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丁是赖”丁惟汾--24小时滚动新闻--人民网
人民网

“唯丁是赖”丁惟汾

2011年11月22日 02:14    黄晋君    来源:大众日报      热点专题      手机看新闻

丁惟汾

当年的他,与大名鼎鼎的廖仲恺被称为孙中山的“左膀右臂”,在争取民族独立自强的革命道路上曾经叱咤风云,出生入死;当年的他,被蒋介石以“七哥”相称,荣任“总统府”资政。而他的名字,对于当代人来说却很陌生。这与他的历史贡献和地位是极不相称的。历史不应该忘记他——丁惟汾。

丁惟汾(1874—1954),字鼎丞,今山东日照市东港区涛雒镇丁家官庄人。他的父亲丁以此以教私塾为生,对音韵学和文字学颇有研究,著有《毛诗正韵》一书。丁以此虽然是个破落不得志的秀才,却极为崇尚西方民主制度,对后辈每每灌输以民主共和思想,他在孙子丁立同的书房里张贴着自拟的楹联:“欧风美雨留嘉客,古史今书课幼孙。”丁惟汾也是在父亲“欧风美雨”思想的沐浴下,对西方世界充满了美好的憧憬;而立之年,他东渡日本,际会风云,得以认识孙中山先生,并被委以重任,成为革命的先驱。

1904年,丁惟汾官费进入日本明治大学法学系,翌年加入新成立的中国同盟会,他被推举为山东分会主盟人之一,负责联络国内山东省革命同志。当时共有四百多留日学生入盟,山东就占了1/8强,以此可掂量出孙中山“唯丁是赖”这句话的份量。

1907年,丁惟汾回国出任山东法政学堂校长。其间,他秘密发展了王乐平等盟员,组建了同盟会的基层组织,宣传三民主义。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后,湖南、陕西等省陆续宣布独立,丁惟汾领导济南学界积极响应,11月13日召开山东各界联合会,邀山东巡抚孙宝琦到会。会议从上午一直开到晚上,严禁任何人出入,孙宝琦走投无路,被迫宣布山东独立。私下声称山东独立“譬之开店,换一招牌而已”的孙宝琦11月24日又宣布取消独立。

辛亥革命后,丁惟汾追随孙中山,在二次革命、护国运动和护法运动中与袁世凯、黎元洪和段祺瑞等北洋军阀进行了坚决的斗争。宋教仁案发生后,革命党人人人自危,当时丁惟汾的族人劝他委曲求全,以免惹来杀身之祸。丁惟汾却愤然而起:“让老袁把我的头拿了去吧!”黎元洪为笼络丁惟汾,曾为他颁发二等嘉禾章,被丁惟汾严辞拒绝:“须知卑劣手段可以施诸蝇营狗苟之徒,不得辱及砥砺谦遇之夫。鄙人清白自矢,守身如玉,勿以亢规之尘,来污我之心也。”

辛亥革命失败后,丁惟汾积极支持孙中山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协助孙中山改组国民党,并长期主抓国民党的党务工作。1923年,丁惟汾奉孙中山之命,在北京设立国民党华北执行部。他与中共负责人李大钊密切合作,担负起北方国民党的发展工作,1924年当年就发展了14000名党员,仅山东一省新发展了2000多人,由于北方发展的国民党党员数量所占比重最大,后来有“蒋家天下丁家党”之说流传于世。

1927年,奉系军阀张作霖乘各派军阀乱作一团之机,派兵搜查北京的苏联大使馆,将李大钊等几十位同志逮捕。当时丁惟汾恰好不在使馆,丁的随从丛玉山脱身后马上报告了正要回使馆的丁惟汾,他才得以虎口脱险,幸免于难。

1928年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以后,丁惟汾成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并出任国民党宣传部部长、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等职。但丁惟汾对这位小自己13岁的政坛新贵的专制独裁非常不满,对蒋介石采取了若即若离的态度,甚至一度关门谢客,拒绝出席各种会议。虽然蒋介石与他虚与委蛇,嘴上以“七哥”(丁惟汾在堂兄弟中排行第七)相称,心里却对丁惟汾心存芥蒂,后来干脆免去他的党部秘书长一职。

1930年,丁惟汾得意门生王乐平因组织国民党改组派和策划军事倒蒋而被蒋介石暗杀,丁惟汾渐渐趋向于自保。西安事变后,丁惟汾决心退出政界,返回了日照老家。但不久,七七事变爆发,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丁惟汾又辗转到了重庆。居渝期间,他虽然有国民政府委员等一连串头衔,却也只能租住在简陋的、挨着臭猪圈的民房里。孔祥熙觉得这样有失蒋总统的脸面,这才让他搬到了“林园”。

作为一个经历了血雨腥风的革命者和文人,丁惟汾厌倦了官场,他经常对人说,女子最好学医、男子应当学工科,不要成为官场中尔虞我诈的政客。丁惟汾国学素养深厚,抗战期间,他秉承家学,潜心从事学术研究,著有《毛诗韵律》、《尔雅古音表》、《俚语证古》等专著,约50余万字。

三大战役结束后,国民党军政大员都在忙着为退守台湾作着各种准备。中共领导人想方设法挽留丁惟汾。据丁惟汾的女婿黄万里回忆,潘汉年委托自己劝岳父不要去台湾,但黄万里觉得潘没有把话说明白,如果岳父留下来,安全会得到怎样的保证。倘若留在大陆,最后没有安全,他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所以,他最终没向岳父转达潘的话。

陈毅也曾托丁惟汾的亲侄儿丁君羊捎信说,丁惟汾对共产党没做过什么坏事,要他不要走。丁惟汾的女儿丁玉隽说,父亲是一个很讲义气、责任感很强的人,他曾长期负责国民党党务,门生故吏遍布党政军各个部门。他要留在大陆的话,他手下那批人将来到了台湾肯定没有出路。他不去台湾,他们怎么办?丁惟汾最后还是去了台湾。那年,他76岁。

建国初期,陈毅谈到丁惟汾时,曾不无感慨地说:“他老先生实在不该走,还怕没个养老的地方?”1930年,中共满洲省委组织部长丁君羊与饶漱石、赵尚志等三十多人被张学良逮捕。丁惟汾得到消息后,一方面请谭延闿、何应钦施以援手,另一方面乘张学良到南京开会之机,亲自找张学良说情。“九·一八”事变后,丁惟汾又派人携重金去东北活动、营救。这样,三十多人都在同一天交保获释。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周恩来等人还专门前往“林园”看望了丁老先生。1954年5月12日,丁惟汾在台北郁郁而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