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大昭寺金瓶掣签认定十世班禅转世灵童

一、1995年11月29日大昭寺的早晨


  1995年11月29日凌晨二点,天空繁星点点,地冻霜寒。当整
个拉萨城还沉浸在睡梦中时,一队打着罗伞、幢幡,吹着佛乐的
喇嘛,在香壶的引导下,走出了班禅在拉萨的行宫雪林多吉颇章

  走在仪仗队前面的是两个年青喇嘛。经测算,这两个喇嘛属
相吉祥且五官端正。他们的手上的托盘里便是大名鼎鼎的金瓶,
那是200多年前乾隆皇帝赐与西藏,专门用予认定大活佛转世灵童
的。平时,人们只能在文物展上,隔着展柜的玻璃才能看到。早
在七天以前,金瓶就被护送到了雪林·多吉颇章,供奉在十世班
禅以前做过法事的小殿堂内,殿堂的墙上挂着十世班禅的画像。

  此时,七十七岁的西藏著名高僧波米·强巴洛卓率领一群西
藏的高僧和大昭寺的喇嘛,也是头戴黄冠,手持长长的燃香,摆
开西藏佛事活动中最隆重的宗教仪仗队,迎候在大昭寺门前。

  我将汽车远远地停在人行道上,步行走过花岗石地面的大昭
寺广场。以往的这个时候,大昭寺前应该有了嗑长头的信徒,八
廓街里也会有三三两两转经的人,一些勤快的店主或摊主,大声
咳嗽,吆喝着跑来跑去的狗,开门洒扫街面。现在,寺前的香炉
和往常一样青烟弥漫,但几乎看不到行人走动,街巷里更多的是
执勤的警察。街区安静,充满了神秘的气氛。那些在自家窗后猜
测发生什么事的居民,到了白天才从广播里得知:第十世班禅转
世灵童金瓶掣签仪式在大昭寺举行并获圆满成功。

  从寺门穿过青石地面的天井,再通过正殿长长的甬道,一直
到供着释迦牟尼像的主殿,沿路都用石灰画着吉祥的佛教八宝图
案(1)。一些主要的台阶和护栏上,供着成百上千盏酥油灯。)

  大昭寺喇嘛将金瓶迎进寺以后,寺的正门也就关闭了。来往
的人都走侧门。这个侧门内的大院是拉萨市宗教局的办公地点,
穿过二楼廊道,也可进到大昭寺院内。1985年,十世班禅大师来
大昭寺时,为了抢在前头,我就是走的侧院。进到院子时,班禅
大师一行刚好从大门进到正院里。那时,为庆祝西藏自治区成立
二十周年,中央派了规格很高的代表团。一起来大昭寺的还有胡
启立、李鹏、阿沛·阿旺晋美等。寺外广场上拥挤着几千信教群
众,当人潮随后涌向寺里时,十来个裸臂的青壮红袍喇嘛,手挽
手,大喝一声,象是兜鱼一样,把刚涌进寺门的人群拦了出去,
然后轰隆隆关上了沉重的寺门。

  早在半个月前,拉萨市长洛桑江村就带工作人员在大昭寺忙
着布置,喇嘛们把寺里寺外打扫得干干净净,并将前后院及楼上
楼下殿堂前巨大的黑白二色幔布,和寺里所有窗檐下的香布(2))
更换一新。白天黑夜几天下来,我见着洛桑市长时,看他整个儿
瘐了一圈。当时在拉萨,记者想找也最难找的有四个人:一是负
责灵童寻访小组的生钦活佛,他正忙于灵童寻访小组的事宜,时
时要守候在三个候选灵童的身边;二是在西藏佛教界德高望重的
波米大活佛,他这段时间都在闭门静修颂经,因他是金瓶掣签的
掣签人。我以前几次采访过他,都很顺利,但最近去了几次都吃
了闭门羹;三是金瓶掣签和坐床大典的总指挥、自治区副主席拉
巴平措;还有一个就是拉萨市长洛桑江村。

  金瓶掣签仪式在主殿前举行,但主殿前只有十几平米宽的地
面,加上两边廊道的空地,空间也很狭小。为了方便,而且又不
损坏殿内的建筑和文物,从主殿门前光洁的"阿嘎土"(3)地台,沿
伸接出一个十来平米宽的木地台。靠近主殿门的中央摆了一张桌
子,用于置放金瓶。除了党政主要官员和宗教界的高僧代表在主
殿前两侧就坐,其他千余名各界代表只能坐在大殿。大殿正中供
奉的是十几米高的莲花生(4)和强巴佛(5)的供像,正好遮挡住了
供奉释迦牟尼佛的主殿。为了让数千名各界代表清晰地观看到金
瓶掣签仪式的全过程,有关部门还周到地调来西藏自治区电视台
的电视转播车,在大殿殿堂的两角各放置了一台30多寸的大电视
机,座位在大殿的来宾和大多数记者,可以点滴不漏地看到金瓶
掣签的实情实景。

  早在头一天晚上,我们就做好了采访的准备。《人民日报》
这次派了我、宣宇才、张忠三人采访这次佛门盛事。我即将调离
西藏,宣宇才和张忠是来接替我驻西藏记者站的。我一夜未睡,
坐在电脑前,敲打《十世班禅转世灵童是如何认定的?》稿子。
凌晨两点,我叫上宣宇才,他和衣在床,几乎也是一夜未睡。开
上车,匆匆赶去大昭寺。街上十分安静,几乎每个街口都有穿着
大衣的值勤警察。

  我们进到大殿,只见以往昏暗的大殿灯光通明。人们来来往
。西藏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正在现场忙碌着调试摄像机的角度。新
华社西藏分社的藏族摄影记者土登和觉果一身挂满各种像机,两
眼滴溜溜乱转着在大殿内走来走去。身穿翻毛皮袍的拉萨市长洛
桑江村神色严竣,不时用手提电话在通话。他和我错肩而过时,
匆匆握了一下手。我们是老相识了。1979年至1983年我在西藏民
院上中文系时,洛桑江村是学院团委书记。他比我高两班,后来
他因学业优秀而留校。我毕业进藏在西藏广播电台做记者时,和
洛桑江村也常打交道。那时,他已是西藏自治区团委书记。前两
年,洛桑江村调到藏北,当了那曲地区行署专员,他曾约我抽时
间到藏北草原跑一趟。藏北的那曲地区是西藏高原最大的草原,
方圆42万平方公里,各类牲畜有700多万头(只)。我很想和洛桑
江村就西藏发展现代畜牧业问题好好做一番交谈,在《人民日报
》发篇有点份量的文章。没想到,还不到40岁的洛桑江村很快调
到拉萨当了市长。现在他一身打扮还很有点藏北牧民的味道。我
不时和现场熟识的记者打招呼。有的记者或是靠着殿堂的柱子,
或是蜷在椅子上打盹。负责地方记者的自治区常委宣传部副部长
苟天林眼睛红红的,看来许多人一夜没睡,一直守在大昭寺。

  领头诵经的是专程从日喀则扎什伦布寺赶来的喇嘛。念经声
此起彼伏,洪亮而悠扬。

  我向好几个藏族同志了解,得知喇嘛们念的是《金瓶颂》经
。注:(1)佛教八宝图案:宝伞、宝幢、宝瓶、对鱼、法轮、莲花
、海螺、万字吉祥结。

  (2)西藏民居和寺庙建筑窗楣门檐下的装饰布,白布上面有红
蓝黄绿几种颜色,色彩分别代表天、地、神、生灵。

  (3)西藏的一种土质,粘性很强,常用于西藏较高级的建筑。
平整并多次夯实,表面会象水泥地面一样光洁。

  (4)印度佛教大师。公元八世纪时进藏传播佛教密法。西藏密
宗即始于莲花生。

  (5)即未来佛。

返回目录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