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南专机紧急往返


  ●抽调一架飞机执行专机任务,至少要半个月的准备时间,
而机组接到这次不同寻常的远航任务,离预定起飞时间只有4个
半小时……

  ●乘务员们用化妆的眉笔给朱颖的父亲写下了一幅横幅:英
雄的父亲,我们都是您的儿女

  ●专机降落在贝尔格莱德机场之前,这里刚刚遭到过北约的
轰炸

  ●邵云环的儿子曹磊下飞机前,给机组留下一封短笺,他说
:我替母亲感谢你们

  ■1999年5月8日上午10时,中国民航接到中央指示
:紧急组建专机,直飞贝尔格莱德,将我驻南使馆伤亡、工作人
员送回国

  1999年5月8日上午10时,中国民航总局局长刘剑锋
转达中央紧急指示:派专机赴南联盟,运送中国政府专门小组,
接回遇难者骨灰及我国驻南使馆伤员和部分使馆的同志。

  11时30分,国航飞行总队总队长高殿榜接到命令:在1
3时之前组成专机组,预定16时飞赴贝尔格莱德。

  此时,离专机预定的起飞时间只有4个半小时。按常规,抽
调一架飞机执行专机任务,至少要半个月的准备时间,而且国航
没有北京到贝尔格莱德的航线,一般情况下,申请这样一条航线
需要7—10天,而南联盟周边航路已因轰炸全部关闭。国航当
即将A340型、B2386号飞机按专机要求改装,专机代号
为CA9999。总局与外交部密切配合,迅速取得了专机所经
蒙古、俄罗斯、乌克兰、罗马尼亚四国和落地南联盟的全部申请
许可,并严正要求北约为我专机在战区提供一条空中安全通道。

  13时,18名总队机组成员齐集专机准备室:机长刘晋平
,驾驶员王省堂、郑为民、吕育锋,报务员何根、师海南,主任
乘务长陈建华,乘务长曹庆春、于维维,乘务员马春燕、李凤阁
、孟桂洪、李炜、张清俊、王冲、周俐,保卫员杨永生、牛金生
,还有签派员赵京航,机械员李红革、张春江、贾振刚。机组共
22人。大家聚在航图和电脑前,紧张地准备专机资料。参加过
海湾战争救援任务的邢建民看到专机安装两个担架的通知,觉得
不对劲,不是说有5名重伤员吗?他当即要通了有关部门的电话
,最终核实要4个担架,他马上通知机务及时拆下8排飞机座椅
,装上担架。可老邢心里还是不踏实,又让专机带上两个垫子。
事后证实,从贝尔格莱德回京时,临时增加了两名中度伤员,这
两个垫子正好派上用场。

  ■1999年5月9日凌晨2时,CA9999专机起飞急
赴南联盟。专机上,乘务员像女儿一样跪着为烈士朱颖的父亲服

  5月9日凌晨0∶20,专机加满了航油。2时,专机划破
夜空,飞向贝尔格莱德。

  2万多英尺的高空,专机飞过蒙古、俄罗斯、乌克兰、罗马
尼亚,接近南联盟边境。驾驶舱内,机长刘晋平想起出发时,曾
接到南斯拉夫民航打给他的电话,反复叮嘱他,一定要精确飞行
,千万不能偏离航线。专机进入南联盟领空,机组按照事先的方
案,在驾驶舱两侧各坐了一名观察员,早一秒发现意外情况,就
多一分避让危险的可能。刘晋平紧紧握着驾驶杆,随时准备在专
机受到攻击的时刻,做出规避动作,以保证人机安全。

  客舱内,气氛异常凝重。朱颖的父亲朱福来从上飞机后就不
吃不喝,怀抱着带给女儿、女婿的鲜花不住地流泪。乘务员李凤
阁为了宽慰朱福来,全程跪着为老人送水送饭,不住地劝解他:
“为了您自己的身体,吃一口东西吧。”老人被深深地打动了,
心情渐渐静下来。他对小李说:“见到你,我就好像又看到了自
己的女儿。”李凤阁说:“那您就把我当您的女儿吧,回到北京
后我一定常去看您。”听了这话,老人已然止住的泪水又一次夺
眶而出。

  考虑到乘机者沉痛的心情,乘务员们在广播词中略去了“愉
快”等字眼,而代之以“旅途顺利”、“祝您健康”,往日经常
回响在客舱内的音乐声也消失了。为了调节客舱内的沉闷气氛,
尽可能地抚慰朱福来伤痛的心,陈建华提议,为老人写一幅横幅
。大家立即行动,纸准备好了,能写大字的笔呢?于维维急中生
智,拿出自己化妆的眉笔。于是,“英雄的父亲,我们都是您的
儿女”这最能表达全体机组成员心声的小横幅送进了客舱。

  乘务长陈建华在日记中写道:“空中500米以上是云,飞
机钻出云后右侧蜿蜒的多瑙河清晰可见,河上没有一条船,左侧
宽广的高速公路上没有一辆车,城镇和村庄见不到一缕炊烟,太
阳在晨雾中放射出光芒,阳光下隐约可见的是被炸后的断桥,天
上甚至见不到一只飞鸟,除了飞机发动机有节奏的震动声外,四
周死一般的寂静……”当地时间6时28分,国航CA9999
专机安全降落在贝尔格莱德机场。

  ■1999年5月9日,专机降落在贝尔格莱德。45分钟
后为保安全,专机转飞罗马尼亚

  为避开战火,中国政府专门小组在贝尔格莱德下机后,专机
经过45分钟的过站,立即飞赴475公里外的罗马尼亚首都布
加勒斯特机场待命。地处战火边缘的布加勒斯特机场情况复杂。
为防止危险物品进入飞机,乘务组将上机打扫卫生的地面人员挡
在飞机下,不顾35个小时连续工作的辛苦,自己打扫机上卫生

  布加勒斯特时间5月11日下午,机组登上飞机,准备前往
贝尔格莱德运送我方人员返航祖国。当地时间16时,当专机接
近贝尔格莱德机场时,机组忽然发现盲降信号不准。机长刘晋平
当即作出判断,可能是贝尔格莱德的机场设备因战火发生故障。
他果断命令脱开自动驾驶,人工飞行,驾驶员熟练地操纵飞机降
落在机场跑道上。事后据当地的记者讲,两个小时前,贝尔格莱
德机场刚刚遭到北约轰炸。

  专机在贝尔格莱德机场过站时间只有两个小时。落地后半个
小时,运送中国驻南使馆伤员的救护车到达机场。为保证伤员在
一个小时内顺利登机,乘务组的全体男乘务员和机务人员主动加
入到搬运伤员的行列。仅用了40分钟,4名重伤员,2名中度
伤员,20名轻伤员,顺利被安顿在客舱内。虽然当地的气温只
有10摄氏度,大家的衬衣却全都湿透了。

  ■1999年5月12日,凌晨0∶04,带着全国人民的
期望,载着我驻南使馆伤亡、工作人员的专机从贝城起飞回国

  北京时间5月12日凌晨0∶04,专机腾空而起,踏上了
归国的航程,专机号CA9998。

  头等舱内的气氛依然如来时那样凝重,不同的是多了3个看
上一眼就令人心碎的骨灰盒。烈士的英灵就要在亲人的陪伴下回
家了。

  邵云环的儿子曹磊默默地坐在座椅上。此时此刻,双目受重
伤的父亲曹荣飞就躺在他身后几十米远的担架上,老曹还不知道
妻子邵云环牺牲的消息。为了不让重伤的曹荣飞受到更大的刺激
,曹磊在布加勒斯特一上飞机,就被告知在回程中暂不要与父亲
见面。在贝尔格莱德机场,曹磊只能远远地站在一边,目送爸爸
被担架抬上飞机。乘务员们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用最细微、最
周到的服务去抚慰烈士的家属和受伤的英雄们。开饭了,乘务员
们把饭一勺一勺搅碎,一口一口喂到重伤员的嘴里。客舱内,遇
难者的家属睡了,伤员们睡了,而乘务员们依然在客舱内轻轻地
巡视着……

  1999年5月12日,北京时间上午10时,CA999
8专机载着共和国的英雄,平稳地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

  要分手了,客舱内,许多人拿起笔,为勇敢地飞赴战区,把
他们从战火中接回祖国的机组人员留下几句心里话:

  朱福来老人写道:“……机组的全体同志们:首先,我要说
,我谢谢你们了!我向你们深深地鞠躬致敬了!失去爱女、爱婿
的巨大悲痛真使我达到无法忍受的程度。但是,自从登上飞机,
我就得到了机组全体同志的真心的同情和温暖的关怀,安慰的话
语使我减轻了许多痛苦……我们中国人的心是相通的,面对暴行
,有这么多同胞和我们站在一起,我心里更加坚强……”

  沉思良久,曹磊在纸上写道:“在我遭受了巨大不幸和打击
之后,飞机上的机组人员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关怀,让我非常
感动。我向你们表示真诚的谢意!也替我母亲感谢你们!”

  (摘自1999年5月21日《北京青年报》,文/王宏伟
 果敢 陈勇)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email info@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65092993 (010)65091079
广告:(010)65092779 (010)65092879