陪陪你的孩子,把买车的钱给父母买双鞋子,不要拼命去换什么大房子,和相爱的人在一起,蜗居也温暖。”

对于“土豆”,赵斌元只希望他以后能成长为心智健全的人,而不会过分地要他学习多么好,赚多少钱,事业有多成功。

“土豆”现在成为于娟父母的生活重心。于娟父亲平时会上网跟朋友聊天,现在已经慢慢从悲痛中走出来;女儿的去世对于娟母亲打击很大,她一直生活在悲伤中,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老人家的精神状态也日渐好转。

5

她走的时候面带微笑,如今博客点击超过1100万

于娟的博客———“活着就是王道”点击量已经超过1100万。赵斌元说,他现在还会发一些对生命的心得体会到妻子的博客上,并希望这个博客成为与网友沟通的平台。

翻开于娟遗著《此生未完成》,看到的是一组于娟的照片,每一张照片上的于娟,都面带笑容。

记者问赵斌元:“于娟老师临走时,定格在脸上的最后一个表情是什么?”

他说,于娟弥留之际,由于疼痛的原因,呼吸困难。她似乎预知了这个时刻的到来,临终前,哭了,两行眼泪从她脸上慢慢滑落。“于娟当时的眼中充满了对这个世界的留恋。”于娟慢慢闭上了双眼,她走了,哭过之后,脸上带着微笑。

到今天,于娟离开我们已经95天了。

记者问赵斌元:“在于娟老师走了之后,你有没有刻意去找她的照片来看?”

他迟疑了一下说:“没有刻意找来看。”但眼里,已泛起泪光。

最后,记者拿着手中的书请“光头”签名,他郑重地签上自己的名字,又在名字的上方郑重地盖上于娟的签名印章和“活着就是王道”印章。

记者明白,于娟并没有离开,她的生命在最爱她的丈夫“光头”这里得到延续,当然也会在“土豆”身上延续下去。

赵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