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事件平反

  

  述略:1 9 7 6 年清明节,广大群众自发到天安门
广场悼念周总理,声讨“四人帮”。在当时的政治背景
下,这一行动被诬为“反革命事件”。粉碎“四人帮”
后,在党的实事求是思想路线指导下,经中共中央政治
局常委会批准,中共北京市委作出为天安门事件平反的
决定。

  

  材料一
  中共北京市委宣布 天安门事件完全是革命行动

  对于一九七六年清明节因悼念敬爱的周总理、反对
“四人帮”而受到迫害的同志要一律平反,恢复名誉

  

  新华社北京十一月十五日电中共北京市委在最近
举行的常委扩大会议上宣布:一九七六年清明节广大群
众到天安门广场沉痛悼念敬爱的周总理,愤怒声讨“四
人帮”,完全是革命行动。

  会上宣布:一九七六年清明节,广大群众到天安门
广场悼念我们敬爱的周总理,完全是出于对周总理的无
限爱戴、无限怀念和深切哀悼的心情;完全是出于对“
四人帮”祸国殃民的滔天罪行深切痛恨,它反映了全国
亿万人民的心愿。广大群众沉痛悼念敬爱的周总理,愤
怒声讨“四人帮”,完全是革命行动。对于因悼念周总
理、反对“四人帮”而受到迫害的同志要一律平反,恢
复名誉。

  (1 9 7 8 1 1 1 6 《人民日报》)

  

  材料二
  天安门事件中被捕的三百多人没有一个反革命分子
  无辜被捕的同志彻底平反恢复名誉

  

  新华社北京十一月十八日电本社记者报道;根据北
京市公安部门提供的材料,一九七六年因参加天安门事
件而被捕的三百多名干部、群众中,没有一个是反革命
分子。这些无辜被捕的同志现在已经彻底平反,恢复名
誉。

  一九七六年清明节前后,首都广大革命群众来到天
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前,沉痛悼念敬爱的周总理,
愤怒声讨万恶的“四人帮”,遭到了“四人帮”的残酷
镇压。“四人帮”及其在北京市公安局的那个黑干将为
了达到他们的打倒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篡夺党和国
家最高领导权的罪恶目的,当时就指令公安人员,在抓
捕中要追“后台”,要把重点放在高级干部的子女和与
党政军负责人有关系的人身上。被捕的干部、群众十分
清楚“四人帮”搞的这个反革命的政治大阴谋。他们被
捕后顽强地坚持斗争,表现了大无畏的英勇气概和宁死
不屈的革命气节。

  从今年五月开始,北京市公安局组织专门班子,对
这一案件进行了全面复查。经过大量调查证明,这是一
起重大冤案。充分的事实说明:在这个事件中被捕关押
的三百八十八人中,没有一个人是反革命分子,(只有
三人因当时犯有偷盗等罪行,需要追究刑事责任)。

  北京市公安局和有关部门在为这些因悼念周总理、
声讨“四人帮”而被捕的同志进行平反时,都在结论中
充分肯定了他们的革命行动,为他们彻底恢复了名誉。

  (1 9 7 8 1 1 1 9 《人民日报》)

  

  材料三:天安门事件真相

  全国人民十分关心的天安门事件昭雪平反了!

  天安门事件根本不是什么“反革命政治事件”,而
完全是革命行动。这是人民的结论,历史的结论。真理
战胜了邪恶,被颠倒了的历史恢复了它本来的面目。这
是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领导我们揭批“四人帮”、拨乱
反正的伟大胜利,是坚持毛主席倡导的实事求是的马克
思主义原则的伟大胜利。

  人民日报社曾经被“四人帮”篡夺了领导权,成为
他们制造反革命舆论的一个重要工具。天安门事件前后
,“四人帮”及其心腹利用《人民日报》搞了许多假情
况,造了许多谣言,上欺中央,下骗群众,对导致天安
门广场流血事件起了极其恶劣的作用。他们在四月八日
抛出的题为《天安门广场的反革命政治事件》的报道,
歪曲事实,诬蔑群众,陷害邓小平副主席;其后又利用
这一事件,大作文章,疯狂镇压革命群众,妄图打倒从
中央到地方一大批党政军负责同志,对全党和全国人民
犯下了大罪。人民日报广大职工在揭批“四人帮”的斗
争中,揭发了他们在天安门事件中犯下的大量罪行。现
在,天安门事件平反了,人民日报职工同全国人民一样
欢欣鼓舞,同时也深感有责任把被颠倒的天安门事件的
真相公之于众。

  一、事出有因绝非偶然

  天安门事件绝不是偶然的,它的发生有着深刻的阶
级根源和历史背景。

  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林彪、“四人帮”就
结成一伙,打着毛主席的旗帜,推行一条假左真右的反
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煽动“打倒一切”,挑起“全面内
战”,搞得我们党无宁日、国无宁日。八亿人民早已积
怒在胸,忍无可忍。党的十大以后,“四人帮”加紧了
篡党夺权的步伐,更加疯狂反对周总理和其他坚持毛主
席革命路线的中央领导同志。一九七五年,周总理病重
期间,邓小平同志主持中央工作,根据毛主席的指示,
同“四人帮”展开斗争,在很困难的条件下进行了一系
列的整顿工作,给遭受林彪、“四人帮”灾害的中国人
民带来了希望。可是,为时不久,这一线生机,又被“
四人帮”假借“评《水浒》”所刮起的乌云遮盖了。冬
天,邓小平同志被诬陷为“右倾翻案风”的“风源”。
为什么好人总是挨整,坏人如此猖狂?为什么我们的国
家灾难如此深重?人们心里的问号越来越多,疑团越来
越大。

  一九七六年一月八日,敬爱的周恩来总理与世长辞
,中国人民失去了擎天巨柱。人们眼泪流成河,忧虑堆
成山:国家怎么办?民族怎么办?在那些悲痛的日子里
,不准人们佩黑纱,不准戴白花,不准开追悼会,人们
无处寄托自己的哀思,也无法抑制心头的怒火。为了表
达对周总理的深切怀念,抗议那些无理的禁令,首都人
民伫立在十里长街,哭送自己的好总理;把自己制作的
花圈献到天安门广场,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朗诵自己撰
写的祭文。周总理的光辉鼓舞亿万人民,把他们汇合在
一起,形成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人们擦干伤心的眼泪
,咬紧愤恨的牙根,注视着斗争的动向。

  三月五日,“四人帮”控制的上海《文汇报》,在
一篇报道中公然删去周总理给雷锋同志的题词。三月二
十五日,《文汇报》在一篇文章中竟然提出:“党内那
个走资派要把被打倒的至今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扶上台。
”人们马上看出来,这射向周总理的两支毒箭,是“四
人帮”阴谋篡党夺权的危险信号。

  《文汇报》制造的这两起反对周总理的事件,成了
天安门事件的导火线。三月二十九日,英勇的南京人民
在街头贴出了“文汇报的反党文章是篡党夺权的信号弹
”、“不揪出文汇报的黑后台誓不罢休”等革命标语,
并纷纷走向雨花台,向周总理敬献花圈。当上海开往北
京的列车路经南京时,南京人民又把标语刷在车厢外面
。这辆列车飞过长江、越过黄河,把南京人民斗争的信
息传遍了津浦路,传到了北京。北京人民对于《文汇报
》的这种反革命行径,早就义愤填膺了。工厂里、学校
里、机关里、部队里,到处议论纷纷。捍卫周总理,捍
卫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伟大斗争,再一次把人们吸引到天
安门广场。一场惊天动地的斗争开始了。

  二、悼念总理讨伐“四害”

  这是一场用花圈和诗歌为武器,向窃踞高位的“四
人帮”猛烈开火的特殊的战斗!

  三月三十日,北京市总工会工人理论组的曹志杰等
二十九位同志,第一个把悼念周总理,决心同资产阶级
“血战到底”的悼词,贴到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
南侧的五四运动浮雕下面。一个一个献给周总理的花圈
送来了,一份一份歌颂周总理丰功伟绩的诗词贴出来了
。到四月三日,花圈已达几千个。送花圈的单位有中央
机关、国家机关、解放军总部机关,北京市各工厂、机
关、学校、商店、人民公社,还有天津、湖北、沈阳、
陕西等外地来京的同志。送花圈的队伍有的几十人,有
的几百人,有的几千人,在天安门广场和东西长安街组
成了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他们高唱《国际歌》:“起
来,……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
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看吧:这是中国科学院一○九厂的队伍。他们举着
大幅诗牌,穿过王府井大街等闹市区,走进天安门广场
。(⑴⑶)那四块诗牌上写着:“红心已结胜利果,碧
血再开革命花。倘若魔怪喷毒火,自有擒妖打鬼人。”
人们看到这反映亿万人民心愿的诗句,心情是多么激动
啊!许多群众跟着队伍边走边抄。不到半天工夫,这火
与剑一般的诗句传遍了全北京城。

  这是国营曙光电机厂三千多名职工的队伍。一清早
,他们就汇集在东长安街上,抬着三十四个大花圈,组
成八路纵队,以周总理的遗像为先导,在哀乐声中缓步
从东单来到天安门广场。一路上,交通民警为他们开放
绿灯,鬓发斑白身穿军装的老战士肃立敬礼。进入广场
,队伍绕场一周,许多前来悼念的群众自动参加到这支
浩浩荡荡的工人队伍中。

  这是北京广播器材厂一千多名职工的队伍。他们胸
戴白花、臂缠黑纱,冒着蒙蒙的细雨,向天安门广场进
发。许多职工边走边哭。过路的解放军战士,等候公共
汽车的人群,商店里的顾客,纷纷走上前去,向他们表
示敬意。

  四月四日,是清明节,星期天,天安门广场的活动
达到了高潮。虽然“四人帮”下了这是“鬼节”,不许
悼念的禁令,但是首都人民不怕跟踪盯梢,不怕打击陷
害,扶老携幼,争先恐后,象狂流巨涛一般涌向天安门
广场。仅这一天到天安门广场的群众就达二百万人次以
上。整个广场淹没在人潮花海之中,各式各样精致的花
圈从广场的北侧一直排到纪念碑的南端。“敬爱的周总
理我们永远怀念您”的方框大匾,悬挂在纪念碑前的十
三根旗杆上,横贯整个天安门广场。在蔚蓝的天空中,
飘着两只黄色大气球,白色飘带上一边写着“怀念总理
”,一边写着“革命到底”。天安门广场的气氛更加肃
穆,更加悲壮,更加激动人心。

  这是一个诗的海洋。整个纪念碑周围贴满了诗词,
广场贴不开了,就向南面的松树林发展。人们在树林中
拉起一根根绳子,上面挂满诗词和条幅,形成一条条峰
回路转的“诗廊”。一首首铿锵有力的诗词,表达了人
们心头的爱和憎。这些充满激情的战斗诗篇,燃烧着千
千万万赤诚的心,表达了八亿中国人民热爱周总理、痛
恨“四人帮”的阶级感情。人们高声朗读,俯首抄写。

  听吧,这是一首七言诗:“揭竿淞沪震亚东,八一
南昌军旗红。万里长征献赤胆,弹雨枪林一心忠。滚滚
延河育劲草,巍巍宝塔育青松。龙潭虎穴斗山城,舌剑
唇枪战顽凶。艰苦卓绝三山移,碧血凝染五星红。反帝
反修创伟业,为国为民立奇功。人生自古谁无死,独留
丹心化大公。”

  这是一篇散文诗:“他没有遗产,他没有嗣息,他
没有坟墓,他也没有留下骨灰。他似乎什么也没有给我
们留下,但是他永远活在我们心里。他富有全国,他儿
孙好几亿。遍地黄土都是坟,他把什么都留给了我们,
他也永远活在我们心里。他是谁?他是谁?他是总理!
……”

  在广场的人群中,北京铁路分局青年工人王海力,
双手举起在白绸上写的血书:“敬爱的周总理!我们将
用鲜血和生命誓死捍卫您!!!”许多人看了血书,热
泪夺眶而出,争相和他握手。

  这是声讨“四人帮”的战场。人人义愤填膺,个个
口诛笔伐。北京崇文区化学纤维厂孙正懿同志写的一首
诗:“翻案图穷匕首见,攻击总理罪滔天。青江摇桥闪
鬼影,反罢河妖红霞现”,用“谐音”点了张、江、姚
的名。诗一贴出去后,围抄的群众水泄不通,还写了许
多“好!”“妙极!”“真好!”等批语。在纪念碑前
,还贴了一首署名“新人”的诗《清明节呐喊》,诗中
说:“今朝扫墓,变本加厉。言称破旧,用心何毒!‘
电话通知’,诬人造假。‘遥瞧’无罪,总理有瑕?桩
桩件件,有目共察。追根寻源,海辽两家。名利熏心,
欲立自家。裹挟天子,以令万家。宁左勿右,一如林家
。”这首诗把“四人帮”的野心和手法,揭露得淋漓尽
致。传颂传抄者,络绎不绝。

  在纪念碑东侧,有一首诗署名“心明眼亮细读诗,
真名实姓一工人”,引人注目。这首诗写道:“三人只
是一小撮,八亿人民才成众。赫秃清江掀逆浪,敢反潮
流碎资梦。”当念到“三人”时,群众自问:“是谁?
”又自答:“不问自明!”念到“一小撮”时,朗诵者
解释:“撮字,就是提手边加一个最坏的最字。”人们
正是从这反问、哄笑声中,发出了对“四人帮”的嘲弄
和蔑视。

  天安门广场是历史的见证。这里曾经是中国人民反
帝反封建的五四运动的发祥地,曾经是中国人民升起第
一面五星红旗的地方。现在,这里又成了声讨“四人帮
”的雄伟战场。为了把这历史的画卷留下来,为了把这
时代的呐喊录下来,许多同志冒着生命危险拍了很多珍
贵的照片,中央广播事业局的刘万勇夫妇,甘肃有色金
属公司的任世明兄弟藏着录音机,穿行在人群中进行录
音。遗憾的是,当时没有可能拍摄影片。但是,中国人
民革命斗争史上这壮丽的篇章,中国共产党第十一次路
线斗争史上这光辉的一幕,在中国人民心中留下的印象
,是不可磨灭的。

  三、王张江姚密谋策划

  从南京的雨花台,到北京的天安门广场,人民革命
的波涛,汹涌澎湃,王张江姚濒临灭顶之灾,终于举起
屠刀,向人民下毒手了。

  他们一开始,就把群众悼念周总理的活动定为反革
命活动。三月三十日,王洪文就对他们在人民日报的那
个心腹说:“南京事件的性质是对着中央的”,“那些
贴大字报的是为反革命复辟造舆论”。四月二日,当首
都人民悼念周总理、怒斥“四人帮”的革命烈火燃烧起
来的时候,姚文元对那个心腹说:“要分析一下这股反
革命逆流,看来有个司令部”。同日,他在给中央广播
事业局的电话中说:“清明节是旧习惯”,“现在天安
门前纪念碑送花圈悼念总理,是针对中央的,是破坏批
邓的。”四月四日,姚文元再次打电话告诉人民日报的
那个心腹:“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活动是反革命性
质。”这就说明,定性天安门事件是“反革命事件”,
并不是什么因为四月五日发生的烧、打,而是“四人帮
”早有预谋,早已定性的。所谓烧、打,不过是他们的
借口,其实罪名早已定下,罗网早已张开,对革命群众
的一场血腥镇压早已策划好了。

  他们下令对到天安门广场去的人采用法西斯特务手
段,跟踪盯梢进行迫害。王洪文亲自给他们在公安部的
一个党羽打电话说:“你还在睡觉啊,我刚到天安门去
看了一下,那些反动诗词你们拍下来没有?不拍下来怎
么行呢,将来都要破案的呀,否则到哪里去找这些人呢
?你们应该组织人去把它拍下来,要考虑到将来破案嘛
!”张春桥提出要派便衣,说:“便衣很起作用,只有
便衣才能到群众中去了解情况。”“四人帮”在北京市
公安局的那个黑干将十分嚣张,三月三十一日他就派出
便衣,“以群众的面目出现,观察情况,注意动态,把
念的小字报、贴的诗词都记录下来,全部报告”。四月
二日,这个黑干将连续召开三次紧急会议,部署“还要
准备三千人”,作为“随时出动的机动力量”,“监视
跟踪,查明下落”,“当场扭获”,“不便扭获的,就
跟出广场扭获”。四月四日,这个黑干将又部署:“车
辆准备好,拘留所、收容所要作好准备,组织好”。四
月三日到四日,他们就抓了北京市自行车一厂工人魏海
涛、房修二公司工人韩志雄等二十六名悼念周总理的群
众。

  为了进一步镇压群众,姚文元竟拿蒋介石死日作借
口。(编者按:人民公敌蒋介石是一九七五年四月五日
死的)他在四月四日说什么:“(送花圈)这个行动不
是不理解了,国民党和我们捣乱。有些群众要求延长到
六号,六号是国民党的日子,要坚决制止。”北京市公
安局那个黑干将也叫嚣:“移走花圈,不给阶级敌人继
续活动的场所。”人民群众向自己的总理献花圈,竟成
了配合国民党,成了不可饶恕的罪行!这天深夜,他们
调集了二百辆卡车,把花圈扫荡一空。

  人民群众含着泪水精心制作的花圈,被任意践踏,
镶嵌总理遗像的玻璃镜框被砸碎了。这怎能不激起人民
的愤怒?自己的战友为悼念周总理而被一个个押上警车
,关进牢房,怎能不难过、不气愤?中国人民难道能够
被这种气势汹汹的鬼蜮行为吓倒吗?难道能够不起来保
卫周总理,保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保卫人民的民主权
利吗?不,英雄的人民群众是不会屈服的。这样,四月
五日的激烈斗争就不可避免了。

  四、还我花圈还我战友

  四月五日清晨,群众走到天安门广场,竟看到这样
一幅景象:花圈收走了,诗词撕掉了,挽联、条幅都不
见了,地上是一滩滩的水,纪念碑周围是三道戒备森严
的封锁线。

  人们心里骤然一冷。

  北京一七二中的三十多个同学,抬着花圈,迈着沉
重的步伐,走近纪念碑。人们让开路,鼓掌支持。守卫
人员把他们拦住,花圈献不上。

  “为什么不让我们上纪念碑?”

  “要修理。”守卫人员按规定的口径回答。

  “为什么早不修晚不修,偏偏今天修?”

  守卫人员无言对答。

  群众又追问:“为什么不让我们献花圈?”

  就在争辩的时候,北京整流器厂工人吕德俊,听到
一个穿蓝制服的人说:“大家不要受反革命分子挑动。
别再闹了。别为走资派卖命了,现在报上都快把走资派
点出来了。”这篇昏话也被北京化工学院陈子明等人听
到了。群众说这人是在攻击周总理,就追上去打。这时
,有两名公安人员上来解围,群众发现他们是便衣,怒
火都集中到他们身上。其中一个飞步跑向人民大会堂,
群众从后边追,一直追到人民大会堂东门外。

  在人民大会堂东门外,已经有上万名群众聚集在那
里。他们以为花圈被收在大会堂的地下室,高呼:“还
我花圈,还我战友!”设在广场东南角小楼里的指挥部
诬说群众要冲人民大会堂,马上给东观礼台下的交通指
挥所打电话:“赶快出去宣传,讲清明节已过,悼念活
动已结束,请革命同志离开天安门广场,要警惕一小撮
阶级敌人的破坏活动。”当时接受任务的北京市公安局
交通处的乔厚传同志,将喊话内容记在本子上,由广播
员照念。广播车沿着大会堂东侧由北向南来回行驶,连
续广播。当广播车转第三圈时,群众围上去,纷纷质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