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之泪》让人欲哭无泪--24小时滚动新闻--人民网
人民网

《倾城之泪》让人欲哭无泪

2012年01月03日 04:50    戴玉亮    来源:大众日报      热点专题      手机看新闻

看《倾城之泪》的内在冲动,不是缘自周冬雨、李治廷、任贤齐、梁咏琪、窦骁和陈乔恩这六个二线明星,而是来自该片导演黄真真。我一直觉得,在女性导演本来就不多的影视圈里,黄真真是个人才。

1993年,黄真真赴美国纽约大学电影系深造,自编自导的《HUGO》获选纽约大学最佳学生作品。1999年,黄真真回到香港,先后导演了《女人那话儿》和《男人这东西》两部特立独行的纪录片。之后,黄真真以《分手说爱你》、《六楼后座》等香港本土的都市化题材电影,赢得年轻影迷青睐。探讨两性关系、剖析男女情感,都市中的青春、欲望,是她剧情片的常用主题。可以说,黄真真是一位知性的女性,她用独特的视觉探索和发现着当今社会不为人知的内蕴。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才华横溢的导演,却在2011年底,拿出了这样一部剧情弱智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倾城之泪》。这不禁让人追问,到底是拍电影的人没脑子,还是拍电影的人觉得观众没脑子?黄真真这是怎么了?

电影分为三个故事,分别用“第一滴泪,第二滴泪,第三滴泪”作为小标题。

“泪一”讲血友病患者周冬雨和脑癌患者李治廷在医院从相识到相恋,并约定一起去死。李治廷不愿动手术,周冬雨骗他说自己找到了骨髓配型,要去北京动手术。随后,周冬雨不断地写电子邮件告诉李治廷自己手术顺利,自己恢复良好,自己出院了等等,并鼓励李赶快动手术,康复后两人见面等等。李治廷动了手术,病好了,等他赶到北京,到了相约的地点后才发现,周冬雨已经去世,写电邮的其实是她妈。

这个故事,没什么大的逻辑错误,但致命的问题在于,它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俗套。我们相信,但却无法被打动。21世纪的中国观众,已不是娱乐资源极端贫乏年代的观众了。那时,你给什么我们看什么。但在娱乐至死的当下,“泪一”这样的故事,不但打动不了成熟的观众,连妇女和儿童也忽悠不了。

“泪二”与爱情基本无关。说的是一个民办音乐学院欠了银行300万元贷款,到期还不上,银行要查封学校,拍卖土地,学校快办不下去了。无奈之下,校长让昔日学生任贤齐去请著名小提琴家梁咏琪办一场音乐会,挣点钱还贷款。任去请梁时,发现3年前突然退出乐坛的梁咏琪其实是失聪了。为了保住学校,不能拉琴的梁在老师的鼓励下,犹如神仙附体,突然又会拉琴了。用网友的话说,这简直就是科幻片。逻辑上不通的还有,音乐学校那么大一栋楼,那么大的花园,在上海能值3个亿也不止,银行能为了300万元贷款查封学校吗?

“泪三”更加无厘头。送水的男民工窦骁和摆地摊的陈乔恩好了。为了实现去人间天堂某盐湖的梦想,两人拼命干苦力挣钱,结果窦骁出车祸,把借来的车撞坏,自己也骨折了。为了躲债主,男的被女的打发到上海去,约定三年后再见。男的在上海苦学英文,没几天成了大老板。在两人即将结婚之际,一天夜里,两人遇到劫匪,为了保住爱人新买的戒指,陈乔恩让人给捅死了。最后,男的为女的举行了冥婚。

除了狗血的剧情,“泪三”最大的败笔还在于,一对在底层苦苦挣扎的青年人居然天天做着小资梦,行为举止也是一副典型的文艺青年做派。这现实吗?

最搞笑的是,笔者在入场时,工作人员特地奉上两包纸巾,其意不言自明。而片方的宣传也称,“亲,这是爱情绝恋;亲,请备好纸巾和爱的人一起泪奔。”为了让观众哭,这部电影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惨无人道地让人物纷纷经历血友病、被母亲抛弃、脑癌、精神病、失聪、出车祸、被偷、被抢劫、被杀、冥婚等等人间惨剧。

有人说,看“泪一”哭的人是普通青年,看“泪二”哭的人是文艺青年,看“泪三”哭的人是二逼青年。

面对这样的剧情,其实我也很想哭,顺便排解一下因生活所迫内心积聚的巨大压力。但我最终还是没有一滴泪,连眼窝都没湿,真正明白了欲哭无泪这个成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