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灵童认定受干扰


  在十世班禅圆寂后不久,十四世达赖喇嘛在国外说,他“将
肩负起寻找十世班禅转世灵童的责任”,并在境外也组织了寻访
班子。

  历史有时就是惊人地相似。当年九世班禅圆寂以后,扎什伦
布寺的活佛高僧在青海寻找灵童时,在拉萨的西藏地方政府也凑
了一个寻访班禅转世灵童班子,并且在中央政府批准认定班禅转
世灵童真身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拥立一个“假班禅”,拒不承
认十世班禅。但毕竟中央政府的批准具有权威性,十世班禅很快
为藏传佛教界所接受,并在信教群众中享有崇高的威望

  1991年完成两次观湖任务以后,十世班禅的经师、灵童寻访
领导小组的负责人嘉雅活佛因病在青海圆寂。他在圆寂前亲自向
前扎什伦布寺民管会主任恰扎·强巴赤列交待说,观湖已经结束
,不需要再去观湖了,可以按照两次观湖得到的吉兆,尽快组织
高僧进行寻访灵童的工作。

  嘉雅活佛圆寂后,原本副组长的恰扎成为灵童寻访工作的主
要负责人。

  恰扎是日喀则江当区恩贡寺的活佛,15岁时到 扎什伦布寺
学经,后来留在寺里当了堪布。恩贡寺虽是个小寺庙,但却与班
禅世系有着历史的密切关系。二世、三世班禅都是恩贡一带的人
,而且出自一个家族。十五世纪明朝年间,二世班禅从拉萨学经
回来后,就住在恩贡寺传播宗喀巴的黄教,原本萨迦派的恩贡寺
僧人皈依黄教后,奉二世班禅为寺主。四世班禅为了学到更多的
佛教知识,舍弃恩贡寺活佛,以普通喇嘛身份到扎什伦布寺学经
,后来因佛学渊博,被奉为扎什伦布寺寺主。就因为恩贡寺与班
禅世系特殊的关系,十世班禅见恰扎颇有管理才能。就提拔恰扎
当了扎什伦布寺民管会主任。考虑到扎什伦布寺悠久的爱国主义
历史传统及其在后藏地区的广泛影响,中央和自治区安排恰扎当
了全国政协常委、西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给予了他很高的政治
地位。然而,恰扎身为班禅系统的僧人和扎什伦布寺的行政负责
人,宗教上,叛师逆道,违背了十世班禅的本愿和扎什伦布寺的
宗教仪轨;政治上,背叛祖国,投向了境外达赖集团。

  1993年8月,恰扎托人给达赖捎去一封信。他在信中说,虽然
班禅大师去世时的言行和观湖等迹象显示,转世灵童降生在西藏
区域内,但还须达赖打卦,兆示灵童的特征和诞生方位。当年年
底,恰扎又托人捎给达赖一封信,通报寻访灵童将在来年开始。

  恰扎之所以拖延至1994年3月才开始寻访灵童,一开始就想先
得到达赖的认可。他说“我认为班禅转世灵童,经过达赖认定,
再由中央批准,这是两全其美的办法。”

  中央也十分关注寻访工作。1993年6月5日,江泽民主席亲自
从北京给西藏人大常委会主任热地打电话,专门过问十世班禅灵
童寻访事宜,并请热地问候恰扎,希望他把寻访工作搞好。李瑞
环、胡锦涛、丁关根、罗干、王兆国等中央领导都接见过恰扎,
指出必须坚持“金瓶掣签”的原则,要求他加快寻访灵童工作的
步伐。中央和自治区领导自始至终充分尊重宗教仪轨,尊重扎什
伦布寺的意见,所以才一再地做恰扎的工作。但恰扎对中央和自
治区的尊重根本没有当回事,他尊从的是达赖的旨意。恰扎的同
伙甚至声称,“在寻访班禅转世灵童的大事上,中央拿钱,扎寺
念经,达赖认定。”本来在三次寻访结束后,高僧们一致定出七
名候选男童和五名待查男童。根敦·确吉尼玛还排在五名待查男
童内,有待进一步核查。

  1994年5月,达赖让人从印度给恰扎捎来一信,信中指示恰扎
再搞一次观湖。以便为达赖想指定的灵童提供依据。同年8月,达
赖又从印度给恰扎捎来一信,达赖在信中从恰扎提供的20多个候
选灵童名单中圈定了同是在嘉黎县出生的根敦·确吉尼玛。

  当我第一次听到恰扎为达赖提供十世班禅转世灵童内情,并
与之勾结,使顺利进行的寻访工作受到严重挫折,心里很不是滋
味。想起我以前采访恰扎,谈到的很多事不明白,现在想起来,
清楚了许多。

  在1994年4月的一天,天气非常晴朗。我在扎什伦布寺恰扎的
佛舍采访了他。走上楼梯,是一个安静的平台。下面是我采访手
记的部份摘要。

  我问:“班禅灵童寻访进展如何?”

  恰扎:“十世班禅圆寂后,中央马上做了出保护法体、修建
灵塔、寻访灵童的三项决定。现在群众随时可瞻仰供在则甲大殿
的十世班禅法体。寻访灵童已成立了领导小组,这项工作主要由
扎什伦布寺负责。寻访过程要念许多避邪的经,还要观湖。这些
基本已完成,观湖得到的兆示很吉祥。灵童转世的地点也明确了
,就在我国藏区。”恰扎又说:“寻访工作现在进入到第二阶段
,需要做大量的调查。至于观湖的具体细节,现在还要保密。”

  “寻访灵童已经过了很长时间,大慨还需要多少时间?”我
问道。

  恰扎回答道:“中央已多次催促尽快找到灵童,现正在积极
进行。要知道,历代班禅、达赖转世灵童寻访大都要用四至五年
,有时候十几年才找到。我们无论时间长短,一定要按宗教仪轨
进行。十世班禅灵童寻访已过去四年,大约还得三、四年,如果
能完成,就算是顺利的了。以前九世班禅转世灵童从寻访、认定
到坐床,用了十余年时间。迎到扎什伦布寺时,十世班禅已十三
岁了。”

  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热地在1993年6月11日,专程到日喀则
转达了江主席对他的问候,要求恰扎把寻访工作落到实处。并宣
布作为扎什伦布寺八大活佛之一的生钦·洛桑坚赞直接参加寻访
工作,强调要力争在1994年底确定灵童名单。恰扎表示再进行一
次核查后,在年底拿出候选灵童名单。但还是坚持说,“你和江
村罗布多次对我指出,班禅灵童征得达赖认可的事不符合中央原
则,不要再提了,但从内心讲,我依然保留意见。”

  1994年10月,恰扎置嘉雅活佛的遗言于不顾,而且背着寻访
领导小组的大多数高僧大德,秉承达赖的旨意,私下组织并率队
到曲果杰拉姆拉措湖进行第三次观湖。给灵异特征并不显著的根
顿·确吉尼玛伪造一些神奇的特征。

  时过不久,到了1994年12月,恰扎托人给达赖带去一信,信
中附寄了25名男童的基本情况和相片。到次年2月中旬,达赖派人
从印度带给恰扎回信,达赖在信中指定根敦为转世灵童。

  有了达赖的认可,恰扎很快拟定“只有唯一个候选灵童,并
请免于掣签”的报告。他对扎什伦布寺个别僧人说,“北京那边
要采取‘金瓶掣签’,我不赞成。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要一致。如
果政府派工作组征求意见,我们要求认定其中一个就行了。”并
要求寺里的僧统一口径,认为“要是你们同意掣签,事情就不好
办了。”恰扎向自治区领导汇报时,提出“根顿是唯一的候选灵
童”,自治区领导同志问他是如何确定是“唯一的灵童”,恰扎
称他和扎什伦布寺的高僧在十世班禅灵塔面前搞了个“食团问卜
”。就是取三个男童的名字包在糌粑团中,然后祈祷。包了哪三
个男童名字,除了恰扎,有关的高僧并不知道;“食团问卜”前
没有进行必有的诵经祈祷等佛事活动,也没有先择吉日,那天正
好是藏历中不吉利的日子。恰扎自己打开一个食团,看了一下就
说食团占卜中的是根敦的名字,但没有把字条给任何高僧看。

  后来,西藏一些高僧谈到达赖和恰扎勾结阴谋的败露,正是
爱国爱教的十世班禅显灵,正是活转世涅磐三德真谛真相真用的
体现。

  时间到了1995年,西藏自治区几个领导都反复找恰扎谈话,
指出“金瓶掣签”制度形成后,西藏历史上已有数位达赖、班禅
的转世灵童是通过“金瓶掣签”认定的。“金瓶掣签”在西藏颁
行二百多年,已成为西藏广大僧俗群众公认的合理、合情、合法
的由释迦牟尼“神断”的宗教仪轨。在“金瓶掣签”问题上,没
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恰扎不得不表示,“中央已确定‘金瓶掣签
’选定灵童,我服从中央。”但他对一直隐瞒与达赖私下的勾结
,用各种借口拖延十世班禅灵童的寻访工作顺利进行。

  在1995年北京一年一度的“人大”、“政协”两会期间,报
社抽我参加两会报道。我的分工是采访民族、宗教界代表、委员
。说来也真是巧极了,那天我在京丰宾馆,从我住的房间出来,
只见一个穿红袍的喇嘛正在开我对面房间的门,他转过身,一照
面,我俩都笑了。正好是恰扎。后来我翻名单,我住的那一排房
间,都是宗教界的知名人士,有青海的阿嘉活佛、甘肃的嘉木样
活佛、北京高级佛学院的高僧、九华山的主持等。

  晚间,我到对过房间拜访恰扎,又谈及十世班禅灵童寻访的
事,我问,“过了这么长时间,应该有个眉目了吧?”恰扎当时
正坐在床上打坐。他告诉我,“快了,进展顺利。”

返回目录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