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台北青年的上海探险--24小时滚动新闻--人民网
人民网

一个台北青年的上海探险

2011年09月12日 14:39    符立中    来源:新民晚报     手机看新闻

在这篇文章刊登的时候,我应该已经从台北起飞,降落在上海的虹桥机场。虽不是首次抵沪,但之前都是假道浦东;这将是我第一次抵达虹桥这个地方、来履践一桩历史的誓言。

历史往往失足于烟波苍茫,除了极少数的名字能镌刻史册,我们草草辜负了时代、时代又辜负了我们。当你追寻着那缕幽光翩然而至,那被遗忘的小径满布斑驳,化长江大河为忧悒之点点涓滴;一道道门户后是永无止境的阴翳,等待着、等待着公平的洗礼,那股孤寂划痛了我的心扉,鞭策我不得不一一叩问。

上海保安总团成立于1932年。该年5月5日,国民党政府与日寇签订“上海停战协议”。规定停战区内,中国军队全部撤离,由保安团及警察来维持治安。国民党政府随后把上海宪兵第4团改编为上海市保安总团第1团,由吉章简任总团长;第6团改编为上海市保安总团第2团,卫戍上海市中心区,齐学启任团长。

卢沟桥事变后,日本闪电侵占平津,接着不断挑起事端,妄图在三个月内灭亡中国。1937年8月9日傍晚,日本驻沪海军陆战队中队长大山勇夫和一等水兵斋藤要藏身着戎装,强驶军用小汽车要闯入军事重地虹桥机场,时任保安团上校团长符岸坛在劝阻无效后,奉命将其击毙。

日本侵略者的目的达到,立即向我方提出严重抗议,并于次日广邀中外记者,大肆宣扬。值此关键时刻,上海警备司令部却草率从事,命人连夜把被击毙的尸体移至日军车旁,然后把个死刑犯换上宪兵服装枪毙,弄成日军强闯机场开枪打死宪兵、然后我方还击的假现场。结果弄巧成拙、落人口实,日本驻上海总领事冈本季正,蛮横提出包括中方撤退上海保安部队,撤除所有防御工事等无理要求;上海市长俞鸿钧严词拒绝,随即爆发淞沪会战,揭开长达八年的对日抗战。

这位我从未会面、我们家连半张字迹相片也无的符岸坛,就是我爷爷。

虹桥事变第二天,军方为息事宁人,立刻将我爷爷撤职,然后说撤退后要升他作预备师六师少将副师长,驻福州集训。然而我爷爷已经生病了,不久就与世长辞。

我那个孤儿父亲只身赴台,没有人脉、没有背景,做事从不懂得为自己打算;他凭文学天分写出名后又放下笔,创办了台湾的著作权人协会及世界华文作家协会。

我的父亲枵腹从公,成天奔波在外,长久以来,我只当把这个父亲捐给社会;当骆以军等同辈感叹自己是“经验匮乏”、“缺乏传奇和传说的一代”,我身上却堆栈着难以承载的秘密,被称为“文坛的老灵魂”。

起初,我并未意识到我的责任,但当我接触到乐史研究,我终于明白历史的声浪惊涛裂岸,了解到立足于时空转折点上的孤寂。我背负着身世的伤痕,日日奔波于市廛尘网,穿梭书里的时空之海:我常喟然掷笔、在桌前肃穆深思;有时又为那可歌可泣的浩瀚悸动,波澜汹涌,不能自持。我终于明白为何从小喜欢看徐吁施蛰存、听周璇白光、欣赏电懋邵氏的老电影——为着这些流传在港台星马的后上海文化,从邵氏李丽华张爱玲白先勇金庸一直到王家卫的后上海文化,我写出《张爱玲与白先勇的上海神话——台港后上海文化学》。

上海沐浴在繁华的阴影中,金碧辉煌不断逝去却又总能风生水起,穿越迢迢历史甬道,在向你发出岁月的召唤。

我终于要回到这个我祖父当年用铁血捍卫的地方:带着两岸三地离散这么多年、遗留在海外的上海神话回来了!

我把我用青春灌溉和搜集所得到的后上海文化给带了回来,献给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