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海上保安厅四处“寻衅械斗”--24小时滚动新闻--人民网
人民网

日本海上保安厅四处“寻衅械斗”

2012年08月23日 13:56    萧萧    来源:新民晚报      热点专题      手机看新闻

萧萧

■ 日本政府为海上保安厅配备的大型巡视船编队(资料图)

在近年来的远东岛屿纠纷中,大批挂着太阳旗的白色船只在“海上械斗”中频频出现,它们就是日本海上保安厅(简称海保厅)的巡逻舰艇。作为日本管理海洋的专门机构,海保厅现有约1.2万人,配备514艘舰船和75架飞机。随着日本与邻国的“岛争”加剧,海保厅的地位迅速上升,现任海保厅长官铃木久泰多次训诫部属“步子迈大点,胆子更大点,事情多做点”。

“三千岁”围堵中国船

自从韩国总统李明博最近登上独岛(日本称“竹岛”),感觉受到“羞辱”的日本政府急于强化对争议岛屿的“声索力度”,声称将加强在中国领土钓鱼岛附近的巡视。

目前,本部设在冲绳岛中城的海保厅第11管区处于高度警备状态,它的主要任务就是阻断中国船只进入钓鱼岛及周边海域的航道。据悉,第11管区之下又设有几大分部,其中石垣海上保安部距钓鱼岛最近,出动次数最多。

据日本《世界舰船》杂志报道,海保厅派往钓鱼岛海域的主力是“石垣”号、“与那国”号和“波照间”号,号称“三千岁”(3艘1000吨级巡逻舰)。这些舰艇都采用轻合金制造,航速超过30节,设有直升机甲板。舰上武器包括1门30毫米口径火炮和1门高压水炮,装备先进的情报搜集系统、射击指挥系统和雷达。舰桥两侧还设有字幕显示器。

一旦发现中国船只出现在“敏感水域”,海保厅最常用的手段有两种:一是“包夹”,即派出4倍数量的舰艇,采取左右各1艘,尾部跟随1艘,第4艘在周围机动的方式,限制中国船只的行动方向,再依靠侧推进器和泵喷推进器缩小船只距离,迫使被包夹的船改变航向。二是“撞击”,如果“包夹”无效,日舰很可能“大船欺小船”,野蛮冲撞。

另据《亚太防务》披露,为加强拦截“可疑船只”,海保厅还要求中小型高速巡视船在3小时内对“紧急事态”作出反应,并将提高舰船航速和加强武器威力放在优先位置。

“车轮战”对付韩国船

本部位于京都府舞鹤市的海保厅第8管区平时的重要工作便是向被韩国管控的独岛“声张主权”——除了频繁派遣海保船艇“宣示主权”,还不断试图派遣海洋测量船进入独岛水域活动。据韩国媒体披露,韩国东海海警厅饱受日本海保第8管区的“折腾”,日方船艇往往长时间利用高音喇叭和直升机近距离盘旋等手段骚扰韩舰,与韩国海警船“躲猫猫”,企图使韩方船员因极度疲惫而放弃拦截。

面对日本船只的频繁骚扰,原韩国国土海洋委员会委员郑熙秀(音)曾抱怨说:韩国在独岛方向存在“多头执法,多头管理”的复杂局面,警察、海警、海军各自为政的执勤及指挥体系遇到“有事”时难免发生混乱。为防突发情况,韩国有必要构建一体化指挥体系。事实上,已有许多韩国国会议员要求政府尽快制定一体化的独岛警备指挥体系。

“北方四岛”不敢耍横

海保厅虽在钓鱼岛和独岛争端中总是“硬对”,可在“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方向却怎么也硬不起来。实际上,从冷战至今,本部位于北海岛小樽市的第1管区一直是海保厅的宠儿,装备和人员都优先配备,可是他们偏偏碰上了“超强硬”的俄边防局,后者的巡逻船只大多是军舰改造而成,往往装备有76毫米口径舰炮和30毫米口径高速机关炮等强力武器,而且开火限制小。面对俄方船只的强势武力,日方的“海上维权”明显底气不足,即便发生俄舰枪击日本渔船事件,海保船只也不敢过于靠近俄海岸。

事实上,在一份名为《海上保安2011》的年度报告中,海保厅对“北方四岛”几乎避而不谈,倒是对钓鱼岛大写特写,声称“紧张情势”还将持续,海保厅需要出动大量巡逻船和侦察机,加强“警备活动”。值得一提的是,现任海保厅长官铃木久泰一直希望借“保卫钓鱼岛”增加自己的知名度,他每年都派遣数艘调查船赴钓鱼岛海域,对海底地形、资源、海况、大陆架结构等进行调查。

有军事专家指出,海保厅未来的“争岛夺海”举措大致可分为两类:其一是提高海空监控力度,严密监控钓鱼岛海域,在独岛和“北方四岛”方向则以“频繁骚扰”、“制造纠纷”等措施保持“存在感”;其二是实施针对性军事演练,提高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 萧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