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名大学生组团搞发明--24小时滚动新闻--人民网
人民网

9名大学生组团搞发明

2012年06月18日 05:40        来源:齐鲁晚报      热点专题      手机看新闻

多功能行李箱,既能放东西也能躺上去休息。

一把面积可大可小的伞,一个能装行李、能坐卧的行李箱。这两项匠心独运的“发明”,是枣庄学院9个学生为了参加今年8月份举行的山东省机械电子产品设计创新大赛准备的作品。3月底开始构思,经过两个半月的努力,现已基本完工。并且这两项作品经过老师指点已经申请了实用新型专利。

一天“拐”一个人,组成创作团队
16日,这个小团队的成员向记者讲述了他们的创作经历。团队的发起者是电子信息工程专业的大二学生郭栋,他到处奔走拉拢人才组成创作团队。他用一周的时间拉拢来8个人,“一天拐一个,他就是个人贩子”。看到电子产品设计参赛通知的时候,郭栋意识到这是个非常难得的机会。家里经营家具生意的他从小受到木工手艺精湛的父亲影响,动手能力很强,大一一年的班长经历也让他积累了不少人脉。“一个人肯定不行,得招兵买马。”郭栋说。有了想法之后,他立即着手找人。最初他叫上了同班同学赵科杰,接着拉来大自己一届的同学于复兴,“很多人看了我画的图纸都说没看懂,只有于复兴一眼就明白了。”郭栋告诉记者,然后又叫了邻班电子高手张利朋,后来又在餐厅遇到机械设计制造及其自动化专业的播音帅哥宋杰,宋杰拉来本班的同学张福明。郭栋对张福明还进行了非正规面试,“一看这帅小伙,还透着老实样,我就收了。”,后来则证明,张福明是他们中使用磨光机最好的。他们的创作不仅要做出来,还要画出来,这就需要专业制图者。彭宗阁和宋杰同系,彭对专业绘图方面挺在行,于是郭栋和宋杰两顾他的宿舍,最终“请”来了彭宗阁。这样就凑齐了7个人,另外两位是绿叶中的红花,王琴琴和王晓萌,分别是于复兴和郭栋的女朋友。“我们这些人很多相互不认识,不同的年级、不同的专业,可是因为兴趣,我们走到了一起。”

和女友约会,“约”出创作灵感
郭栋介绍,刚开始只想做多功能放缩伞,就不需要这么多人。可是“灵感大爆发,人手就紧了。”这些巧妙的构思是从何而来呢?原来,郭栋追求女朋友王晓萌的过程中,每次约会都下雨,王晓萌还戏说“是不是老天爷不想我们在一起”,郭栋则回应这就是“情深深雨蒙蒙”。玩笑归玩笑,郭栋就从这件事想到:“能不能有一把伞可以由情侣共用,一个人的时候是小伞,两个人时则可以变成大伞,既省事,又浪漫。”借着要比赛的机会,这个灵感又在脑中灵光一闪,他可以动手尝试一下。最终,经过团队的共同努力,一把面积能大能小的雨伞就诞生了。而坐卧式行李箱则是郭栋在学校科技创新协会看到一同学要把行李箱改制成电动行李箱时,联想到自己坐火车的经历,觉得还不如改成有气垫的行李箱,可以满足人的坐卧。并且行李杆本来就是上下抽拉,就可以改成打气筒。不过在后来的制作过程中,发现“气垫”本身就是个瓶颈:自己加工不出来,气垫本身就很贵。但坐卧式行李箱的初衷没变,最终,这个坐卧式行李箱“研制”成功。“虽然我点子比较活,但这绝不是我一个人能制作出来的,这是我们整个团队的结晶。”郭栋动情地说。

父母成了场外支持,老师甘做技术指导
记者了解到,团队成员于复兴的父亲在淄博一家医疗器械厂工作了40多年,他从小耳熏目染,对机械很感兴趣。他和同学以前的作品《梯式折叠逃生防盗窗》曾荣获第十二届“挑战杯”山东省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二等奖。这次,于复兴的父亲也帮了不少忙。多功能放缩伞的伞撑最初是由于复兴的父亲纯手工磨成的。因为厂里不允许干私活,他父亲就在家忙活了三天,纯手工磨出了16根伞撑。郭栋的母亲有缝纫手艺,多功能放缩伞的伞面就是他请母亲加工的。“给她伞架,她用硬纸板量出尺寸,缝纫机加手工全用,三遍才成。”郭栋说。就这样,于父和郭母成了他们团队不可或缺的“场外支持”。在学校摆摊修鞋的董师傅则对坐卧式行李箱帮了不少忙,新装结构和箱体的缝合、外边的装饰缝制都是董师傅根据要求弄好的,“董大爷就是我们的技术顾问。”而机电工程学院的刘彩军老师同样是个机械迷,他那里的工具应有尽有,“平时管他去借,他不在时我们翻墙去拿。”后来刘老师都要去他们那里商量着要回自己的工具,刘老师可以称得上他们的“技术指导”。

速写>> 在创作中体味快乐
“这么多人,大家一见如故。”郭栋说,他们在制作的过程中,遇到过很多麻烦,但每次都能转化为快乐。多功能放缩伞的伞面需要弹性很大的材料,后来于复兴在家乡淄博逛街时看到一件弹性很好的衣服,根据这件衣服,他一步步追溯到衣服布料的批发地——周村一个布料批发市场。他们早就计划好了要买2.5米,由于布的弹性大,卖家在扯布的过程中使了诈,买回来一量只有2.2米,讲起这件事,大家笑个不停。
也许就是这份乐观使得他们在制作的过程中只感觉到快乐。“我们几个人的手没有一个是好好的,大家在制作的过程中都受过伤,可也没觉得苦,倒是感觉充满快乐和激情。”于复兴说。“为了解决材料问题,我们拆了7把伞和3个行李箱,大大小小的材料都是我们想尽办法弄到的。”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记者感受到,创作工程中虽然有困难,但他们坚持不懈地勇气,恰恰是他们乐观而又不轻言放弃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